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父亲节,轩辕离乃快乐吗【85】

    钟豆豆虽然声音稚嫩,可一路走来,半点不像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他步履沉稳,浑散发着睥睨天下的霸气。那一双漆黑的凤眸,淡淡扫过那些被挂在水池里的人,眼眸幽暗若地狱深渊,更是透着极地般的冷光。

    几步走到了钟小蝎的跟前,他收回了目光,落在东方天宇的上。

    “表舅,帝轻舞把你们捉来,浸泡在大厅之外的海水之中,着娘親跟她对决。她分明占了上风,若不是小萌货,娘親早已被她体里那股骇人的力量,给震碎了五脏六腑。可她偏偏佯装失败,哼,这个女人,为人险狡诈,頂是有个极大的谋,要对付娘親。

    还有那个坏家伙。娘親受重伤,他还要补上狠狠一脚,将娘親踹飞了出去。”看到秦一航,钟豆豆简直是咬牙切齿。

    东方天宇幽深的眸子,浮起了浓浓的怀疑。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他脑海中,分明有一道声音,在一直呐喊着阻止他去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和钟豆豆一般大的孩子说出口的话,可另一道声音,却又在不断的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自己的心,让自己跟随自己的感觉。

    “表舅,十一叔,娘親为了救你们,不惜受重伤。你们三个从海水中捞出来,不省人事,娘親顾不得体的不适,又用大治愈术将你们一个个的救了回来,难道进了冰宫,你们也丢掉了脑子吗?”见东方天宇眼底的矛盾,挣扎。钟豆豆好看的眼里,多了一抹恼怒。

    哼,小小的催眠术,难道真能让蒙蔽一个人,让他们瞧不见她的真心付出吗?

    “若娘親真如他们说的那般,你们三个为什么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儿?夜影叔叔,和小北叔叔,娘親又为何要救他们?表舅,十一叔,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钟豆豆最后的一句话,让东方天宇,和轩辕澈,同时一怔。

    方才女魔头也如此对东方天宇说。

    眼睛看到的,他们的眼睛才不曾看到这女魔头对他们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可是他们的内心,却都有着没办法忽视的记忆。

    眼前的人,是冰宫的宫主,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离导师不知去向,其他人都被困在水牢,都是这女人一手造成的。

    “我能相信你吗?”过了须臾,东方天宇才低声开口,若是不细听,只怕都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方天宇,你疯了吗?”轩辕澈一把扯过了东方天宇,死心眼的他,认定了这个家伙是个凶残狠辣的女魔头,便拒绝承认他们所有的解释。

    东方天宇却是轻轻挥开了轩辕澈的手,一步走到了钟小蝎的跟前。

    “我能相信你吗?钟小蝎?”他再一次开口,声音低沉魅惑,却少了一份怀疑,多了一份笃定。

    钟小蝎只是点头,却再没有多余的解释。

    她需要有人站在她这边,来和她一起面对即将到来的,未知的帝轻舞的谋。

    而所有人里,无意东方天宇是最能让她安心的。

    “若你不是她,若你伤了她,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东方天宇一个近,欺近了钟小蝎,那傲的眼底,翻涌着野兽般的光芒。

    为了钟小蝎,他本就可以连命都不顾。

    他不是东方天宇,有那么多的责任,和义务。他活着的信念唯有一个,便是钟小蝎。

    眼前的人,那熟悉的感觉,让他没有办法忽视。

    他害怕,害怕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让他在意的人伤心。

    “东方天宇!”后的轩辕澈不可置信的低吼,三言两语就被搞定了,东方天宇,你丫的是不是太单纯了。

    “十一叔,你若是不肯相信娘親,就去池子里跟他们待在一块好了。”钟豆豆对于轩辕澈抵死不认的顽固态度,嗤之以鼻。

    他好想一脚把十一叔给踹进池子里去。

    他可是跟自己和娘親最久,也是最亲密的人,自己都说破了嘴皮子了,他还不肯相信,简直不可理喻。

    “好。”钟小蝎抬眼,清澈干净的目光,对上东方天宇那双幽深的眸子,她干脆利落的开口,没有一丝的犹豫。

    “我若不是钟小蝎,便如此物。”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块锦帕,话音才落,锦帕被她手心的灵气击碎,化成了粉末,落进水池子里。

