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剑拔弩张【71】

    秦一航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可那温和的眸子深处,深藏着的愤恨,让他温润如玉的俊容,微微透着一丝寒意。

    进帝国学院多少年,他便了帝轻舞多少年,也恨了轩辕离多少年。

    帝轻舞的痴心绝恋,轩辕离的若即若离,他的莫能助。深,与仇恨,好似疯草一般,长满了他不大的心房。

    他从小小的少年,不依仗任何人,一步步走到帝国学院的学员排行榜的巅峰,其中的辛苦艰险,唯有他自己清楚明白。

    而这一切的唯一理由,便是帝轻舞。

    只可惜,帝轻舞的眼里,永远都只有轩辕离。

    他秦一航,就算是白衣胜雪,也只是轩辕离的影子。是帝轻舞伤心难过时,聊以慰藉的人罢了。永远也妄想在她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秦一航,从来也不奢望。

    他的,已然卑微到,看着她幸福,便已足够。

    他一直都明白,终有一天,他会亲自将她送到轩辕离的手上,看着她凤冠霞帔,绝世倾城,成为别人的妻子。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钟小蝎,因为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被毁的支离破碎。

    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在帝轻舞的面前,卖弄着幸福,宣誓着主权。

    轻舞的眼泪,和叹息,让他心疼不已,却毫无办法。

    他不恨钟小蝎的,只是她不该抢走属于轻舞的人。所有,阻扰帝轻舞幸福的人,都是他秦一航的敌人。

    所以,他自然不会让别人,尤其是轩辕离轻易的发现,这一片海域的秘密。

    “秦师兄,你别卖关子了,快说说,小蝎姐有可能去了哪里,我们好赶紧去找啊!”暗夜流觞见着秦一航沉默,几分焦急的催促。

    “离导师难道不曾听说过吗?”秦一航对着暗夜流觞浅浅一笑,依旧是慢条斯理的开口。

    “你说。”轩辕离凉凉的目光,扫过秦一航那张温文尔雅的俊脸,声音干脆利落。

    秦一航一闪而逝的杀意,早已落进了他的眼里。

    小蝎儿说过,这个空间,让所有人内心里的慾望,都被无限制的放大。

    而眼前温润的少年,对于帝轻舞的心,虽然藏的极深,自己却也是知道一些的。

    他的嫉妒,总是不露神色,对自己也是恭敬有加,找不出任何破绽。

    可轩辕离,却能感受到他隐藏在内心的愤恨。

    他形未动,负在背后的双手,已是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秦一航,与自己一样,也是紫灵中阶,虽然两人的灵力,和应战的能力,都不能同而语,可也不能小觑了他。

    更何况,其他人,究竟是敌,是友,还不甚清楚。

    “崇明岛的漩涡海域深处,传说住着食人的恶魔。那些过往被打翻的船只,也是那恶魔所为。”秦一航淡然开口,提起恶魔时,语气透着几分认真。

    暗夜流觞本是充满着期待的瞧着秦一航,却在听到恶魔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极为鄙视的瞪了他一眼。

    恶魔?秦师兄以为是在说书吗?

    这世上,哪里来的恶魔?

    “秦一航,你以为我们都还只有三岁吗?”轩辕澈更是嗤之以鼻。

    “离导师,小蝎子与豆宝既然不再岛上,就肯定是去了海里。我们几个,分头去附近的海域找一找。”无视秦一航,东方天宇难得认真的开口,眉宇间,却满是不安。

    对于崇明岛,他分明是毫无印象。

    记忆力,明明牢牢记得这已是第三次来,可对于第一第二次的事,他却半分也记不得。

    更让他惊惧不安的是,他们究竟是如何出的修灵幻境,他又为何代替了真正的东方天宇,活在这个世上。满脑子的疑问,让他对那些深信不疑的记忆,第一次有了怀疑。

    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

    记忆都出了差错,肯定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眼前的人,到底能不能信任,还是个未知数。

    唯有先找到钟小蝎再说。

    “秦师兄,你也一起去找吧!你对这边的海域比较熟。”暗夜流觞只想着少一人,总是多一人的好,便开口叫上了秦一航。

    秦一航自然也是信口答应。

    “离导师,这海域确实极为危险,不如我们两个一组,相互也好有个照应。小流觞,我与你一组。十一,跟方天宇。离导师,你一个人应该没问题吧?”

