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狗血的失忆【78】

    “娘親是想让呵呵宝贝,帮十一叔他们疗伤吗?”钟豆豆大大的眼里,带着一丝纳闷。舒悫鹉琻

    呵呵是上古神兽的后代没有错,可又不是什么治愈系的,肿么能替十一叔他们疗伤呢!

    “豆宝,真聪明。”钟小蝎只是温柔的夸赞,却什么都不解释。

    她体-内的灵气,被帝轻舞那重重的一锤子,打散了,要在短时间内聚集灵气,使用大治愈术,还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只能借用小萌货上的金色灵气。

    小萌货显然清楚钟小蝎的用意,他乖巧的窝进了钟小蝎的怀里,集中了注意力,将体-内的灵气,缓缓过渡到钟小蝎的上。

    钟小蝎双手捏决,莹白的掌心,出现浅薄的紫金色灵气,灵气慢慢汇聚,好似小小的火焰,璀璨绽放。

    钟小蝎轻声一喝,手掌对准了暗夜流觞已开始溃烂的后背,女孩子的皮肤总是比男孩子细腻,也脆弱。

    紫金色的灵气,从钟小蝎的掌心,落在了暗夜流觞的后背,在她溃烂的肌肤上,缓慢流动。

    好似有了生命力一般。

    灵气滑过的地方,肌肤犹如初生一般,变得莹白如玉。

    瞧见这神奇的一幕,钟豆豆眼底,不见欢欣,却隐隐带着几分忧心。

    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始终落在他娘親,略显苍白的脸上。

    却乖巧的没有出声阻止。

    他太知道娘親的个,嘴巴很坏,一颗心却比谁都善良。

    只要是被娘親认定的人,便会不顾一切的去保护。

    “小白,帮忙。”瞧见娘親额头,沁出的汗珠,和愈加苍白的脸色,钟豆豆童鞋已然不淡定了。

    他一把从怀里揪出了小白,声音不重,语气却不太好。

    小白童鞋,几分无语的瞧着钟豆豆,瞧见他暗沉着脸,那如曜石般的眸子,都少了几分生气,便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

    老实说,他还是毕竟喜欢单纯天真的钟豆豆。可陪伴钟豆豆越久,那个整里就知道欺负自己的家伙的个,似乎愈明显了。

    眼前不过五岁的孩子,虽然在他娘親的面前,依旧喜欢撒卖萌装可,可面对别人的时候,除非必要,脸色冰冷的,简直跟个冰块儿似的。

    真是讨人厌啊。

    小白瞧了一眼,眼前三个被海水泡坏了的体,表略惆怅。

    老实说,他虽然是灵兽森林的圣兽,亦是上古神兽,神龙的儿子,可真心不会治愈人类,好吗?

    人类神马的,如此渺小又脆弱,他只怕自己一出招,这人就被自己给毁了。

    那钟豆豆还不得把自己给煮了,蒸了,煎了不成。

    于是乎,他也只好,如法炮制小萌货,将自己体里的灵气,输送给了钟豆豆,让钟豆豆借助他的灵力,来施展他一直没办法学习的大治愈术。

    小白童鞋的灵力,显然比小萌货更要高上几个等级,灵气在钟豆豆的掌心蔓延,竟是温柔的蔚蓝,好似阳光下的海水一般,剔透晶莹,漂亮的不得了。

    钟豆豆莹白的掌心,瞬间凝聚起好似水滴的一小团灵气,灵气飞舞,越过他的掌心,落在了轩辕澈的后背。

    轩辕澈虽是男子,却也不皮糙厚,那一雪白的肌肤,与暗夜流觞相差无几。只可惜,被海水浸泡之后,看起来极为渗人。

    蔚蓝色的灵气,不似钟小蝎那般,在他的表面游走,而是直接渗透进了他的后背。

    几乎是瞬间,一直低垂着脑袋,趴在木桶边沿的轩辕澈,瞬间睁开了眸子。

    那一双狭长清透的眸子,比以往似乎更为璀璨惑人。

    被小白强大的治愈术给惊到,钟小蝎再瞧瞧自己眼前的暗夜流觞,虽然子是好的差不多了,可依旧耷拉着脑袋,木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钟小蝎略显苍白的脸上,立马不太好了。

    她随手收起了双掌,让开了位置。意图很明显,这么能干,都你来呗。

    小白童鞋无语的抽了抽唇角,劳资这算是在给乃们快外gua吗,亲!

    太过分了,要是被神龙大人知道,劳资又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好吗?

