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差多少【96】

    向南看了一眼站在边儿上的服务员,问:”还差多少?”

    陆涛数完桌上的碎钱:”三块。”

    华子把眼睛望向服务员:”三块就算了吧,下回我们还来。”

    服务员摇摇头。

    华子把目光望向南。

    向南火一下子上来了:”你看我干什么?”

    华子笑了:”向南,你没骑车吧?”

    ”没有--怎么了?”

    华子的笑得更坏了,然后循循善(诱yòu)地劝向南:”回头我骑车带你回家,这地儿我们以后还要来,逃单不合适。”

    ”我真没钱了。”

    华子一把抓住向南的胳膊,把他揪过来,从他牛仔裤腰里面的小兜儿里摸出皱巴巴的五块钱扔桌上。

    向南抗议道:”你往哪儿摸呢!再这样我吐了啊。”

    华子开心地笑了:”基于我对你了解,哼哼,想在我面前装--哎,陆涛,你说有这么一自私的朋友也(挺tǐng)来劲的是不是?”

    ”这五块钱算你借我的啊,”向南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说完话,便掏出一小本来记上,递给华子,”签字!”

    华子接过本儿,把上面写的”8月4(日rì)华子向我借了五元”的五划去,写上”三”,然后把小本儿扔回给向南,他决心结束这个例行公事的玩笑:”三块!”

    ”那找我两块!”向南不依不挠。

    ”那两块你买包烟请大家抽吧,咱这酒还没喝完呢!”华子建议。

    ”人家陆涛还要急着和夏琳一起回家呢。”

    华子反驳道:”人家什么关系啊,人家就是先走了,咱俩也得把酒喝完,不能浪费--哎,向南,我一会儿还要送你回家,咱俩什么关系呀,想想这事儿我就想吐!告儿你,一会儿坐我车后座儿上别用手抱我腰啊--”

    ”我?还是我带你吧--你别再碰我了就行。”

    夏琳笑了:”陆涛,他们俩怎么这么恶心啊--”

    ”你快给他们介绍女朋友吧,不然早晚得发展成同(性xìng)恋。”陆涛改劝夏琳。

    向南和华子同时反驳陆涛:”不可能!”

    四个喝尽杯中酒,来到酒吧外,招手散去前,夏琳旧话复提:”你们最后表个态,说,他该不该去?”

    ”不该去!”向南喊道。

    ”要有这么一爸从天下掉下来,我要不拦腰抱着他不撒手,那我就是疯了--陆涛,我跟你说,你这清高来得不是时候,这都什么时代了,早说哥们儿借辆奥迪替你去机场接啊,有什么磨不开面儿的?”华子语重心长地说。

    向南一把拉陆涛:”哎,陆涛,你这亲爸是真有钱还是假有钱,这事儿一定要先搞清楚再说。”

    ”他有钱没钱--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陆涛提高嗓音问。

    华子积极接口:”当然啦,这是你妈年轻时犯的错误--到你这儿,还不积极改正一下?”

    陆涛突然问:”几点了?”

    向南看看表:”十一点。”

    陆涛笑了:”那飞机现在正好到了。”

    华子干脆地说:”那瞎了--咱没钱打的,赶不上了,不过陆涛,听哥们儿劝一句,现在跑步去吧?”

    夏琳越听越觉得耽误时间,她一把挽住陆涛:”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了--再见,我们走了。”

    说着搂着陆涛走。

    华子推过自行车,往向南面前一推:”别看人家夏琳背影儿了,你骑还是我骑?算了还是我骑吧,你就看看我的背影解馋得了--”

    向南悄声说:”我不喜欢夏琳那样儿的。”

    华子急了:”这真像你打完草稿才敢说出来的瞎话--哎,走吧!”

    徐志森

    从机场一出港,徐志森的眼睛便在人群中寻找他想象中的儿子,他的助手吉米拉着行李箱跟在后面。

    但他只看到公司派来的两个前来迎接他的人。

    徐志森仍在东看西看,他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接站的人很多,一张张陌生的脸,这些脸中,没有一张向他投来他希望的那种长久的注视。

    徐志森一行人从候机楼里出来时,他还在东看看,西看看。

    最后,徐志森失望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又再次回头看看,终于上了前来接送他的奔驰车。

    车开走的时候,觉得有种失败感。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