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信息量略大【87】

    “轩辕澈,你过来。”钟小蝎一步上前,将轩辕澈给抓了回来,不让他离得太近。

    虽然,花灵龙的脸色苍白而可怕,可依旧能从他模糊的五官上,看清他的长相。

    他与轩辕离太相似。

    钟小蝎知道轩辕离的顾虑,虽然轩辕离的(身shēn)份迟早都会曝光,也不是在这种尴尬的时候。

    “女魔头,你做什么?”轩辕澈自然是拼命反抗,他挣扎的去扯钟小蝎的手,又对着轩辕离大喊,“四哥,四哥救我。”

    轩辕离抱着酒坛子的手,微微一颤,瞧向钟小蝎的目光,多了一丝探究。

    十一平(日rì)里最喜欢粘着钟小蝎,今(日rì)反应实在是诡异。

    “轩辕离,你信不信我?”钟小蝎揪住了轩辕澈的衣领,脸上表(情qíng)几分扭曲,她抬头,看向了轩辕离,问出了自己最想要问的话。

    她不解释,也不反抗。

    她在赌,赌轩辕离的心。

    她知道,他(爱ài)自己,他的心再是淡然冷漠,却也装着自己,装着豆宝。

    钟小蝎的话,不重。语气甚至听起来几分轻描淡写。

    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好似一把重锤,砸在了轩辕离的心上。

    “四哥,她是冰宫宫主,是个女魔头,你千万别被她给骗了。”轩辕澈不甘心的低吼,他始终都不承认,自己看见的这个,跟钟小蝎一点儿都不一样的女人,会是钟小蝎。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喊完,却听得,碰的一声。

    被钟小蝎揪着衣领的人,忽然四肢耷拉着,没了反应。

    “烦死了。”东方天宇不耐烦的开口,他一只手扶着暗夜流觞,一只手才刚从轩辕澈的(身shēn)上缩回。

    钟小蝎微微一囧,果然还是那个只喜欢动手,不喜欢动口的东方天宇。

    视线重新回到了轩辕离的脸上,随手丢开了轩辕澈,钟小蝎竟觉得自己有几分紧张。

    (阴yīn)森的水牢深处,每个人都觉得刺骨的寒冷。

    钟小蝎,却发现她冰冷的额头,有冷汗沁出。

    站在钟小蝎跟前的钟豆豆,似乎同样的紧张。小小的脸蛋上,嘴唇(禁jìn)闭,干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轩辕离。

    他的想法,却与钟小蝎不同。

    他只想着,若是这个家伙,敢不相信娘親,他就一拳狠狠揍到他的脸上去。而且,以后再也不会撮合娘親,跟他了。

    他就当从来都没有过这个爹爹。

    反正,最困难的时候,都是娘親带着自己渡过的。

    他也好,娘親也好,没有爹爹也是没关系的。

    轩辕澈抱着酒坛子,走进了一步,虽然坛子里,自己的父亲,会吓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可是他却舍不得放开。

    他想起,自己闯进牢狱的那一霎那,父亲那一双黯然失色,绝望到让自己忍不住眼泪飙出的眸子。

    他怎么舍得,再放开自己的父亲,让他孤单单的摆在那儿,犹如一个没有了生命的木偶。

    “豆宝,乖,闭上眼睛。”轩辕离开口,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柔。

    “我才不怕呢!”钟豆豆靠近了娘親,明明在害怕,却还是努力的瞧着轩辕离怀里,那让他好奇,又可怖的人。

    “豆宝,乖。”钟小蝎伸手,遮住了钟豆豆的眼,她能感受到他小小的(身shēn)子,不时的轻颤。

    “娘親。。。。。。”钟豆豆转(身shēn),凤眸瞧向了钟小蝎,甜糯的声音低唤。他无需多说什么,钟小蝎便知道,他的意思。

    他们是母子,因为相依为命,所以总是比其他的母子,更为心有灵犀。

    “没事的,豆宝。”钟小蝎也跟着开口,低抚怀里的孩子。

    “父亲,她不是冰宫宫主。”在钟小蝎抬头的霎那,轩辕离开口了,他没有看向钟小蝎,却把目光留在了花灵龙那张苍白的脸上。

    轩辕澈已然昏迷,这儿的其他人,轩辕离根本就懒得避讳。

    帝轻尘,与东方天宇,同时瞪大了眼睛。

    扶着轩辕澈的帝轻尘,更是忍不住差点又把轩辕澈给摔了出去。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离导师竟然不是轩辕王的儿子,不是这轩辕国的四皇子。他的父亲,是战将花灵龙?

    姐姐,难道早已知(情qíng)?

    他只知道,姐姐心里有算计,要对付钟小蝎。他不想多问什么,只管配合就好。

    可没有想到,姐姐机关算尽,却将离导师的父亲,折磨至此?

    若是被离导师知道?他简直不能想象,他们帝家,他的姐姐,将要面临如何的风暴?