    “好!”轩辕离没有异议,离开他们,他反倒更能投入的寻找,而没有了后顾之忧。

    “四哥,要不把其他人也都叫过来,你一个人能搞定吗?”面对轩辕离的落单,轩辕澈明显的不太放心。

    恶魔神马的,他虽然也不完全相信。可钟小蝎和钟豆豆,既然会凭空消失,这崇明岛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不用了!”轩辕离声音淡漠,话音才落,人已是几步朝着崇明岛的东侧海域走去。

    轩辕澈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东方天宇给一把拉走了。

    “方天宇,你做什么?你丫放开劳资。”被一个比自己矮,灵力据说也比自己差的人,用如此丢脸的方式给拉走,轩辕澈面目绯色,忍不住尖声大叫。

    而那恐怖张扬的叫声,不过片刻,便被附近的海水,给吞噬的干干净净。

    ============我是卖萌,求收藏求月票的分割线=================

    “我选你。”

    空旷的水晶 -冰宫,钟小蝎一浅蓝色劲装,帅气利落的指向了帝轻舞。

    帝轻舞显然有些讶异,欧阳明的功夫虽然莫测高深,可到底是不及自己的。

    她不相信,聪明如钟小蝎,竟然会看不出来。

    若是看出来了,却还要选上自己,那就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简直帝轻舞讶异,钟小蝎也不以为然。她帝轻舞的体里,有金羽凤凰的元神护。可她钟小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獬豸大人,不管肿么样,比起金羽凤凰,总是还要高那么一两个等级。

    上古神兽,真以为人人都能当的吗?

    何况,酣睡的小萌货,已在她的怀里觉醒,虽不动声色,她却已然感受到了这小家伙的跃跃试。

    “说吧。”帝轻舞清雅开口,瞧着钟小蝎的双眸,却好似在看一个将死之人,弥留之际的留言一般。

    钟小蝎微抽了抽唇角,这女人,未免也太过自信。

    当真以为她为这水晶 -冰宫的宫主,便是天下无敌了吗?

    “将我儿子,送回岸上。”岸上有轩辕离,帝轻舞自然不会轻易现的。就算是现,她在轩辕离的跟前,也该是个温婉善良的女子,只怕会加倍的对钟豆豆好,而不敢妄图做些什么。

    “娘親,豆豆要在这儿陪着你。”钟豆豆一个箭步,扑进了钟小蝎的怀里,死活不放手。

    他才不要跟娘親分开呢!

    “娘親,豆豆有小白,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那个坏大叔,他动不了我。”见着钟小蝎低头,钟豆豆用极轻的声音,在钟小蝎的耳侧低语。

    “娘親拖不了太久,快去给娘親搬救兵。”钟小蝎也是跟着低语,两人的声音极轻,哪怕是帝轻舞的听力极好,也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

    更何况,两人的嘴唇都不曾动,只觉得,不过是小孩子对娘親依依不舍罢了。

    “既然说好了是单打独斗,本宫自然不会伤及无辜。你只管放心让你的宝贝儿子,在这儿观战。若是你输了,两人都别妄想离开这儿。”帝轻舞可不管他们说了些什么。

    那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目的,便是将钟小蝎母子,给永远困在这水-晶-冰宫。

    钟豆豆闻言,胖嘟嘟的小脸上,唇角微翘,倒是染上一抹喜色。

    神马搬救兵,他才不要去呢!他才不要离开娘親。

    每一次离开娘親,娘親都会出现状况,这么不让人省心的娘親,他肿么能放心,顾自己走呢!

    钟小蝎,则是无奈的瞪了一眼这个小家伙。

    刚来的时候,可听话了。让他向东,绝不会向西。

    现在,却跟他那个爹一样,就擅自做主,瞎心。

    站在帝轻舞后的欧阳明,鸷的眸子,冷冷扫过还不到五尺的钟豆豆,冷峻的眸低,却是掠过一丝嘲讽。

    他好歹也是帝国学院的长老,区区一个小孩,他还不屑动手呢!

    既然钟小蝎选了帝轻舞,他便几步回到了大厅里唯一的一张椅子跟前,只是恭敬的站着,观战。

    钟豆豆也想把小白留给娘親,娘親与小白,却难得意见一致的都不同意。只好怏怏的也离的远远的,靠着那水晶宫墙,瞧着自己的娘親。

    也不知道小萌这一次,会不会发挥失常。

    这个漂亮姐姐,看上去平易近人,可是个狠角色。

    水-晶-冰宫的气氛,越发的沉闷,潮湿,让处在其中的人,都有几分昏沉烦闷。

    而站在挪大的厅子中央的两人,一样的淡漠如冰。

    灯光柔和,气氛却暴躁的几乎能一触即发。

    两人,大概相距一米左右。谁都没有先出手。

    帝轻舞莹白的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一抹笑意,笑容好似清隽淡雅,不然风尘。却又透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厉色。

    感谢今送票票的亲们,某妖时间来不及了,就集体感谢。明天也要再接再厉哦,嘿嘿。恬不知耻求月票的某妖童鞋、、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