第二十七章 责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孙大夫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那个药瓶,“小心一些,不要洒了,这可是山上的那位小神医练出来的药,一般人想吃都没的吃的,”他宝贝似的是打开了瓶子,给自己的手中倒了一颗,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做到的,竟在可以把药汁制成这样一个个小丸子,还真是。

    他抚抚着自己的胡子,唉,他真是老了啊。

    掌柜的一听是山中的小神医,眼睛也是跟着睁大,就像是看到了两个大大的金元宝一样,可不就是金元宝吗,那小神医这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如果他知道其实那个小神医就是他们的夫人,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昏倒了算了。

    齐秋宁算了一下银子,手头上的银子确有不少,除了山中的那些之外,他最近也是赚了不少。所以也就全部让人去买了粮,而且他们是三头收粮的,只要有银子,粮的事很容易买到。

    尤其是现在粮城那里的储粮十分的丰厚,不出半月的时间,他就已经买了不少的粮,为了这些粮,他还专门盖了一下很大的粮仓,再装下一份都可以。

    齐世景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们的粮铺的粮就不够吗,为何要买,你想要把我们齐府给掏空不成,这些粮看你到时卖给谁去,就等着发霉,让我们一大家子老小喝西北风吗?”

    齐秋宁站的笔直,黑衣垂在脚边,纹丝未动。

    “齐秋宁,你心里的还有没有这个爹?”齐世景再次用力拍一下桌子,他到好,将府里所有的银子都是买了粮,这些粮够他们一辈子吃到死都是吃不完。

    “爹?”齐秋宁淡淡的勾了勾薄唇,“我还有事,爹。”他说完,把那个爹地咬的很轻很紧。

    爹,抱歉,他从来都不知道有爹是什么感觉,在他的记忆时就只有爹一个字,爹是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齐秋宁,”齐世景在后用力的了叫着齐秋宁的名子,“不要忘记了,这齐家也是不是你一个人的。”

    “可是也不是爹一个人的,”齐秋宁淡淡的撇了一下唇角 ,“爹老了,还是休息吧,这些给儿子做就行了。”

    他大步的离开,黑衣卷起来的风,又冰又冷,差一点将齐世景给气的吐血而亡。齐世景再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反了,反了都是反了,他就知道,这个儿子会来,一定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果真如此,果真是,还不如在他出生时将他给掐死算了。

    他一辈子就这些前业,如果让这个儿子当了家, 以后他们一家还有什么能活的。

    他恨,他恨极了。可是他似乎是忘记了,这家本来主是姓齐的,而他的那个儿子,其实心里一直也是在恨着他。

    齐秋宁刚进院子,连城就跑了过来,亲切的咬着他的衣角。他蹲下子,拍拍连城的大脑袋,“怎么,没有吃饱吗?”

    连城啊呜的叫着,好像叫的还很委曲一样。

    负责喂连城的下人真是苦下了脸,“大公子,你不知道它追着一院子的活鸡兔子的什么跑了一天了,都快把那些兔子和鸡给累死了,可是它就是不吃。”

    “让厨房弄只烤好的鸡给它吃,它这是谗了,”齐秋宁抚着连城的大头,就知道最近一定是他们将这头豹子给养的谗了。

    知道了,那人看了连城一眼,这究竟是豹子还是什么啊,怎么还知道挑食。

    齐秋宁站了起来,疲惫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连温玉刚刚也是才回来了,她将是将山上的那些银子全部都是买了米和面,也是给山上堆了一大堆了,这也就不说了,她还收了一些干野菜之类的,想来那时也能充充饥吧,她可是记的,那一年,地上可是连一颗野菜都是找不到了。

    “怎么了?”连温玉站了起来,向齐秋宁走去。

    齐管宁一笑,只是笑的有些累了。

    “无事,休息一下就好。”

    连温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秋宁,我们应该让离开这里,如果矛盾再激化的话,我怕你爹会作出狗急跳墙的事来,”如果当年齐老太爷和齐秋宁娘的死和齐世景有关系的吧,那么谁也不知道他不会将那双手伸向齐老夫人。

    她其实并不太记的当年齐秋宁夺这齐府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闹的确实是很大,齐秋宁也是费了一力气才是拿到了齐家的,可是却也是损失了不少,所以有些事,她不想让再次发生。

    齐秋宁站了起来,他僵着背看向窗户,窗户的有着明亮的光线透了出来,照在他的脸上,分明的融化了几许冰冷,可是还是透着让人心主的寒意。

    “不会走的,”他转过,将手放在连温玉的肩膀上,“我也想过让走,可是不想走,他想陪着爷爷,还有我娘,我明白你的意思,齐世景,他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

    连温玉想了想了,她靠在齐秋宁的肩膀上,突然的红唇一扬,“我想我可能有办法,”

    “恩?々齐秋宁挑眉,点点她的小鼻子,“你又是有什么鬼主意了?”

    “什么鬼主意,分明是好主意好不好?”连温玉拉下她的手,“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去静城住的,那里是我们的地盘,不管齐世景有多长的手,都不可能伸到哪里去。”

    “那是自然,”齐秋宁冷笑一声,“他到是想伸,可是我不会让他伸的。我想他现在一定后悔,”他低头,用自己的前额抵了抵连温玉的额头

    “后悔什么?”连温玉奇怪的问着。

    “后悔当年没有让他的儿子娶你,反到是让我占了便宜,”齐世景那些小心思,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我也不会让他们利用了,”连温玉碰了一下他的头,“对了,粮食收的怎么样?”

    “恩,基本够了,要是赚了钱,我会再继续收的。”

    这时连温玉垂下了眼睫,“你就不怕那些粮食放着会发霉吗?”

    “不会的,”齐秋宁呵呵一笑,“最近有些旱,我怕来年收成不好,这粮如果我们吃不完,就用来接济难民,你说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