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难解的迷题[88]

    冰雪宫(殿diàn)。

    依旧是冷冰冰的四根巨大的柱子,撑起相当于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干净却处处冒着寒意的(殿diàn)堂。

    不久之前,钟小蝎还在这儿,跟帝轻舞斗的你死我活。

    此刻,她却坐在那冰雕的椅子上,本属于帝轻舞的位置。钟豆豆自然是窝在她的怀里,难得的不声不响。

    空((荡dàng)dàng)的冰雕,虽有柔和的夜明珠照明,气氛却依旧透着死寂。

    冰(殿diàn)四周,到处是冰宫的那些美艳冷漠的女子,一个个侍剑而立,冰冷的美目盯着站在中央,抱着坛子的轩辕离。

    似乎,只要他稍有动作,那些长剑便会毫不犹豫的刺向他。

    东方天宇站在了钟小蝎的背后,轩辕澈依旧昏迷,钟小蝎早已吩咐了侍女,在大厅的一侧放了两个竹榻,暗夜流觞与轩辕澈一人一个,帝轻尘守在了他们的(身shēn)侧。

    钟小蝎自然是不放心,让任何人离开她的视线的。

    这冰宫里的所有人,虽然对她极为恭敬,可她向来小心谨慎,更别说这处处透着邪气的冰宫。

    从地牢转到了冰(殿diàn),所有人都沉默着,似乎在等着钟小蝎开口。

    轩辕离怀里的花灵龙,一双眸子,更是满含着愤恨,盯着钟小蝎。

    若是他此刻手足完好,只怕钟小蝎分分钟都会被眼前的人给撕碎。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钟小蝎,也微微挪开了目光,不敢跟花灵龙对视。

    花灵龙就算被做成了人彘,他也是那个普天之下,无人敢与之争雄的战将,哪怕他苍白了脸色,看起来如此狼狈。

    钟小蝎迟迟没有开口,不是她不屑于解释什么,而是这诡异的一切,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可目前的状况,却不(允yǔn)许她沉默。

    “花将军。。。“钟小蝎微皱了眉头,几分尴尬的开口。

    面对花灵龙,她觉得比面对轩辕陌还要可怕。向来干净清亮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轻颤。

    “哼。。。“花灵龙一声冷哼,那冰冷的目光扫过钟小蝎难得小心翼翼的眸子,满脸的不屑。

    “父亲。。。“轩辕离心疼的目光从钟小蝎的脸上挪开,低头瞧向了自己的父亲,眸色几分无奈。

    花灵龙刚想出口的讽刺,硬生生收了回来,他拼了命的活下来,就是想再见一见自己的两个孩子,如今好不容易能见着,自然是舍不得去为难自己的孩子。

    “花将军!“见着花灵龙的怒气略微有些压下,钟小蝎放开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站起(身shēn)子,朝着花灵龙走近了几分,才又轻声开口,“我是今(日rì)才知道,这座岛,知道,这岛下还藏着如此大的一个宫(殿diàn)。宫主的位置,是因为我打败了帝轻舞。。。“说到帝轻舞,钟小蝎下意识的抬头,瞧了一眼轩辕离,她不知道将花灵龙做成人彘的人,到底是谁?可若是帝轻舞,轩辕离又会相信几分?

    轩辕离果然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说起帝轻舞,花灵龙脸色未变,似乎对此人,完全的陌生。

    钟小蝎也是无语了,明明帝轻舞才是宫主,偏偏花灵龙对这前宫主是陌生的很。

    她本想拉给个出来,替她作证,可环顾四周,除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竟找不出一人。

    东方天宇当初正昏迷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帝轻尘与自己敌对,自然不会替自己作证。

    而那些四处站着的侍从,更不会替自己作证。

    “父亲,小蝎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我们失散才不过几个时辰,您说的双儿姑姑,与小蝎不过是几分相似。“轩辕离忍不住开口,事(情qíng)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也是始料未及,若真是双儿姑姑做的,他自然要手刃仇人,替父亲报仇。

    父亲所遭受的一切,他如今想起来,都还觉得心惊,若是遇见双儿姑姑,只怕比父亲的愤恨更深。

    可黎无双,与钟小蝎,本就是风马牛不及的两个人。

    “离儿,黎无双这女人向来诡计多端,你莫要被她那张天真纯善的脸给骗了。“花灵龙对于钟小蝎的解释,分明一个字都不相信。

    只道是自己的儿子,心思善良,被这诡计多端的女人给骗了。

    钟小蝎无语问天,一个被催残了心智的固执老头,她无论怎么解释,都是徒劳。

    “轩辕离,你老爹你自己去搞定。“从来都没有耐心的钟小蝎,被花灵龙的话激得懒得解释,冷冷丢下话,转(身shēn)回到了钟豆豆(身shēn)旁,牵起钟豆豆的手,便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帝轻尘抱起了轩辕澈,东方天宇抱起了暗夜流觞,毫不犹豫的跟着出了门。

    “房间替你安排了,你老爹调理的药,我也早已吩咐人去煎了,待会记得喂他喝下去。他(身shēn)子太虚,需要好生调养。“没等轩辕离开口,钟小蝎丢下话,人已消失在冰(殿diàn)门口。

    帝轻舞把轩辕离当成心头宝,她自然不用担心轩辕离的安全。

    果然,随着她的离开,冰(殿diàn)的侍从也是鱼贯而出,消失的干干净净。

    顷刻之间,只剩下,自己和父亲两个,轩辕离朝着钟小蝎消失的方向,无奈,却又宠溺的一笑,目光回到自己的父亲的脸上时,却带着几分抱歉。

    “父亲,我一定会找出黎无双,替你报仇的。“敛了深(情qíng),他的语气低沉却笃定。

    花灵龙沉默不语,他虽被关押了二十年之久,却并不是脑子混沌之人,自己的儿子,一颗心早已丢在了那个女人(身shēn)上,他痛心疾首,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个女人,分明就是黎无双,那张脸,哪怕是烧成了灰烬,自己都不会忘记。

    她替轩辕陌软(禁jìn)了自己,将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却还不够。

    还要千方百计的接近自己的儿子。

    若不是,自己这残破不堪的(身shēn)子,那黎无双从出现的那一刻,就该命丧黄泉,哪里还有什么活命的机会。

    见着花灵龙沉默,轩辕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抱着花灵龙,随着一直等在原地,却满脸不爽盯着他们的侍从,离开了冰(殿diàn)。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