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悲剧男猪脚小离离【86】

    夜影,与冷小北已被救走,这儿也没有轩辕离。

    钟小蝎自然不乐意再待在水牢。

    水牢森潮湿,对钟豆豆童鞋的心健康,都非常不利。

    当然,对轩辕澈他们三个,才不过刚刚恢复了子的人来说,时间待久了,体也会跟着不舒服。

    既然,帝轻舞迟迟的没有举动,他们也没有在待下去的必要了。

    钟小蝎牵起了钟豆豆的手,东方天宇从女婢的手中,接过了暗夜流觞,而轩辕澈扶着帝轻尘,一行人随着水池中央的小道离开。

    他们后,依旧被浸泡在海水中的人,沉默不语。

    只是,在没有人瞧见的角落里,轩辕绝,与帝轻舞的眼底,藏着同样的鸷,和狡诈。

    粉衣女子走在最前方,两个掌灯的女婢,尾随其后。

    接着,便是钟小蝎他们几人。水池中央的小道不大,仅容两三人通过而已。

    一行人,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到,碰的一声巨响。

    钟小蝎几乎是瞬间,将钟豆豆护进了自己的怀里,漂亮的凤眸,瞧向那响声传来的方向。

    厚重的木门,不知被谁一脚掀翻。

    直直的朝着他们这边砸来。

    粉衣女子,与前头两名掌灯的女婢,几乎是同时上前,妄想要控制住这扇木门。无奈,踹门之人,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厚重的木门竟好似变成了利箭,速度极快的砸了过来。

    粉衣女子,被瞬间砸晕,两名掌灯的女子,也被撞飞,掉进了池子。

    “备战。”钟小蝎推开了钟豆豆,大喊一声。

    后的东方天宇,与轩辕澈,几乎是同时,一人一掌,贴上了钟小蝎的后背。

    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好像是本能一般。

    他们根本顾不得去思考原因。

    三人的灵气,聚集在一起,化成一道浓郁的紫气,出现在钟小蝎的掌心,她轻声一喝,双掌齐飞,迎上了直直撞向他们的木门。

    木门应声而裂,碎成了粉末。

    “保护好豆宝。”将钟豆豆塞进了轩辕澈的怀里,钟小蝎足尖点地,瞬间便挪到了大门附近。

    背光的影处,一脸凶神恶煞,好似来自地狱的十阎罗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遍寻不着的轩辕离。

    他站在那儿,发丝凌乱,明明没有风,一有些破碎的白色锦袍,却好似被疾风吹起,猎猎作响。

    那一双幽深漆黑的眸子,此刻却宛若赤红的血色蔷薇。

    眸低深处,幽暗如低语深渊,带着能吞噬一切的狂躁。

    他抬头,目光望向了钟小蝎,眼底的杀气,让见惯了黑暗的钟小蝎,都微微一愣。

    而更让钟小蝎惊骇的是,他怀里抱着的那一方好似酒坛子的东西。

    酒坛子上,那张苍白憔悴的俊脸,若是细瞧,分明与轩辕离有八分的相似。

    她几乎是一个踉跄,连开口都困难。

    子止不住轻颤,是恶心,却带着害怕。

    她虽杀人如麻,自认也算是凶残狠辣之辈。

    可,眼前的场景,却几乎让她撑不住,想要干呕出来。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些古代刑罚中曾提及的,人彘竟然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酒坛子上的那张脸,再瞧见她的时候,那原本暗淡无光的眼底,闪过一抹强烈的愤恨。

    “冰宫宫主?”他低哑的开口,声音根本就不像是人类所发出的。

    钟小蝎子一震,几乎在同时明白,帝轻舞的谋是什么?

    战将花灵龙,轩辕离的亲生父亲,竟是被帝轻舞囚在这冰宫,还被剁去了手脚,做成了人彘。

    而他,认定了自己就是冰宫的宫主。

    是囚他的人。

    反目成仇,原来如此容易。

    眼神宛如极地冰川的轩辕离,在瞧见钟小蝎的霎那,亦是微微一怔。

    他才刚要开口,却听得自己父亲嘴里说出口的话。

    抱着酒坛子的手,轻颤着几乎要抱不住。

    自己的父亲,竟然叫她冰宫宫主?