    东方天宇幽深的眸子,明显轻轻一颤。

    他不再说话,只是一步走到了钟小蝎的后,如曾经的许多个子一般,以最适合的角度,将她护在了自己的前。

    钟豆豆一直冰冷的面上,终于微微翘起了嘴角。

    好歹还有一个明事理的。

    “十一叔,你是打算进池子,还是要打算相信娘親?”搞定了表舅,钟豆豆自然把目光对准了轩辕澈。

    轩辕澈对于东方天宇的突然投敌叛变,简直快要出离了愤怒。

    他站在原地,清亮的眸子,满是恼怒,而那漆黑的眼底深处,却浮起一抹微不可闻的孤单。

    明明这儿有许多人,可所有人都不是钟小蝎。

    他跟随钟小蝎许久,失去了她,好像整个人都失去了方向。

    他的目光,落进水池,正好瞧见帝轻尘望向自己。那一双冰冷的眼底,却好似藏着什么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

    是祈求,还是愧疚?

    轩辕澈几乎是在那一瞬,鬼差神使的开口,“放了帝轻尘,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他本来还想救出秦师兄,可秦师兄对于钟小蝎的污蔑,让他忍无可忍。

    反正,这池子里吊着,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人。

    而自己的亲哥哥,他更是没什么兴趣救人家了。

    能有机会,好好折磨折磨这个坏家伙,他可是求之不得。

    帝轻尘清俊的面容,掠过一丝讶异。要救他?他们什么时候,好到了这个地步?

    “好!”钟小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便开口。

    她并不是不忌惮把帝轻舞最亲近的人,放在自己的边。只是,她可不放心如钟豆豆所说的,把轩辕澈给留在这儿。

    自己的人,最好还是都带在边,最为安全。

    这崇明岛,如此诡异,她也会害怕,害怕自己的一个不在意,而让她的队友丢了命。

    尤其是陪伴了他们母子如此久,久到早已成了亲密家人的轩辕澈。

    轩辕澈显然没有想到钟小蝎会回答的如此爽快,他神色微微一愣,而帝轻尘已然被救起,带到了他的侧。

    在冰冷的海水中,虽然浸泡的时间并不长,但也让灵力并不高的帝轻尘有些吃不消。

    帝轻舞本不愿让他参与进来,他却固执自见的非得跟他们一起遭罪。

    子才被紫衣女子放下,他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子抑制不住前倾,落进了轩辕澈的怀里。

    两人皆是一怔,又迅疾的分开。

    “帝轻尘,你的脚?”轩辕澈眼底带着一抹担忧,瞧向了帝轻尘。

    他却只是微摇了摇头,自己只是有些麻,并没有什么大碍。

    可他站在那儿,两只腿分明轻颤着,没有办法好好的站着。

    轩辕澈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一步上前,扶住了帝轻尘,让他靠着自己,能舒服些。

    “我还有一个要求。”扶稳了子略显僵硬的帝轻尘,轩辕澈瞧向了钟小蝎,冷漠的开口。

    “说。”钟小蝎难得没有露出一丝的不耐烦,只是好脾气的说道。

    “我要知道四哥去了哪里?”若眼前的人真是钟小蝎,那四哥呢?所有人都在了,为何偏偏四哥不在?

    “我也很想知道他去了哪里?”钟小蝎语气淡漠,目光投向了始终抬着头的帝轻舞,漂亮的凤眸深处,是蓄势待发的杀气。

    帝轻舞那么想得到轩辕离,她的谋,自然与轩辕离有关。

    离间自己和轩辕离,让他们反目成仇。这才是她最乐意看到的。

    只是,她为了轩辕离,当真是血都不在意了。

    她就一点儿不担心,自己带走了帝轻尘,会拿帝轻尘如何?

    两个女人,隔着一池海水,遥遥相望。

    两人的眼里,是同样的淡漠如冰。

    可眸低深处的杀气,让这本来就冰冷的水牢,更是刺骨寒冷。

    在看不见的水池上空,目光相碰,是电闪雷鸣般的强烈碰撞。

    帝轻舞沉默,除了杀人的目光,始终没有开口。

    被轩辕澈轻扶着的帝轻尘,也是同样的沉默不语,他早已习惯了姐姐的态度。

    帝家的任何人,都及不上轩辕离。

    他同样如此。

    只是,他无所谓。

    他的命,本就可有可无。

    轩辕澈似乎感受到了旁人的绪滴落,却有些不太明白。

    “帝轻尘,你没事吧?”他开口,眼底带着讶异。难道他是在担心帝轻舞吗?

    “没事。”帝轻尘低声轻语,声音带着疲惫,听的轩辕澈的心略略一紧。

    连他自己都纳闷自己这奇怪的反应。只是他子向来大大咧咧,所以,也只是微微一怔。

    =

    所有看妖妖文文的亲们,祝你们的老爸节快乐,一生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