    钟小蝎揪起的心,在轩辕离开口的霎那,落回了匈膛。

    虽然,她也知道,这(阴yīn)谋实在太过幼稚。

    可她还是会害怕,害怕眼前的人,因为父亲的缘故,而怀疑自己。

    “离儿,这一张脸,我已是记了二十多年,就算是化成了灰,我都认识。”花灵龙开口了,声音低哑,而缓慢。

    好像古老的齿轮,已许久没有上油一般,晦涩难听。

    可是比他的声音,更让人震惊的,是他说出口的话。

    连轩辕离,都几乎要抱不住那酒坛子。

    他睁大了双眸,盯着自己的父亲,企图找寻什么,却只看到他父亲,充满了仇恨的一双眸子。

    那眸子里的恨意,如海滔天,延绵不绝。

    若是他行动方便,他几乎不怀疑,父亲会上前,撕碎了钟小蝎。

    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了,看他说化成灰都认识?

    他认识的钟小蝎,分明才不过二十出头!

    钟小蝎,更是被花灵龙的话,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身shēn)子一个踉跄,差点站不住。

    她发誓,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都不曾见过眼前的人,好吗?

    难道,这也是帝轻舞的(阴yīn)谋?

    可花灵龙都已然是如此了,她还能拿什么,来威胁他,亦或誘惑他?

    ”父亲,她才二十岁。”轩辕离,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幽深的眸子,从自己的父亲脸上挪开,却不知该落在何处。

    他开口,低声轻语,好像是为了说服自己。

    “哼,黎无双,你敢做不敢认了吗?”花灵龙,只是一声冷哼,蓦然放大了声音,对着钟小蝎低吼。

    黎无双?

    黎无双又是谁?

    “老头子,我娘親叫钟小蝎,才不是什么黎无双!”钟豆豆第一个反驳,刚刚揪起的心,瞬间有了突破口。

    原来是神马黎无双,不是娘親。

    看到爹爹表现还不错,钟豆豆童鞋自然也不希望,爹爹跟娘親之间,再有那么多的沟渠。

    “黎无双?”钟小蝎沉荶,若是她没有记错,莫瑾言那被人弄死的娘親,就是黎家的人!

    难道,自己与这黎无双真有什么渊源?

    可是,黎家不是世代为厨的吗,怎么会进修灵幻境,还成了冰宫宫主。

    “难道是。。。。。。”轩辕离的眼底,也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父亲,是双儿姑姑!”他猛然想起,当年将军府上,那个可(爱ài)的丫头,做的一手好菜,却总喜欢跟在父亲的(屁pì)股后头转悠。

    父亲,和母亲都很喜欢她,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待,还让自己唤她姑姑。

    若不是父亲提起,自己都差点忘了这号人物。

    如此说来,眼前的钟小蝎,与双儿姑姑,到真的是有几分相似。

    “对,就是她!”花灵龙几乎是咬牙切齿。

    一个人最恨的不是被人陷害,而是被自己亲近的人陷害。

    “我一直以为双儿姑姑是在那一场战乱中牺牲了?”轩辕离低语,当年战乱,花家死了好多人,其中包括自己的父亲,与双儿姑姑。

    母亲被轩辕陌救起,带进了皇宫,也带走了他与绝儿。

    原来,那一场战乱,不过是掩护而已,轩辕陌真正的目的,是把他们带进修灵幻境,再设计让父亲留在修灵幻境,好名正言顺的占有自己的娘親。

    想到此处,轩辕离眸低的深色,幽暗的几乎看不到光。

    他就知道,轩辕陌定然有事,瞒着自己。

    却没想到,他竟然心思如此狠辣,双儿姑姑,不过是个小丫头,断不会有如此残忍的想法。

    “她分明就是轩辕陌安排在我(身shēn)边的一颗棋子。”花灵龙再一次开口,语气除了愤恨,已没有其他。

    “这冰宫,就是轩辕陌替她建造的。”

    信息量略大。钟小蝎母子,以及他们(身shēn)后的帝轻尘,与东方天宇,都有点无语。

    钟小蝎更是无语,她没有想到,自己与轩辕离,竟然还有这么一层错综复杂的关系。

    只是,不知道那黎无双,究竟是莫瑾言的什么人?

    “老人家,我不是黎无双,我只是黎家的后人。”钟小蝎不打算隐瞒,不是她做的,她不会承认,可有些东西,还是一开始就说清楚的好。

    “我娘親自从嫁进莫府,与黎家不太来往,我也不知黎无双究竟是谁?”

    见钟小蝎难得的和颜悦色,不生气,也不辩解。轩辕离投过去一抹感激。

    他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父亲,与钟小蝎起了冲突。

    与他而言,被囚(禁jìn)如此久的父亲,自己自然是舍不得他生气的。可是,钟小蝎是他的心头至宝,他当然更舍不得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手心是(肉ròu),手背也是(肉ròu)。

    自从遇上了钟小蝎,轩辕离觉得,自己好似总是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

    只是,他甘之如饴。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