    冰宫宫主?把父亲害成如此模样之人,自己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之人,是钟小蝎?是他海枯石烂,抵死追随之人。

    “我。。。。。。不是。。。。。。”钟小蝎强迫自己镇定,目光从花灵龙那张满是怨念,和愤恨的脸上挪开。落在轩辕离亦是苍白的俊脸上。

    “钟小蝎,你愣在那儿做什么?”轩辕澈他们在光亮出,瞧不清,那背光处站着的人是谁。

    见钟小蝎的反应,有些诡异,他忍不住带着钟豆豆几步上前,大声的问道。

    “宫主?”而后的女婢,更是同时上前,好似要去保护钟小蝎的模样,站在了她的侧。

    “他们也叫你宫主?”轩辕离一步上前,冷声质问。声音压抑,带着仿佛能让灵魂都忍不住轻颤,和恐惧的煞气。

    “四哥?是四哥?”轩辕澈听到了轩辕离的声音,牵着钟豆豆,又拖着帝轻尘,却是轻如燕的,瞬间到了轩辕离的前。

    他子还未站稳,却在瞧见轩辕离手里的东西之时,忍不住放开了手里的两人,跪在了池子边上,大吐特吐。

    而钟小蝎更是一步向前,将钟豆豆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不让他瞧见那几乎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娘親,爹爹手里的是什么?”钟豆豆的声音,闷闷的,他显然已经瞧见了那玩意儿,胆大包天的他,都不住子轻颤,连声音都带着几分畏惧。

    “豆宝,听娘親的话,乖乖的闭上眼睛。”钟小蝎自己镇定下来,低声安慰怀里的宝贝。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擅闯冰宫?还释放了冰宫的罪人。”钟小蝎侧的一个女婢,忽然一步向前,对着轩辕离厉声喝道。

    “冰宫的罪人?他究竟何罪之有?”轩辕离,只觉得荒唐。

    他为了找钟小蝎,独自一人闯进了冰宫,却差阳错遇上了自己失散二十多年的父亲。

    可昔英俊廷拔的父亲,竟被人折磨至此。

    可他们却告诉自己,这冰宫的宫主,是钟小蝎?

    是那个,始终都与自己在一起,不曾离开过的钟小蝎?

    那个,与自己同仇敌忾,三番四次的保护自己,挡在自己面前的钟小蝎?

    太可笑?

    是谁的谋,竟然如此的幼稚,幼稚的不起推敲。

    “他私闯崇明岛,还企图对我们宫主,图谋不轨。此等行为龌龊之人,宫主尚且留他一条命,已是开了大恩。”那紫衣的女婢,口气极为理所当然。

    好似眼前的人,被弄成了人彘,倒是他们宫主皇恩浩了。

    “对。要不是宫主仁慈,他早就该被凌迟处死。”另一个女婢,也跟着开口,语气是一样的嚣张,冰冷。

    私闯崇明岛,还对冰宫宫主图谋不轨。

    怀里的花灵龙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当真是加之罪何患无辞。

    而轩辕离,更是半分都不相信。

    母亲,与父亲,向来鹣鲽深,父亲的眼里,除了母亲,从来都不曾有过别的女人。

    区区一个冰宫宫主,就算她美若天仙,父亲也不会多瞧一眼。

    “四哥,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还被这些丫头给抓了进来。你手里抱着的是谁啊,太恶心了,你能暂时放开吗?”轩辕澈终于吐完了,却是害怕的不敢瞧轩辕离。

    轩辕离不曾想到,所有的人,竟然都被弄进了冰宫。

    他不知该如何解释?

    知道了自己父亲就在修灵幻境之后,轩辕离始终都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可他从来都不知道,在第一层被封为战将的花灵龙,竟然,竟然。。。。。。

    抱着那酒坛子的手一紧,他始终冰冷的面上,却隐隐有泪水滑落。

    这是他的父亲,是他找寻了几乎一辈子的人啊!

    “四哥,你怎么了?”见轩辕离迟迟不开口,轩辕澈不敢抬头,只好轻声问道。

    “离儿,他是你的弟-弟,绝儿?”花灵龙那暗淡无光的眼底,却闪过一丝的欣喜。

    这欣喜,让他苍白的脸上,都多了几分生气。看着,也不会那么害怕了。

    “我才不是轩辕绝,我是轩辕澈。”被错认成了轩辕绝的轩辕澈,显然并不高兴。他装着胆子抬头,却又飞快的挪开了目光,只是声音冷冷的辩解。

    “四哥,他到底是谁啊?”四哥怀里的人,实在是太碍眼了,背着光,轩辕澈瞧不清轩辕离的表,亦看不到他要溢出的泪水。

    他只是带着几分不耐烦,和厌恶,低声抱怨的问道。

    钟小蝎将钟豆豆护在了后,便是一步上前,扯过了轩辕澈。

    “轩辕澈,你今话太多了。”她低声开口,将轩辕澈也一把扔回到了自己的后,又朝着帝轻尘使了个眼色。

    帝轻尘这孩子,虽然不太说话,可很多时候,脑子比轩辕澈好使多了。

    “喂,你这女魔头,我跟四哥说话,碍着你什么事了。”被丢回去的轩辕澈,恼羞成怒的大喊。

    “女魔头?”轩辕离的眼底,闪过一丝纳闷。

    十一,与钟小蝎,分明最为交好?

    为何他今的表现会如此的奇怪?

    还好来得及,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