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呵……”白老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胡子,“小玉儿,记的,以毒攻毒这句话,他现在成这样了,你的这刘方子药比较温和,你说半月时间说法也对,可是问题他也要活到了半月才行,你看他这样,”白老伸出手,放在男子的手腕上,“他的脉相时有时无,就像是你说的,已经油尽灯枯之照了,万一他在第29就已经支持不下去,那么你所下的药,不就是白下了吗?”

    连温玉一想,也是,她还是太过小心了,她一直都是医术看的多,但是病人却是看的少,否则,师傅也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让她去治各种的疑难杂症,而一边的中年男子额头上都是冷汗,敢这两个把自己的儿子当成实验品了,就这样研究着自己的儿子的生死

    清哥似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她放下自己环在前的手,“你应该感谢这样试验,不然你儿子是死定了,我们师傅从来不救陌生之人。”

    “是是,”中年男子连忙的点头,现在也不是敢不多想了,他只要知道,不管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哪怕真的只是一个试验品也好,他要的就只是一个可以活命的机会。

    山下的那些人还在等着,也不知道那对父子上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到底能不能见到神医,是不是真的可以治好病,终于的,过了几天之后了,山上的浓雾依旧,可是从里面却是走出了一对父子,中年男子老眼含泪,儿子虽然虚弱,但是气色却是好了很多,最主要的呈,可以走路了,他走的很慢,也是靠着中年男子走的,但是这样已经可以说,这是奇迹了 。

    大家都是记的, 当时的他,不要说走了,连眼睛都是睁的吃力。

    当初这人半死不活的,说是他马上死都有人会相信,可是现在虽然弱了一些,脸白了一些,但是这明显能活上来个十年八年的没有问题,中年男子逢人就笑,高兴的合不拢嘴,可是当别人问里在里面况时,他却是沉默不言,当然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他看了一下山中的白雾,不由的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

    这山里,可怕着呢,

    但是,不管怎么样,确实的,这里是有神医的,多重的病都没有关系,只要有神医在,那么说不定就可以好,那些病的快的快要死的人了,本来已经对自己绝望了,可是现在又明了一些生存的勇气和希望 。

    现在只等着,等着,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幸运儿。

    又是过了几,那个黑衣少年再次下了山,他一一的扫过了山下面越来越多的人,一双过于秀气的眉毛也是跟着微微拧了起来。

    他走到了一位病人的边,那人以为这次要轮到她了,由家人扶起来就要走。结果人家却只是多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了他,停在了另一个人的面前。

    “你,跟我走。”

    前面的那一个气了。

    “我说小公子,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为什么不到我们啊?”

    清歌回过头,唇角抿的死紧,“你们太脏了。”

    说的那人眼角抽了一下, 而其它人则是低下头看着自己,看是不是也脏了。

    “这脏了就不能治病吗,这是哪里的来的规矩?” 那人不服气了,“凭什么不给我们治?”

    “凭什么?”清歌真是感觉可笑,“又不是我八抬大轿请你们来的,你们不不来,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她说完转就要向山里面走了,而被她点名的人连忙的跟了上去,这不又是忍不住的又是回过头来劝着

    “我说兄弟,大家都是来救命的,你的命是命, 我们的命也是命,算我求你好了,你给大家一条活路吧,”那人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恨不得找个洞当场就钻下去。

    只能是先带着自家的家人先去梳洗干净再上来,其它的人也是一样,连忙去了城里,要先打理好自个儿,不然要是被这样的理由拒之门外,还不亏死。

    再说这个带着自家半死不活的病人上来时,同第一个人的表差不多。同样都是惊的掉了下巴,不只是因为这里东拐西拐的很难找对地方,就是站在门口那个抱都会豹子的孩子,。

    养豹子当宠物,这都是些什么怪人啊。

    他家自己家人放在了那张塌上,连温玉看了半天这才是走了过来,她轻轻拍了一上怀中小豹子的小脑袋,小豹子懒懒的抬了抬眼皮,然后自己跳了下来,闻了闻塌上的人,一股子全是中药的味道,它嫌弃的皱了下自己的鼻子,然后跳了下来,趴到了一边的软垫子上继续睡。

    连温玉在一边的水里洗干净了手,然后走了过来,抓过了那人的手腕看着

    很好,比起第一个来要轻的很多,应该不难治的,

    “脱衣服,”她淡淡的说着。眼睛看向站着的那人。

    那人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口,“干嘛……要脱衣服?”

    连温玉扫了他一眼,拿他当成白痴看。“脱他的衣服,不是你的,我对你没有兴趣。”她指着塌上的人说着,然后又是鄙视着站着那人,还让那人给闹了一个大红脸。

    他费了不少力才是脱下了病人的衣服,抬起脸就见那个小小的女孩手中拿着一把银针,他简直是傻了眼了,“你是大夫,”他着连温玉,声音都是抖着。

    连温玉这才白了他一眼,“不想他死的话,闭嘴。”

    那人只好牢牢的闭上了嘴,什么也不敢说了。

    连温玉拿出了一根银针,想也没有想的就扎了进去,就见昏迷着的病人体都是痛苦的痉挛一下,那根针下,已经渗出了血滴。

    连温玉奇怪,她拔出针,“奇怪了,怎么没有扎对呢?”

    “小,小姐,你没有扎过针吗?”站着的人结巴的问着,这真的是大夫,不是来玩人的吧。

    “闭嘴,”连温玉又是一声,成功的让那人给闭上了嘴巴,接着一针再扎了下去,。病人如果现在是清醒的话,一定会跳起来骂人的。就连清歌都是有些不忍的扭过了脸,好像有些惨。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