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修灵幻境】小离离【70】

    始终都云淡风轻的钟小蝎,唇角微抽,眼睛的余光,落在钟豆豆的那胖嘟嘟,极为可的脸上,眼底透着几分纳闷。

    她肿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忽然变成了恋达人了。

    如此高深莫测的问题,都能被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给诠释的如此清楚明白。

    丫的,到底是谁教坏了她的宝贝儿子。

    “是十一叔。”钟豆豆只消钟小蝎一个眼神,就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做任何考虑, 就立马把十一叔给出卖了。

    钟小蝎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是咬牙切齿。轩辕澈丫丫个魂淡,他还有完没完了。

    之前弄那个神马的儿宫图滴,弄得他宝贝儿子,自己都还没考虑好,如何来进行,那啥的教育,人家就先把小人书给看上了。

    现在又教给他一些乱七八糟的恋观。

    要是以后钟豆豆,在给自己找媳妇的路上,出了神马岔子,她定是饶不得这个,不着五六点家伙。

    兀自沉浸垂钓琉璃龟,如此高难度的任务上的轩辕澈,莫名的一个喷嚏,吓跑了好不容易才上钩的琉璃龟,顿时懊恼的只想骂娘。

    无奈,所有人,都认认真真的盯着自己眼前的海面,无人有时间来顾及他。

    轩辕澈干脆扔下了钓竿,本就没什么耐的人,能坚持到这时候,已然是不错了。

    他一路闲闲瞧过认真钓龟的众人,显然到目前为止,除了轩辕绝的篮子里,已经放了一直看上去小巧玲珑,曾淡紫色的琉璃龟之外,其余人皆是一无所获。

    瞧见如此场景,轩辕澈立马觉得安慰多了。

    他三两步走到了轩辕离的旁,蹲下了他修长的子,去瞧那篮子里的琉璃龟。

    果然,四哥就是四哥,人家一个都搞不定,他却已经弄到了两个小乌龟了。

    “四哥,我也要跟钟小蝎他们一起去玩。”刚刚钟小蝎与钟豆豆离开断崖的时候,轩辕澈自然是有注意到,他其实早就坐不住了。

    在沙滩上,跟豆宝一起玩玩闹闹,这才是他轩辕澈该做的事吗?

    钓龟神马的,就交给他们钓龟厉害的人去吧!

    “他们去了沙滩边,你自己小心些。”轩辕离也不以为意,只是低声吩咐,目光却始终落在他面前的那片微微波动的海域。

    既然知道了琉璃龟可以解百毒,轩辕离自然是喜欢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轩辕澈得到了特赦令,立马颠颠的跑下了断崖,准备找钟小蝎他们去汇合。

    “轩辕澈,你是要去和小蝎,姐玩吗?”同样坐不住的暗夜流觞,见着轩辕澈朝着断崖下跑去,自然半点不落人后,干脆的扔掉了钓竿,跟上了轩辕澈。

    夜影本也打算如法炮制,想了想却又还是忍住。

    虽然,灵力不及旁人,又受过伤,可夜影没有半点的气馁,依旧认认真真的在钓着琉璃龟。

    琉璃龟能解百度,他如此做,自然也是为了钟小蝎。

    第三个起的,是换了灵魂之后,与轩辕澈如出一辙,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东方天宇。

    有轩辕离在,他压根不担心,琉璃龟都被轩辕绝他们给钓走了。

    三个人,蹑手蹑脚的穿过认真垂钓的人群,走下了断崖。

    钓琉璃龟,不许半点分心,和打扰。

    三人下了断崖,来到海岸边,走了一圈都没找到钟小蝎母子,脸色瞬间变得不好了。

    崇明岛不大,须臾的功夫,就能将整个小岛给逛完了。

    而且,岛上几乎是寸草不生,根本就不存在藏起来找不到人的事。

    问了一直站在码头附近,随侍的仆人,却都说,除了刚下船的时候见过钟小蝎母子,后来便不曾再看到过。

    三个人,神色已然多了几分忧心。

    如此小的一个崇明岛,钟小蝎母子又能去哪里?

