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真坠冰窖求降温【74】

    轩辕离没有笑,他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诡异的绯红,幽深的眸子几分迷离,他一手扶着钟小蝎,挣扎着起

    乖,在这等我。他虽语气轻柔,动作却极快,几乎是狼狈逃窜似的,嗖的一声消失在了昏暗的屋子。

    什么况?

    钟小蝎莫名,随意捞了一件披风,紧跟着出门。

    却见轩辕离跌跌撞撞往后跑去,绕过无花苑,犹不曾停歇。

    夜色迷蒙,钟小蝎根本不知自己在何处。

    只是凭着本能,往前追去。

    两人皆是提起疾奔,只是轩辕离伤痛在,速度不快。钟小蝎亦步亦趋,紧追不舍。

    轩辕离,你做什么,你停下来。钟小蝎几乎是怒吼,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状况,如此冰天雪地的天气,只着一件单衣,在夜里疾驰,他到底发的是什么疯。

    夜还未深,附近的几座院子,都还点着灯。

    钟小蝎的吼声显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已有脚步声纷杂响起。

    小蝎子,你在做什么?第一个夺门而出的便是药无花。

    这两人,此刻不应该是在屋子里,你浓我浓,恩,缠,绵吗?肿么好端端的玩什么你追我赶的游戏。

    离,你怎么了?不远处,更是响起一道略带焦急的声音。帝轻舞一纯白的纱裙,出现在轻舞阁的门口,一把拦住了正离开的轩辕离。

    目光扫过不远处正狂奔而来的钟小蝎,她清澈淡然的眸子,闪过一丝怒意。

    这小人,好好的不待在自己的茅草屋子里,跑来这儿做什么?

    就这么耐不住寂寞,竟然主动来导师院找离吗?

    轻舞,让开。轩辕离躲开了帝轻舞上前搀扶的手,声音低哑,脸色潮红。

    他需要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湖冰水。

    离,你莫不是着了风寒,为何脸色这么红,你到底怎么了?帝轻舞紧张的神色,带着几分泫然泣,她再是心狠手辣,对轩辕离的心,却是比任何人都还要真。

    只要是轩辕离,就算让她牺牲自己的命,她也是在所不惜的。

    她拦在轩辕离的跟前,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无花,你还不过来替离瞧一瞧。无视几步上前的钟小蝎,帝轻舞的目光只是淡淡扫过她,瞧向了她后的药无花。

    轻舞,你让开。轩辕离只是淡淡开口,他目前的状况,没有办法轻易的绕过帝轻舞,他只能低声重复。

    声音比前一次更加嘶哑,好似嗓子里压着一团火,在熊熊燃烧,几乎要把他的人都给烧了起来。

    药无花嘴角微抽,轩辕离的样子,他一瞧便知是什么况。

    没想到,小蝎子到还算有点良心,只可惜,轩辕离这木头桩子,到底是神马况呀喂。

    轻舞,我说最后一遍,让开。轩辕离墨黑的眸子,明明,潮翻滚,可眸子深处,却是一片冷冽,声音森然,不容人反驳。

    帝轻舞神色微微一滞,这是第一次,第一次轩辕离用如此疏离,冷漠的语气与自己说话。

    她一直以为,整个轩辕大陆,唯有自己在轩辕离的心里,是特别的。

    他的温柔,他的耐心,统统都只留给了自己。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自己深的这个人,为了另一个女子,对待自己,犹如对待其他,与他毫无关系的人一般。

    清澈透亮的眸子深处,已隐隐有了泪花。

    她不相信,不相信这是她几乎了一辈子的男人会说出口的话。

    定是那小人,都是那小人的错。

    她瞧着轩辕离,脸色依旧温柔的不像话,只是那眉眼深处的哀痛,让人怜惜不已。

    没有人知道,她藏在袖口的双手,是如何的愤怒,恨不得能一箭当初死眼前这讨厌人的丫头。

    若不是她运气好到逆天,在死亡林,她早就该死了十次八次了,哪里还由得她不顾廉耻的跑进导师院,来勾引她的男人。

    轩辕离根本没有闲心去照顾帝轻舞的眼泪,他只知道,自己的子已处在爆炸的边缘,再不解决,只怕会无视所有一切,转将那始作俑者给狠狠压在下,,取,,求。

    他没有发现,哪怕是在如此焦躁不安的况下,他的心里,也没有一丝别的想法。

    自从遇上了这小家伙,他的心早已关上了门,再容不下别的女人。

    就连只是舒解自己的,望,也让他觉得,那是红果果的背叛。

    他不想,也做不到。

    冷冷绕过了帝轻舞,他三两步翻过了围墙,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袭来,院内的三人,几乎是同时翻墙而过。

    却只来得及扑捉到一抹飞而下的影。

    轩辕离。钟小蝎吓的惊声尖叫,三两步冲上前去,人也跟着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轩辕离,你真是个疯子吗?

    迷,是你跳进冰窟窿里,就能解开的吗?

    导师院的院外,是一个不大的湖。

    天山脚下长年冰冻,湖水早已结成了厚厚的冰。

    轩辕离这个魂淡,竟然用灵力砸碎了冰块,纵一跃,跳进了冰冷刺骨的冰窟窿里头。

    两个疯子。药无花一声轻叹。

    帝轻舞站在岸边,难得不顾形象,咬牙切齿的瞪着药无花。

    若不是这碍眼的家伙,她一个七阶紫灵,速度怎么可能会快不过那个小人。

    药无花,放手。她冷冷开口,清澈的眸子此刻一片冷冽,比这天山的冰雪还要刺骨寒冷。

    药无花缩了缩脖子,抓着她的手,却不动分毫。

    院长,这冰窟窿太小了,只怕你跳下去会卡住的。他美眸扫过帝轻舞修长纤细的子,说出口的话,却简直能让人气绝。

    放手。帝轻舞的声音,越发冰冷。她藏在后的右手已然握拳,若是药无花再敢说一个不字,她定是揍的他人鬼不分。

    院长,人家小两口要是在水下亲亲我我的,你下去多伤体啊。我这全是为你好。药无花的语气愈加的不正经,声音轻佻的让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