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一掷千金豪赌一场【81】

    我们的事?我们之间有什么事吗?帝轻怜语气轻描淡写,却在听他说那小人不过是一个外人的时候,微微欣喜。

    只是,那一张与帝轻舞几分相似的脸上,却依旧是冷若冰霜,说出口的话,更是根根带刺。

    她恨极了自己佯装的骄傲,若是示软,若是与其他女人那样低头,或许,她与轩辕澈并不会如现在这般,陌生的令人心寒。

    帝轻怜,我会让父皇安排的,我轩辕澈不喜欢强迫人。我们之间,确实没什么关系!轩辕澈的声音比帝轻怜更为冷漠。

    至于钟小蝎,你妄想伤害她一分一毫。

    他撂下话就走人,无视后那张几乎掩饰不住濒临崩溃的脸。

    轩辕澈冷漠的脸上,那漆黑的眸子里,染上一抹轻松。只是轻松过后,又是几分皱眉。回去还不知道如何跟父皇交代呢!

    父皇不会因为这个事,扣他的零花钱吧!

    快,快去门口瞧瞧,高级修灵班的秦一航师兄公然开盘,赌那第三类人与咱们的冷艳院花帝轻怜的比赛了。有人兴匆匆跑到了张贴对决名单的地方,大声嚷嚷。

    开盘了,秦师兄可是好久没有聚众赌博了。另一人,讶异之余满眼兴奋。

    说什么呢,会不会说话的,什么是聚众赌博!秦师兄,不过是带大家乐呵乐呵罢了。秦一航的脑残粉立马一个锅贴砸上刚刚说话的男子,说罢拉起一旁的人,已窜向了院门外。

    秦一航,高级修灵班颇有天赋的学生,秦家新生代灵力修为最高的人。

    为人低调,谦和,在帝国学院拥有脑残粉无数。

    虽是四大家族的人,却与轩辕澈私下关系不错。

    校外已是十分闹。

    六阶青灵对抗五阶蓝灵,虽不过只差了一阶而已,可实际上,却比一阶赤灵对抗五阶蓝灵,还要可怕。

    越往上,每一阶修炼的时间越多,需要的灵气与低阶的修灵者,根本不可同而语。

    所以,帝轻怜与钟小蝎的对抗赛,几乎等同于小学生与大学生之间的较量。

    随着无数人的下注,赔率越升越高。

    等到钟小蝎出现的时候,赔率已飙至一赔五十,校外的气氛达到了巅峰。

    买钟小蝎胜的人,几乎只有寥寥几人,这几人也不是因为觉得钟小蝎会赢,而不过银子多了没处花,看闹似的随便玩玩罢了。

    一赔四十?围观党正闹闹的讨论着,忽然后响起一道冷冽的声音,如同冰刀在割人的耳膜一般。

    外围的人讶异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纯淡雅,俏可的脸。

    他们眼底明显的纳闷,刚刚的声音实在不像是眼前的人发出来的。

    喂,小师妹,你也是来下注的吗?一人收敛了惊愕,言笑晏晏开口。帝国学院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朵清雅的小花?

    小师妹,要师兄帮你不,今下注,可是稳赢不输的。秦师兄大概是钱多的没处花,跟大家伙送零花钱呢!另一人也跟着打趣。

    钟小蝎没有穿他们统一的校服,依旧是一天蓝色衣裙,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要小上几分。

    她没有理会那几个家伙,只是径直穿过人群,走到了秦一航的跟前。

    五百两金子,买钟小蝎胜。朗声开口,声音清亮,却冷冽。

    原本闹的场地上,忽然间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跟看怪物似的看着她。虽然来学院的,都是有钱人,都不愁银子花。可学院处处要花钱,开销可大的很,再是有钱如轩辕皇族的人,都不会像她这般大手大脚。

    况且下的还是根本不可能会赢钱的赌注。

    她好像是上次食堂里,挑衅帝少爷的那个女子?

    对了,就是她,第三类人钟小蝎。与咱们轻怜妹妹比武的就是这个女人。

    不会吧,一个区区第三类人,怎么会有如此冷傲的眼神?我怎么觉得被她一眼扫过,浑起鸡皮疙瘩呢!

    是她,不会错的。上次我就坐在他们不远处,她后来还跟咱们十一爷一起用膳呢!真够不知廉耻的。

    就是,听说不过是西兰那种小国来的一个区区五阶蓝灵而已,眼神冷又怎样,眼神冷就能打的过咱们轻怜妹妹了吗?

    哈哈哈,别到时候被轻怜妹妹追着打。

    现场的议论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众人边说边笑,眼神嘲讽的扫向站在秦一航跟前的钟小蝎。

    瞧她,就好像是在瞧一只毫不起眼的蝼蚁。

    唯有她对面的秦一航,笑容温柔,嘴角浅浅泛起一抹弧度,瞧着钟小蝎,墨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的不屑,与嘲讽。

    好!他只是淡淡开口,将钟小蝎手里的银票给收了过来。

    钟小蝎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瞧了一眼秦一航,拿起了他递过来的代表五百两金币的收据,悠然转,飘然远去。

    她的背影,傲然而霸气,半丝不输帝国学院的任何一名学生。

    众人的笑声,她浑不在意。她唇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等这一场赢了,她定要找秦一航,去分个脏,不然,太特么便宜他了。

    这边还在火朝天的下注,学院广场的擂台已摆了起来。

    安排的导师与长老也早早就位。

    虽是一年一度的狩猎大赛,长老只来了内院的欧阳明。导师也都是几个不认识的,连帝轻舞都没有出场。

    愤怒的帝轻怜找了欧阳长老,将她与钟小蝎的对决提到了前面。

    结果,其他擂台都已经比试了好几轮了,她却还是孤一人站在台上,钟小蝎个鬼影子都没瞧见。

    场下早已比赛结束的人,愤愤围观议论。

    大多数的人,都认为那个新来的第三类人,定是害怕的不战而逃了。

    又是等了一刻钟。几乎所有的擂台都结束的差不多了,帝轻怜这边却还没有开始。

    钟小蝎无辜缺席,帝轻怜你们这一组,你获胜了。欧阳长老冷冷开口,没想到,这小丫头胆子如此小,竟然连出面都不敢。

    =

    谢谢rudy亲一口气投的三张月票,在这个票票极为珍贵的年代,妖妖感动的泪流满面,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