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同人不同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他看着将其它学生打击的落花流水的连雪容,她一盘又一盘的下,似乎就是为了挣回自己的面子一样,赢的人别人都是拉长着脸,也不知道给自己树了多少敌人了。

    “唉……”夫子摇了摇头,“让她回去吧。”

    “好,”有人已经答应着,走到了连雪容的边。

    “你可以回去了,”连雪容手中还有一颗棋子未下呢,“夫子,我还没下完一盘。”

    那人一笑,可是却没有任何转环的余地,“夫子说了,走,那就是走,就容不得你在这里呆,”连雪容尴尬的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只感觉很多双眼落在她的上,让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给埋进去,

    她就这么灰头土脸的走了回去,听人说,好像她的院子里传来了很凄惨的哭声, 想来,她又是拿自家的主丫出气了,连雪容的脾气也不是没有人知道,就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只要是不顺心的事,就知道拿丫环了出气,这都不知道多少次了,那丫头也算是命大,还没有被她给折磨死。

    至于连温玉现在吃饱了,房间也是暖了,她正在拿着一本书看着,到是十分的惬意,不过这种惬意就是没有维持多长的时间 。

    她站了起来,不时的到处走着。

    “清歌,你说我要不要回去啊?”她转,再问了一次又一次。

    清歌不由的翻了一下眼睛,“要回就回。”

    “可是娘不让我回,”连温玉扁起嘴,这信都不知道接了多少封了,叶会兰死活也不是让连温玉回来,说是怕影响她的学业,可是对于连温玉来说,娘和弟亲睹可比什么狗学业重要的多了。

    就在她实在忍不住时,已经辗转几月过去了,此时也是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候,终于是可以脱下厚重的衣服,而她们离四年时间已经所剩无已了。

    “清歌清歌,生了生了,”连温玉拿着信跑了过来, 直接抱住了清歌,“清歌,我告诉你,生了啊。”

    “恩,”清歌挑眉,“生什么啊?”

    “我娘生了啊,”连温玉用信敲敲了她的头,“怪不得师傅说你不可,你还真是不可。”

    “你也没有多可的,”清歌继续擦着自己的剑,不过很快的她又是抬起脸,“是弟弟还是妹妹啊?”

    “弟弟咯,”连温玉坐下,再次翻着信看着,她这股还没有坐稳呢,白海棠就跑了过来。

    “温玉,生了,生了,温玉生了,我娘生弟弟了,是弟弟啊。”

    清歌拿起自己的剑走了出去,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家的小姐,越发的孩子气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返璞归真吗,可是归的是不是太过可怕了一些,越活越是回来了。

    “温玉,我娘生了弟弟了……”里面,白海棠不断的捏着连温玉的脸,“是弟弟哦,弟弟哦,我有弟弟了。”

    连温玉轻扯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娘也是生了弟弟了,恩,她点着自己的下巴,都一样是弟弟啊,那么她的药是不是可以提一下价,说不定她的药还真的可以有助生儿子的作用呢。

    不过听说叶会兰顺利的产下了一子,连温玉到是不着急了, 娘说等到她的学业礼时,她会带着弟弟来的,那时弟弟也应该有五个月左右了,正是好玩的时候,现在软软的,她也不敢碰,娘说,大夫查过了,说是她家的小弟弟体很好,是个足月出生的,很壮的小胖子呢。

    这一,他们雇了很大的一辆马车。

    “温玉,你从哪里找来的马车啊?”白海棠不时的摸摸这里,掐掐那里的,这马车还真是够大,坐着很舒服。

    连温玉从书中抬起了脸,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白海棠一时之间还是反就不过来。

    “有钱有使鬼推磨。”连温玉看了一眼,又是继续将眼睛放在书上去了。

    清歌驾着马车,已经十分的熟练了,她的鼻子哼了一声,五十两,她还真的能拿出手,那几乎都是一家子好几年的嚼用了。

    连温玉半躺在马车上,舒服的眯起双眼,难得的享受一次,再说了,她家现在也不缺银子,她舅舅是个很会赚银子的,还会少得了她这五十两吗。

    到了镇上, 到处都是店面小铺,简直都是将这条街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的。

    白海棠揭开了马车的帘子,“温玉,你看外面,那人好厉害啊,可以头上顶上大水缸的。”

    连温玉抬了抬眼睛,“大惊小怪,”不过,她也是坐了起来,跟着白海棠一起看着,恩,确实是很厉害,那水缸很是重吧,要是摔下来怎么办,不过,她似乎是担心太多了。

    人家就是吃那口饭的,怎么可能会砸到自己,

    马车继续的走,她们这才是下了马车,两个穿着桦林书院的衣服的女学生,在这个县上并不算是少见的事,这里的人也都只是多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做着应该做的事,松林书院就在这且上,来来往往的也有很多松林的学生,果然的,不多的时间,连温玉就是遇到了很多,虽然大多都是不认识的, 但是也会点头问好。

    她们进了一家的酒楼里,先是要了一桌子好酒好菜,连温玉和白海棠坐下,清歌也是跟着落坐,将自己一直拿在手中剑也是放在桌上。

    白海棠眨了一睛睛,她也可以坐吗,清歌不是下人吗?

    连温玉端过了茶,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海棠一杯,还有清歌一杯。

    她喝着茶,只感觉这茶味有些欠,她不喜欢,可是出门在外,就只能先是将就了。

    清歌不客气的端起了茶,到时是白海棠有些不适应了,这下人和主子坐在一起是不是不成体统啊,可是她见连温玉一幅没事的样子,也就不好说什么,这到是让她的丫环有些羡慕,为什么同样的是下人,可是连温玉的就是这么不同,不但可以和主子顶嘴,还可以和主子同吃同坐,大家都是人,果然的是同人不同命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