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棠棠受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连雪容被噎了一声,而她看着其它的马,不是喷气,就是摔蹄子的,好像都不怎么乖,就只有这匹,一直都是乖乖的站在这里,而且也有好多人骑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连温玉最行挑的这马的原因,所以这些女学生想着,是不是这马的脾气好,所以也都是有样学样的选中了这匹疾风马。

    连雪容上了马,体不断的颤抖着,“你这畜牲要是摔了我,我一定把你剁成八块喂狗,”她用力的扯着缰绳,嘴里也是骂着,疾风的嘶了一声,鼻子里也是喷出了很重的气息,

    牵马人拍了一下疾风的马股,“跑上一圈就行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蠢人。”

    疾风又是嘶了一声,带着连雪容跑了起来,而其它人也是听到了牵马人的话 ,不由的都是笑出了声,让国雪容的面子跟着丢了个精光,而疾风也真的就走了几步然后就不走了,不断的原地转着圈子。

    牵马人走了过来,“这位小姐,我看你还是下来吧,我们疾风录愿意拉你了。”

    连雪容气愤瞪了一眼牵马人,然后下了马,嘴里不断的骂着什么,又是站到一边去了,让她再选匹马,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这也是马虎的过关了,要到接下一个了。

    这些女学生 ,一个个的上来,最后就只剩下连温玉的的那一个了。

    “温玉,我怕,”她缩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的好可怕啊,而她从小就是胆子小的,不要说这么大的马啊,就连一只小狗都怕,更何部是比小狗大了多少的马啊。

    “别怕,没事的,”连温玉将她向前一推,“你看,夫子都来了,你一会想他训你吗?”果然的,夫子的眼睛向这里看来,而且所看的人正是她们这里。

    “白海棠,到你了,”夫子已经点名了,不要看他们夫子的年纪大了,可是记起这些学生的名子可是一个不落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一个不少的记下了。

    “棠棠,”连温玉拉了一上白海棠的袖子,“再不上去,你就完蛋了,等着被赶出去松林吧。”

    白海棠扁着一张小嘴,最后只能是不不愿的走上前,可是一步三回头的, 不断的向连温玉那里看,连温玉对她鼓励的一笑,然后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棠棠加油。”

    白海棠也是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却是在见到那匹高头大马时,瞬间又是没有了,她吓的脸色发白,就快要哭了。可是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摇摇晃晃的坐在马上,这一坐上马,她就感觉天旋地转了起来,她紧紧拉住马的缰绳,体也是用力的紧绷着,马这时已经开始慢慢的向前跑着,越跑越快,而她的手心里面都是捏了一把冷汗。

    “不要跑了,不要跑了,天啊,求你不要再跑了……”她突然松开了马缰绳,人也是眼着尖叫了一声,

    “棠棠……”连温玉吓了一跳,人就要向前跑,就见白海棠像是一风筝一样,从马上摔了下来,眼看就要摔在地上,这时所有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从马上跌落,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时所有的人都是跟着傻了眼了。

    连温玉跑过去时,已经晚了,就见白海棠躺在地上,额头上都是血丝,还有血沫子不断的从她的嘴里冒出来,而她似乎都是有进的气,而没有出的气了。

    她连忙握紧了白海棠的手腕,感觉她的脉相十分的弱,眼看着就要消失了,白海棠伤的是不但的有内腹,同时还有她的头,这才是她致命的伤口。

    她连忙拿出了自己随便的小荷包,从里面拿出了银针,飞快的下针,想要先保住她的一条命才行,

    夫子也是被吓的退后了一步,来人,快叫大夫,大夫啊。这时学生都是将这里的给围的水泄不通,他们都是吃惊又害怕的看着连温玉给白海棠的头上扎满了针,而她还在继续的扎着,好不容易书院里的大夫来了,一见夫子脸色发白且全颤抖的样子,连忙的走了过来,

    夫子急急的指着人堆,“不是我,是她,是她,快去啊。”

    “什么她啊?”大夫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夫子就已经拉过他就要向里面走,人群自然的分出了一条路,好让他们过去,当大夫到了之时,却是发现那个躺在地上的小姑娘,头上竟然被扎了好多银针,而且每根针的针尾竟然都是轻微的抖动着。

    “这是,白氏奇针!”大夫惊叫出了口,然后在看向连温玉,那眼里都是着含着泪,

    “白氏奇针,我终于是看到了,真是不枉我此生啊。“

    连温玉拔下了一针,红唇冷冷的张开,“闭嘴,还不治。”

    大夫被一吓,这也才是想起现在的正事是什么,他打开了自己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些续命的药来,这时连温玉也从自己的荷包里合出了一粒近乎是透明的丹药,空气里面有着淡淡的药香,这大夫是个识货的,他羞愧的将自己的药放了回去。这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啊,他也不敢在这里丢人显眼了。

    而现在不是想着人家的针,还有药的问题,是这个小姑娘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连忙拉住了白海棠的手,就感觉这脉相时缓时弱,真的很是糟糕,想来如是不是白氏奇针,和那粒药,这小姑娘的命应该就是在这里了。

    “怎么样了?”夫子都是急出了一头的冷汗,这要是出事了,他们松林还不得给人赔出一条命来,可是这条命要怎么才能赔的起。

    “很不好,”大夫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说,这样的伤,在他看来是没的救了,可是眼前的这位,能不能救,他还不清楚。

    夫子看了一眼四周,只感觉这里闷的难受,他连忙站了起来,挡在了白海棠的面前,“现在大家先行回去,不要喧哗,”他向下压了下手,可是学生们都是站在一起没有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