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生活费【97】

    晚些时候,徐志森入住一家灯火通明的五星酒店,他住一个(套tào)间,并谢绝了晚餐,安排好明天的工作,大家便散去了,剩下他一个人。

    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洗脸,徐志森用手摸自己的头发,并趁机揪下一根白发,虽然同时也损失了两根黑发--他没能揪准。

    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真皮小本儿,他翻开几页,上面有一个红笔划的名字,叫做黄中健,仍与他保持联系二十年多前的老同学。

    徐志森拿起电话,拨号,电话很快通了:”喂,中健,我是徐志森,我回来了。”

    电话另一头儿传来黄中健的声音:”见到儿子了吗?”

    ”没有。”

    ”婉芬也没去?”

    ”我在机场等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见到。”徐志森非常使劲,才能用平静的声音说话。

    黄中健在电话里停了片刻,然后说:”我把你的话都告诉婉芬了。”

    ”啊,那谢谢,时间不早了,打扰了。”徐志森不再想讨论这件事了。

    ”改天一起吃饭吧,二十多年没见面了。”黄中健说。

    ”好。”

    ”那--”黄中健不知该说什么了。

    ”中健,方便的话,你告诉婉芬一声,就说我想请他们娘儿俩吃顿饭。”徐志森却一下子恢得了平静,用他一贯的不屈不挠的声音说。

    ”我一定转达。”

    ”多谢,中健。”

    ”你休息吧,志森。”

    ”好,中健,拜托了。”徐志森放下电话,找到一支烟,点燃,他咳了一声,把烟熄灭,站起来,茫然地房间走了两步,然后走出门去。

    徐志森漫步在北京的街上,已是深夜了,他看到一些街景,一些世界各地都有的店铺、汽车、行人,他的表(情qíng)有点忧伤,他快五十了,他一个人,对于一个刚下飞机而独自漫步的人来讲,被寂寞袭击是很自然的。这个城市是他二十多年前拼了命离开的,现在,他回来了,他是陌生人,但他内心里却有一种希望。除去公干,他到北京另有使命,那是完全是一件很重要的私事,尤其是对他,一个快五十的单(身shēn)汉,一个成功人士。

    旧话重提

    徐志森回来几天后的一个上午,陆涛正在睡觉,门铃声响起。

    陆涛忙起(身shēn),(套tào)上一条仔裤便跑去开门,门口站的是林婉芬,这使陆涛感到很意外,幸亏昨天夏琳回家了。

    ”妈,你怎么来了?”

    林婉芬走进房间:”几点了,还不起来?”

    陆涛穿上衣。

    林婉芬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陆涛,这是陆亚迅叫我给你送来的。”

    陆涛想推开,林婉芬按住他的手:”等你上班以后!”

    陆涛接住了,那是他的生活费。

    林婉芬又拿出一个信封:”这是我给你的,你看你这(身shēn)儿衣服,找工作也得买(套tào)像样儿的衣服,瞧瞧你,这样谁会要你!”

    ”我真的不用。”陆涛想推,他觉得现在仍接受家里的帮助有点羞耻。

    ”你还没**呢!怎么着,想和家里划清界线啊?”

    ”行,这钱算我借你们的,工作以后还--我送你下楼吧。”

    ”别想轰我走,我还有事儿呢。”林婉芬说。

    ”什么事儿值得你旷工跑我这儿来?你们单位领导--”

    ”少废话--我不是给你送钱来了吗,你想饿死是不是?”

    ”好吧,我错了。”

    林婉芬却不说话了。

    陆涛做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妈,咱俩谁跟谁啊--”

    林婉芬瞪了陆涛一眼,又叹口气。

    ”妈,想离婚是不是?这事儿你可找对人啦,陆亚迅那样的人一间小屋一盏孤灯完全够使了,不用管他,你要有什么新的大小决定,我全支持!”

    ”你给我坐下!”

    ”我是想给你倒杯水。”

    ”不用。”

    ”妈,都说出来吧,我全支持,谁让你是我妈呢?”

    陆涛总是最理解她,从她一进门,便知道她要说什么,林婉芬笑了:”这可是你说的啊?”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