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谁的不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清歌,他练过没有?” 连温玉看着管家的脚一眼,

    “明显没有,”清歌眯起双眼,“他要练家子这才叫怪。”

    “哦,”连温玉抱紧了怀中的暖炉, 还真是有些冷了啊。

    她进了自己院内,连城跑了过来,不时的咬着她的衣摆,“怎么了,是不是饿了?”她蹲下,轻轻拍着连城的大脑袋,将自己从外面带回来的点心给它吃了一些。连城大张一张,一包点心瞬间就没有影子了。

    “呵……”温玉一笑,抱了抱连城的脖子。“一会哥哥回来了,给连城吃烤鸡好不好?”

    “啊呜……”连城叫了一声, 不时的蹭着连温玉的脸。

    清歌也是了蹲下,拍着连城上的土,她皱皱鼻子,“连城,明天去洗澡,上的毛臭了。”

    连城闻了闻自己上的毛,又是像只大猫一样不断的和连温玉玩着。

    不久后,齐秋宁也是一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正好饭菜也是做好了,他这肚子也是饿了,回来拍拍连城的脑袋,拿过了一边的鸡,半两个鸡腿一撕,一个给了一之。

    “谢谢公子,”一之咬着鸡腿啃了起来来,而另一只,他放在清歌的面前。

    “谢谢公子,”清歌也是接过,不客气的啃着,而其它的都是给了连城了。

    连城叼着鸡跑到了一边去吃了, 齐秋宁这才是坐了起来,拿起筷子吃着桌上的东西,还不时的给连温玉夹着菜。

    “今天去做什么去了?”他捏了下妻子的小脸,脸色有些疲惫感,“去山上了?”

    “是啊,”连温玉吃着菜,“山上治了几个病人,看起来是要常去的,这一医术在,当时虽然说不想救人,不愿意救,可是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死去,还是不舒服。”

    “你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齐秋宁忍不住的再捏捏她的脸。

    “谁说的?清歌说我可是石头做的,”连温玉哼哼,给自己的碗中夹满了菜,对了,她又是想起了什么,“秋宁,你们家的管家欺负我。”

    “恩,”齐秋宁放下碗,“何事?”

    这事不用连温玉说,清歌就可以说的清楚,而且清歌向来不会脱泥带水,一个字的废话也不会多说。

    “小姐要200两, 管家不给,连雪容要500两,管家双手奉上。”

    齐秋宁冷笑一声,真好啊,爬到他的头上去了,他每天赚的银子给谁花了,养的这些老东西有何用, 他夫人不过就是要200两都是不给,到是给了二房那边500两。

    “没事,”齐秋宁捏了一下连温玉的小脸。

    “明,我会给你讨个公道的。”

    连温玉的撇起嘴,那是自然的,“我不但要的公道,我还要换人。”

    “好,就换人,々齐秋宁也是这般想法,这府里的人也应该是换换了,这都出了恶奴欺主的事了啊。

    可能那个管家做梦都是想不到,他在这府上都是呆了十几年的了,也是有狗眼看人低的习惯,仗着自己是齐世景的人,也没有少在这府里捞到油水,现在好了,以后不要说油水了,能呆的下去就好了。

    齐秋宁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的看着下方的人。

    “管家,你在这认里已经十几年了吧?”

    管家这心先最一惊,不明白齐秋宁为何要问这话,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回答着,“是的,大公子,老奴已经在府里十几年了。”

    “是吗?”齐秋宁轻挑了一下自己削薄的唇角。十几年了,当年齐府的管家被赶走了之后,就是他来了,已经十几年了,也是够了吧。

    “是,是,正是,”管家不由的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这大冬天的,还能这样出汗,不得不说,可能还真是齐秋宁这人太可怕的了,尤其是这不笑到好,这一笑,真的让人胆战心惊的。

    “不知道大公子有何事找老奴,老奴还要等老爷查帐呢。”

    “是吗?”齐秋宁又是一句是吗,不要拿齐世景来压他,现在说白了,齐世景在他这里什么也不是,他还真以为自己的手中握是他们齐家的房契和地契吗,抱歉,那些东西现在都在他的手中了。

    管家的冷汗的掉的是则是更凶了,是, 是,他不断的说着,也在不断的擦着汗,可是上坐的那个男人却是慢条斯里的喝茶,倒茶,一杯接着一杯,到是很惬意,也没说他要何时才能走,何时才能不受这样的罪。

    “管家,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你答的满意了就可以走了,不满意的话,齐秋宁的薄唇无的一抬,也可以走。”

    这管家不明白齐秋宁的意思 ,内里却是将齐秋宁给骂了一个彻底,要问快问,他一回还要回去呢。

    齐秋宁是何眼力,哪能看不出这管家这心里在想什么,他想走,可是他齐秋宁偏就不如他的意。

    “管家,你说,我夫人向你支了200两银子,你为何不给?”齐秋宁放下杯子淡淡的问着,竟然他这么急,那么他就问给他,看他到底要怎么给他一个合理的回答。

    “这,这……”管家的眼珠子转了一下,不愧是这府里的老人了,而他自然早就想好了理由,“大公子,府上支银子可是有原因的,不要说大夫人,就连老夫人前来支银子也是有条有拒的。”

    “恩,”刘秋在心里冷冷一笑,“是这样吗?”

    “正是,”管家不断的点头,“这规矩可是老爷定下的,老奴怎么可能会乱给银子呢,这要是府上个个都要来,那么这不是翻了天了。”

    “那连雪容为何要了500两你却是给了?”齐秋宁用力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这……”管家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意。

    “大公子,这是二夫人提前都与小人说好了,说是要500两银子用的,老奴这才是给了啊。要是大夫人也是提前说,老奴自然也是会给的。”

    “这么说,是我夫人的不对了??齐秋宁依旧定平着一张脸。

    管家哪敢说什么话,更是不敢指责主子的不是,但是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是清楚了,他就是这个意思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