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小离离终于放手了【76】

    滚。轩辕离薄唇亲启,吐出来的话,比寒清池的冰块还要冷上几分。

    可惜,人家药无花根本就不吃这一,他只是瞪大了他那双波光潋滟,妖媚不已的双眸,不可置信的盯着轩辕离,用特别夸张,惊骇,不可置信的语气,开口。小离离,你不让小蝎子跳下来救你,难道你是希望轻舞那个丫头来救吗?

    被全裹成了粽子的钟小蝎,瞧着药无花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忍不住满头黑线。

    为神马,轩辕离的边,除了可的小凤凰,就没一个正常的人类。

    不对,连小凤凰都不正常,目光从来都没离开过轩辕离的子,痴程度简直堪比当今韩剧男猪脚。

    药无花的话音才落,院子们被吱呀一声推开,夺门而入的是慢了半拍的帝轻舞童鞋。

    她目光灼灼,瞧向轩辕离,面对药无花的凶残狠辣,顿时消失无踪。

    如山涧溪水一般澄澈干净的眸子里,除了浓浓的担忧,还是浓浓的担忧。

    她绕过药无花,几步走到了轩辕离的跟前。

    离,让我带钟姑娘先去沐浴吧!你也赶紧让无花替你看一看,子还未好,怎么吃得消那冰冷刺骨的湖水呢!帝轻舞虽眼色忧心,却扔带着柔柔的微笑,目光扫过轩辕离,见他完好无损,心下微微放心。

    她没有丝毫抱怨,无论是刚刚轩辕离的疏离,还是现在他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的抱着钟小蝎,她脸色坦然,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

    不麻烦院长,我自己能搞定。钟小蝎干脆利落的拒绝,笑话,要是被她带走,自己还能有命回来吗?

    就算她碍着轩辕离的面子,暂时不敢动自己。只要进了她的屋子,自己只怕不死也得脱成皮。

    不用了,轻舞。小蝎儿怕生,不喜欢在陌生的地方沐浴。我的离人轩,与西兰的梅园相似,我会带她去的。夜深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轩辕离脸色淡淡,语气疏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钟小蝎瞪大了双眼,瞧着轩辕离满目的不可置信。

    他不是最相信帝轻舞吗,明明帝轻舞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有半丝的怀疑。

    怎么会。。。。。。

    药无花早已忍俊不,背对着帝轻舞,一张脸笑成了花。

    怕生?轩辕离,你丫找借口也找的好一点吧!

    连沐浴都怕生,这世上,有这种人吗?

    帝轻舞脸色淡然,没有人知道,她一向坚强的心,已经被轩辕离淡淡的一句话撕的粉碎。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在自己的面前,对别的女人如此在意,如此宠溺。

    他们二十多年的交,她几乎一辈子的倾心慕,却抵不过眼前这小人短短几的相处吗?

    藏在袖口的双手,才凝固的血丝,再一次被她锋利的指甲划破,鲜血渗出,她却浑然不知。

    若不是她从小到大,极强的忍耐力,此刻只怕早已发疯的要扑上去,将他怀里的女子,给撕的粉碎。

    钟小蝎,今起,你便是我帝轻舞的仇人,是我们帝家的死敌。上天入地,哪怕穷极一生,我都要废了你,要你也尝一尝,什么是噬心之痛。

    贝齿轻咬,她的面上,却依旧淡然浅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离,你的子还未好,不要因为担心着钟姑娘,忘了照顾自己。她声音悦浪客中文耳,淡雅,瞧不出半丝的怒气。

    清澈淡然的双眸,忘进轩辕离漆黑的眸子,满满的恋深处,是痛到极致的殇。

    她转,姿态高雅,犹如九天玄女。

    背脊直,每一步都优雅端庄。

    离,我不会放手。我这一世,早已注定了是轩辕家的人,是你的妻子。哪怕要全世界为敌,哪怕要辜负你曾给我的信任,我也要走下去,绝不放手。

    药无花难得的没有言语,他的目光随着帝轻舞的影而动。

    那背影,决绝,寂寥,连一贯云淡风轻,不曾把任何事放进眼底的人,都有几分动容。

    自古多空余恨。。。。。。

    离,你伤了她的心。轩辕离的心,他比谁都清楚,唯一看不透的,便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帝轻舞了。

    若是轩辕离在意,他们早该拜堂成亲,何苦等到如今。

    去准备水。轩辕离的神色透着一丝疲惫,只是淡淡开口。

    帝轻舞的深,他何曾不懂。

    若不是遇上了怀里的女子,他或许会与她白头偕老,相敬如宾。

    而他的心,从不曾为谁动容。哪怕是差阳错,差点成了他结发妻子的帝轻蓉。

    与帝家联姻,不过是为皇子不可推卸的责任罢了。

    你心疼了?窝在轩辕离怀里,始终闷不吭声的钟小蝎,秀眉轻蹙。

    他的态度如此鲜明,让她大吃一惊之外,心底总是透着丝丝甜意。

    原来,帝轻舞于他,也不过如此而已吗?

    瞧她,一副好像已是轩辕离妻子的模样,看了就让人心烦。

    可轩辕离的神色,还是让她极为不爽。

    她可没必他说什么,一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干嘛现在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没有,只是觉得抱歉。轩辕离实话实说。

    是他的态度不够明朗,任由帝轻舞越陷越深,才导致了如今的悲剧。

    抱歉就追上去啊!钟小蝎一下子被点着了,愤愤挣扎,想要从轩辕离的怀里跳下来。

    小蝎子,你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十足的妒妇,太不可了。药无花还没出门,一点不客气的奚落。

    这女人,平时看起来校长霸气,跟个爷们似的。没想到,吃起醋来,也跟小女人无疑。

    药无花,你怎么不去吃药啊?帝国学院什么鬼地方啊,不吃药的人都随便放出来扰其他人,还有没有规矩了。钟小蝎气不打一处来,力气不够,挣脱不了轩辕离的怀抱,她一口怒气全冲向了药无花。

    都是这丫的惹的货,好好的,把自己放到轩辕离的屋子里去。

    惹出了这么大一堆事,还要在一边没事人似的说什么风凉话。

    ..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