    “以前来垂钓,钟小蝎与豆宝,不都是在这海滩边玩儿的吗?海水清浅,这儿又有这么多人瞧着,总不至于掉进了海里去。”轩辕澈几步走到了海边,嘴里说着话,到好像是在安慰自己。

    焦急的俊眸,却已是不受控制的瞧向了那一片神秘的海域。

    “小蝎,姐,才没有来这儿玩过,以前垂钓,小蝎,姐都很认真的,好吗?”暗夜流觞那漂亮的眸子,也是跟着四处搜寻,可说出口的话,却和轩辕澈大相径庭。

    东方天宇,则莫名其妙的瞧着他们两个,他也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发现,脑子里的记忆空的,分明不记得以前来崇明岛垂钓的事。

    只是,脑海里唯有一件事,被莫名的放大,牢牢记着。

    就是,他们已经出了修灵幻境,这是他们第三年来崇明岛。

    可前两年的事,他却分明半点也不记得。

    忽如其来的空白,显然让东方天宇莫名一震。

    对于钟小蝎母子的安危,更是多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放弃了在海边搜寻,丢下轩辕澈,与暗夜流觞,几乎是一个闪,就回到了断崖之上。

    “小蝎子,和豆宝不见了。”夺过了轩辕离的钓竿,他语气焦急,声音透着寒意,还有对轩辕离,那不知何时深植进脑海中的敌意。

    小蝎子是他的,他才是对小蝎子最好的人。遥远的心上,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慾望,让他瞧着眼前的轩辕离,更是几分不爽。

    “怎么回事?”轩辕离几乎是立即起,眉宇微皱,形一挪,已然带着东方天宇,回到了岸边。

    小蝎儿,与豆宝,才不过离开他须臾,两人的怀里,又都带着小白,和小萌,就算是这个莫名的空间,要对付他们,只怕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可,这诡异的空间,所有一切,都如此的捉莫不透。

    边的人,是敌,是友,亦难以分清。

    人要面对的,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你最熟悉,一直将他视为朋友的人。

    “十一,出什么事了?”随手放开了东方天宇,轩辕离冷峻的目光落在了轩辕澈的上,哪怕眼前的人,如此熟悉,此刻的他,却已然带上了一抹戒备。

    清冷如寒玉的眸子里,已是泛起了怒海滔天。

    敢在他的面前,劫走他的人呢,就要准备好,面对他轩辕离的怒火。

    “四哥,这儿的所有人,都说没有见过钟小蝎。”轩辕澈清亮的眸子,已是黯然,连声音都带着莫名的轻颤。垂立在两侧的双手,紧紧的拽着衣袖,似乎在控制着什么。连他自己都几分不明白,为何他的心,在得知钟小蝎莫名失踪的那一刻起,疼的难以抑制。

    他只想发了疯的去寻找,岸上没有,便跳进海里。哪怕是把这整个海底给掀翻了过来,也在所不惜。

    如此疯狂的念头,让他黯然的眸子,更多了几分的惊诧,和难以置信。

    面对忽然出现的轩辕离,心底更是多了些愧疚。

    他不是一直都藏的好好的吗?这一刻的心思,为何会如此的难以抑制?

    钟小蝎已是他的四嫂,是他四哥名正言顺的女人了,好吗?

    同样焦躁不安的轩辕离,自然没有发现轩辕澈的异样。

    他抬头瞧向了平静的海面,落已然消失在了天际,只剩下一片璀璨的艳红。余辉照在这安静的小岛上,昏暗,又透着诡异。

    他不相信这岛上的任何一个人,包括站在他面前的,他的亲兄弟轩辕澈。

    “离导师,我们都已经把这崇明岛快翻过来了,也没瞧见小蝎,姐,和豆宝。。。。。。”轩辕澈绪不稳定,暗夜流觞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瞧着轩辕离,响当当的女汉子,此刻却着急的,好似都快要哭了一般。

    “你说,那么大的两个人,难道还能躲到地下去吗?”

    “地下不可能,这崇明岛之所以寸草不生,是因为它是一整块的岩石组成,岩石坚-硬无比,根本就没有办法挖出什么陷阱来。”后响起一道温和有礼的声音,他们几人不必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上前来的,亦是一白色锦袍的秦一航。

    他眉宇微皱,可那温润的眸子深处,却分明不见任何的担忧。

    “秦师兄,你对崇明岛最熟了,你快想想,小蝎,姐有可能去哪里?”暗夜流觞见着秦一航,好似瞧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问道。

    其他几人的目光,也落在了秦一航的上。

    东方天宇,与轩辕澈,都是带着一丝的期盼。

    唯有轩辕离,如寒玉的眸子,带着淡淡的疏离,他没有开口,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没有人知道,此刻他的内心,是如何的焦躁不安。

    只是,他知道,他必须强迫自己的冷静,强迫自己去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局面。

    他只顾着钓琉璃龟,而没去注意小蝎儿,和豆宝,已然是犯了打错,他不会再许,自己再犯类似的愚蠢错误。

    从现在起,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着小蝎儿,与豆宝的命。

    清冷的眸子,不动声色的,扫过始终一脸温润的秦一航,他沉默不语。

    “凭空消失唯一的可能,或许是跟这崇明岛由来已久的传说有关。”秦一航淡淡开口,那温润的目光,掠过众人,落在了轩辕离的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