    钟豆豆却是双眼冒光,显然对小白上的灵气,极为感兴趣,只怕眼前要是有个十七八个伤患要他治疗,他也乐此不彼,反正消耗的不是他的灵气。

    轩辕澈睁开了眸子,停顿了几秒,才略略回神。

    目光缓缓移到了钟小蝎的上,轩辕澈似乎微有些不适应,瞧着钟小蝎的眸子,显得几分陌生。

    “轩辕澈,你被海水给泡傻了吗?”钟小蝎几步上前,轻拍了拍他的脸蛋,揶揄的开口。

    “是你抓了我们?”轩辕澈伸手,挥开了钟小蝎的手,脸上带着几分厌恶。

    “钟小蝎呢,你把钟小蝎和钟豆豆抓到哪里去了?”他显然还停留在方才被抓之前的记忆,那一闪而过的记忆,让他猛然站起了子,对着钟小蝎低吼。

    “啊,变太。”随着轩辕澈的吼声,他的侧,响起了一道更为凄惨的尖叫。

    才刚刚睁开眼眸的暗夜流觞,转头正好对准了轩辕澈的某个玩意儿,她一声惊吼,随之而来的,便是排山倒海的一掌。

    钟小蝎几乎是同时,一把抱起了暗夜流觞,将她裹进了随手捞来的浴巾中,几步扔到了牀上。

    “暗夜流觞,你这疯子,劳资还没成亲呢,你丫想让劳资断后吗?”从震惊中恢复的轩辕澈,连忙蹲下了子,朝着暗夜流觞怒骂。

    为了,让他们尽快的恢复子的温度,钟小蝎吩咐了人,将他们的衣衫都已褪去。

    没想到,这些个家伙,一下子恢复的如此之快,恢复了之后,还变得莫名其妙。

    “你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你丫个喜欢爆露的变太疯子。”暗夜流觞,随手扯过牀上的牀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嘴上却半分不饶人的对着轩辕澈怒骂。

    “哼,我的全家,也包括你,暗夜流觞,钟豆豆的小姨子。”轩辕澈,将之前暗夜流觞骂他的话,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了她。

    。。。。。。

    “吵死了。”两人还在漫无目的的争吵,最后一个醒来的东方天宇,一声冷喝,十分有效的让方才闹的气氛,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只见他慢条斯理的起,无视自己不着片缕的子,一步跨出了木桶,又从不远处屏风上搭着的衣服堆里,挑了一件玄色的长衫,随手上。

    整个过程,优雅得体,半点不碍眼。

    钟小蝎倒是没有想到,之前那个瘦小弱的东方天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子已练得比轩辕澈还要棒了。

    倒三角的材,好似一副艺术品。

    穿好了衣衫,又系好同色系的腰带,他才漫不经心的朝着钟小蝎走来。

    漆黑如墨,又显凌乱的长发,披在他宽阔的肩膀,润湿的水珠滴落,带着无限的誘惑。

    那一张略显青涩的俊脸上,挂着一丝魅惑天成的笑,原本干净无邪的美眸漆黑好似深潭,连钟小蝎都看不透,那眸子深处藏着的东西。

    “冰宫宫主?”他开口,声音魅惑低沉,瓷白无瑕的面容上,清冷淡漠,却又一抹玩味的邪笑。

    钟小蝎瞬间凌乱了。

    她几乎是瞬间,几步走到了大木桶旁边,朝着那木桶瞧了瞧自己的脸蛋,没错是,分明还是莫瑾言那张俏可的小脸。

    既没有变成帝轻舞的,也没有恢复成自己的。

    这些家伙,一个个的,集体失忆了吗?

    “娘親,是不是小白的灵气太厉害了?”钟豆豆也是纳闷的瞧瞧这个,瞧瞧那个,满眼皆是疑惑。

    “方天宇,你丫玩什么深沉,还不快让这女人,把钟小蝎给交出来。”轩辕澈还窝在那木桶里,干嚎。

    他可木有东方天宇的勇气,挡着女人的面,就这么赤,果果的起来。

    的子,可只有钟小蝎一人看过。

    “十一叔,你真的不认识娘親,跟豆豆了吗?”钟豆豆无语的走到了轩辕澈的跟前,凑近了让他仔细瞧。

    “喂,小鬼头,你别以为长的跟豆宝一般大,就可以冒充豆宝了。”轩辕澈,却是半点都不买账。

    “表舅,你也不记得了吗?”钟豆豆无语的看向了东方天宇,在他的眼底,却找不出一丝熟悉的感觉。

    他几步走到牀前,把最后的希望落在了暗夜流觞的上。

    “小鬼,姐姐劝你赶快弃暗投明,这女人可坏的很。”暗夜流觞不等钟豆豆开口,却反而抢先劝诫他。

    “小姨,不准你说我娘親的坏话。”见暗夜流觞如此说,钟豆豆的脸色瞬间不好了。

    钟小蝎沉默不语,只是若有所思的瞧着眼前的三个人。

    格,脾,显然跟她认识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眼前的人,根本没有被调包过。唯一的解释,不是豆豆所说的,被小白强大的灵气所伤,定是在他们被浸泡到海水之前,就已经有人做过了手脚。

    彼此间认识,独独不记得自己与豆宝,唯一的可能,便是帝轻舞了。

    钟小蝎轻皱了眉头,那墨黑的凤眸,冰冷中带着一股子压抑的杀戮。

    果然如她所料的一般,自己已然进了帝轻舞设好的局中。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