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小绝绝又要兴风作浪了【151】

    夜色已浓,浓如墨。 特么对于151+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凉月初升,斜照着寂静的大道。

    才出了迎楼,轩辕离便扯开了轩辕澈的手,愤愤朝着大街上走去。

    “四哥,你疯了吗?你公然挑衅父皇,是想让钟小蝎在轩辕大陆活不下去吗?”轩辕澈几步冲到了轩辕离的前头,几乎是对着他咆哮。

    他虽行事嚣张放肆,可对自己的亲哥哥,却极为敬重,从来也不曾如此无礼过。

    轩辕离抬眸,冷冷斜睨了他一眼,凉凉开口,“十一,你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多了吗?”

    那双幽深的眸子,落在轩辕澈愤怒的俊脸上,神色冷峻的让人心慌。

    “四哥,在父皇眼里,我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就算我替钟小蝎说,他也不过就气恼一阵子,或收了我的零花钱而已。可你不一样。”

    轩辕澈急忙解释,他处处抢在四哥的面前,既是为了保护四哥,更是为了保护钟小蝎。

    “你一直以来都是父皇的骄傲,是将来太子的不二人选。你今为了钟小蝎,如此挑衅父皇,依照父皇的个,你难道不知道,父皇会做出什么让我们都无法接受的事吗?”

    轩辕澈的声音不响,可在这寂静的大街,却是字字清晰。

    追出门的轩辕绝,子悄然隐在了暗处。

    藏在袖间的双手紧拽,什么叫太子的不二人选?这话,他可真不听。

    有了钟小蝎这一枚棋子,轩辕离,你还妄想太子之位吗?

    只怕,连轩辕皇宫,能不能安然踏入,都是个问题了。

    “十一,我从来不曾想过要继任皇位。”轩辕离开口,语气不若方才的冰冷,却带着一分让人诧异的疲累。

    他从来也不曾在十一面前说过这样的话,忽然间的开口,疲累之余,竟觉得略有些轻松。

    没有人知道,他的人生从来都不曾属于过自己。

    如此意气风发,嚣张肆意的活着,却不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他也好,轩辕绝也好,活了二十多年,斗了二十多年,好似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皇位,算尽了机关,用尽了计谋。

    这一场,由他的父皇亲自自导自演的戏,他演了二十多年,演的都差点以为是真的。

    轩辕绝比他幸运,至少他什么都不知

    便可以真心为了自己想要的孤注一掷,费劲心思。哪怕结局,并不能如他所愿。

    “四哥,你为了钟小蝎,连你苦心经营的位置也不要了吗?”轩辕澈瞪大了双眸,满目的不置信。

    从他记事起,四哥就不曾有过一天的休闲。

    一个帝王所要具备的一切,他都学的尽心尽力,不曾有一天的荒废。

    甚至,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娶一个自己不的女人。

    隐在暗处的轩辕绝,也是满腹疑问。

    他与老四斗了一辈子,可到头来,人家却说,根本就没想过要继承皇位?

    “十一,你以后会明白的。”轩辕离不想多说,只是留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便转离开。

    他一直在等一个契机,一个可以离开轩辕皇族,自由与天下的契机。

    或许,是时候了。

    “四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轩辕澈追上去,却被刚出来的轩辕绝给拦住了。

    “十一,你让四哥静一静吧,他现在肯定烦躁的很。”

    轩辕澈见是轩辕绝,二话不说,狠狠一拳就揍了过去。

    “这一拳,我是替钟小蝎揍你的。”轩辕澈狠狠的瞪了一眼轩辕绝,便转回了迎楼。

    轩辕绝抬手,拭去了嘴角的血迹,看来最近,功夫又有长进了,打起人来,半点不手软。

    他幽深的眸子,微带笑意,笑意深处,却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冷。

    轩辕澈,不知道,没了你四哥的保护,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望着轩辕离离开的方向,他唤出了小金龙,朝着天山深处飞跃而去。

    许久不见钟小蝎,瞧她在赛场上,意气风放的模样,到是活的好。

    不知道,见着自己,她还能不能继续好下去。

    小金龙速度极快,不到一个时辰,便已降落在药王谷的入口处。

    轩辕绝熟门熟路的进了谷,瞧见一堆废墟的山间木屋,微抽了抽嘴角,毫无疑问的走向了药王谷深处的温泉山庄。

    寂寥的天空,挂着残星,透出微弱的光芒。

    凉月已不知何时,隐入了厚厚的云层。

    轩辕绝信步推门而入,径直来到了轩辕离的院子。

    果然,空旷的院子里,孤零零的梅树底下,钟小蝎躺在贵妃椅上,半阖着凤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小几上,不知在煮些什么,正汩汩的冒着气,清香扑鼻,让人谗言滴。

    微风拂过,正悠闲躺着的人,秀眉轻皱,人虽未动,可藏在袖间的银针已然落在了手心。

    空气中一律不寻常的气息,已让她全戒备。

    只是,敌不动,我不动。

    很多时候,主动攻击,并不一定就是上上之选。

    门口,闪入一道白衣胜雪的影,一张与轩辕离极为相似的脸,映入了钟小蝎的眼帘。

    院子里,除了一盏昏暗的小灯,只有天上残星的光辉。

    可钟小蝎,却在一秒之内,便已看清,来人不是轩辕离,而是那个让她狠的牙痒痒的轩辕绝。

    几乎是在轩辕绝闪而入的霎那,手上的银针,已破空而去,一阵鬼哭狼嚎。

    出手果决,毫不犹豫。

    “钟小蝎,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轩辕绝轻松避过,一眨眼,人已到了钟小蝎的跟前,他笑的嚣张邪魅,仿佛钟小蝎那一手让人胆战心惊的银针,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小儿科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哦,姑还以为是那只畜生误闯了进来呢?”钟小蝎好整以暇的收起了银针,似笑非笑的看向轩辕绝,一张利嘴,损起人来,半点不客气。

    “这世上,还有本王这般俊美无双的畜生吗?”轩辕绝难得的不生气,竟然还自我调侃了起来。

    他出乎常人的反应,让钟小蝎微微一愣。

    ==

    蛛蛛亲,票票也收到了,红包也收到了,每次来都这么大红包,某妖不好意思了呀。评论系统又崩溃,暂时无法恢复,关于某渣男,某妖是绝对不会替他讲好话的,咩哈哈。所有投票,送红包的亲们,集体感谢哈,某妖奋力赶文中。就不一一感谢啦。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