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谁在扮猪吃老虎【75】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海水是咸的,也不知道轩辕澈他们到底浸泡了多久,若是再泡下去,只怕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就连她这个高级大药师,用大治愈术,都没有办法,把他们泡烂了的皮肤,给恢复的一如当初。

    再没有时间,让钟小蝎犹豫。

    她干脆利落的开口,目光掠过那透明的琉璃墙外,三道看上去似乎冰冷的影。她与钟豆豆的想法,自然是一样的。

    这一场比赛,她只能赢,不能输。

    怀里的小萌货呵呵,好似感受到了她想要赢得比赛的强烈胜负,不经意的动了动子,似乎在告诉钟小蝎,让她不要担心。

    钟小蝎唇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有小萌货力廷,要对付帝轻舞,问题自然不大。

    小萌货, 与自己合力,先后解决掉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冰雪,与夜色。

    眼前的帝轻舞,就算这修灵幻境第二层是她的,可撑到底,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罢了。

    凡夫俗子的力量,又怎能与堂堂的獬豸大人的孩子相抗衡呢!

    “豆宝,乖乖的去一边等着娘親。”钟小蝎低头,柔声的吩咐。

    钟豆豆也不闹,他只是几步回到了轩辕澈他们的跟前,那一双清澈透亮的凤眸,却满是忧心的瞧着由一墙之隔的他们。

    “十一叔,小姨,表舅,娘親很快就会救你们出来的。”他开口,语气没有半丝的怀疑。

    那笃定的神,让帝轻舞忍不住秀眉轻蹙。

    哼,真当她是死的吗?

    这帝国学院,哪怕是整个轩辕大陆,除了秦长老,自己的大伯,和早已躲进药王谷的药长老,就连这大陆的主人,轩辕陌,都只怕不是她的对手。

    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要不是自己存了其他心思,岂是她能够对付的。

    不过,就算是存了其他心思,她也不会让钟小蝎赢的太过得意。

    适当的皮之苦,就当是给她的小小教训。

    两道影,一样的貌美如花,一样的倾国倾城。

    一人白衣缱绻,青丝飞舞。

    一人劲装利落,英气人。

    谁都没有开口,也没有动作。

    只是安静的站着,清澈透亮的眸子,落在对方的眼里,是同样的云淡风轻。

    钟小蝎心底着急,面色上,却丝毫的没有透露。

    从容镇定,是一个杀手必须具备的素质。

    而她,曾是这世上最优秀的杀手。

    过了须臾,帝轻舞悠然一笑,素手轻轻一扬,姿态优雅闲适。

    轻风无恒,仿佛不过是随意的一个动作。周,连灵气都不曾波动,平淡的甚至让人捉莫不透。

    然而,站在她对面的钟小蝎,却猛然子一振。

    她漂亮的凤眸,难得的略过一丝诧异。只觉得,方才那不动声色的拂手,好似有一把巨锤,无形的握在帝轻舞的手上,又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头上,那一头被利落束起的整齐黑发,猛然震开,凌空飞舞。

    连带着,钟小蝎的子,都抑制不住的后退了几步。

    若不是,她上有獬豸大人的灵气,还怀揣着小萌货,只怕这一击,都能瞬间打破了她的脑袋,又震碎了她的五脏六腑。

    钟小蝎好不容易控制住了几乎要倒地的子,抬眸时,眼底更多了一丝不可思议。

    第一次,她低估了对手。

    帝轻舞,果然藏的够深。哪怕是快要突破紫灵中阶,也不该有如此厉害的能力,只轻轻一点,隔空就能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甚至,她几乎都感受不到她的灵力波动。

    邪门,太邪门了。

    “娘親。。。。。。”才刚转头,看向钟小蝎的钟豆豆,瞧见了钟小蝎披头散发的狼狈模样,紧张的大喊,忍不住要跑过来。

    “豆宝,站在远处不许动。”钟小蝎没有回头,只是厉声吩咐。

    自从遇上了钟豆豆,她从来都没有用过如此严厉的声音对他说过话。哪怕她上一秒还是数九寒冬,下一秒对着钟豆豆,也能立刻变成风和煦。

    钟豆豆止住了脚步,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透着纳闷,却还是乖乖的没有在往前。

    只是,胖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忧心。

    “小白,若是娘親输了,杀无赦。”他只是低头,对着怀里的小白轻语。干净无邪的眸子深处,冷漠的不似人类。

    怀里的小白,郁闷的撇了撇嘴。他才不参与人类无聊的斗争呢!

    钟小蝎没有回头,她怕一回头,钟豆豆更不能淡定了。

    帝轻舞的轻轻一挥,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锤子砸的晕头转向,头发披散,额头通红,嘴角,鼻子都往外渗透着鲜血,虽然是极少的,看起来,却也是极为骇人的。

    “钟小蝎,本宫果然低估了你。”帝轻舞好整以暇的瞧着狼狈的钟小蝎,轻描淡写的开口,她以为这一锤子至少能让眼前的家伙,五体投地的摔倒在自己面前。

    却没想到,她竟然还能撑住子不倒地。

    “彼此而已。”钟小蝎低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语气已然多了一份杀意。

    她才开了口,影已如闪电般蹿行了出去。

    与此同时,帝轻舞再一次抬手,素指轻点,那无影无形的力量再一次破空了出去。

    而,早已有所准备的钟小蝎,子狼狈的朝着一旁滚去,却借机避开了这排山倒海的一指。

    虽然,躲的有些难看,但却不得不承认,十分的有效。

    那无形的锤子,被钟小蝎躲过,狠狠的砸在了她原本前行的位置上,堅硬的似乎用一整块冰石铸成的地面,被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指印。

    “这女人的份不简单。”窝在钟豆豆怀里的小白童鞋,也忍不住钻出了脑袋,眸光饶有深意的瞧向了帝轻舞。

    “哼!”钟豆豆一声冷哼,声音带着刺骨寒冷,他才不在乎她简单不简单,只要胆敢伤害娘親的,无论是简单,还是不简单,他都会让他们死的很简单。

    他甚至懒得知道,对方隐藏的份究竟是什么。

    小白童鞋,被如此傲的钟豆豆给气笑了。只是,难得钟豆豆童鞋,没有他泄露天机,他自然是不会脸去添什么冷股。

    只是,具有毁灭力量的帝轻舞,究竟是何来头,连他这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下知鸡毛蒜皮的人,都有些纳闷了。

    钟小蝎是尊主的守护人,在她的上,隐藏着磅礴的重生力量,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还不曾被发现而已。

    可帝轻舞,她蕴藏着的毁灭力量,竟然如此容易就被打开了吗?

    一个拥有毁灭力量的女人,莫不是,她也是从上古而来?

    毁灭力量的可怕程度,小白自然是一清二楚。

    它可以直接攻击人体,也可以对周围的物体造成一定的伤害。而且,这种可怕的精神力,几乎是无味,无色,无形,眼根本就难以分辨。

    根本就是伤人与无形。

    只不过,瞧帝轻舞如此动作,只怕这力量还不甚稳固,她自似乎也是才刚刚发现,运用也不熟练。

    所幸如此,如若不然。只怕就刚刚那一招,钟小蝎童鞋就已经变成了一滩泥。

    一想到,钟小蝎有可能会变成一滩泥,小白童鞋就忍不住子蜷缩成一团,只觉得这世界都要不好了。

    钟小蝎后的庞大护卫队,只怕会把整个轩辕大陆,都给搅的天翻地覆,让他们给钟小蝎陪葬去。

    钟小蝎始终在躲,而帝轻舞的攻击,也不那么丰富。

    两人,拿来我往,虽然帝轻舞的毁灭力量,杀伤极为厉害,可中招率却实在不高。

    钟小蝎的速度极快,除了第一招的猝不及防,她的形好似闪电,左闪右冲之中,整个人飞快的靠近了帝轻舞。

    “哧。”一声铿锵。那三寸匕首,在钟小蝎的掌中,散出了灿烂光芒,匕首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破空而去,斩向了帝轻舞。

    帝轻舞,似乎略有些慌张,好似没有注意钟小蝎已到了自己的边,她子急忙后退,想要躲过钟小蝎的攻击。

    而一双素手,依旧没有放弃,继续朝着钟小蝎发出那强骇的威力。

    钟小蝎几乎已是不管不顾,她只是前进,她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靠近帝轻舞,然后一刀解决了她。

    不断的攻击,已让钟小蝎无处可躲。

    左右两侧的上,衣服被指尖的劲气划破,皮也伤到了不小的伤,有鲜血汩汩留下。

    可钟小蝎似乎浑然不知,只见她跃而起,带着匕首,飞了出去,姿态飘渺灵动。

    帝轻舞,明明可以躲开,她的子,却好似被固定在了原地,只是睁大的双眸,不可思议的瞧着钟小蝎,瞧着那把匕首,靠近她,靠近她。

    “噗!”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响起。

    三寸匕首,刺入了帝轻舞雪白的匈前,那一片白色纱裙,几乎是瞬间,被匈口喷薄而出的鲜血,给染成了血色蔷薇。

    ==

    谢谢hfyun82亲亲的票票,谢谢oni2049亲亲的红包,么么哒。

    现在开始,每更都是三千哦。正常况下,每天改成三千,时间许的话,就六千,亲们暂时谅解,之前熬夜写文,坚持了一段时间,感觉体实在吃不消了,呜呜。

    票票君,不要抛弃某妖哇。某妖等这阵忙过去了,就恢复六千更新,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