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温情脉脉【72】

    轩辕离,你刚刚说的话可还算数?她窝在他的怀里,清澈透亮的眸子,望进他幽深的眼里,语气略显温柔,却带着一丝不可名状的霸气。

    哪一句?轩辕离纳闷,他刚刚可是说了许多话,也不知这小家伙,到底有那一句听进了耳里。

    你说了今晚让我上位!她略吸了口气,才假装毫无所谓的开口。莹白如玉的面孔在那一句话说完,便瞬间红了绯色,只怕烫的都能煎个荷包蛋了。

    她强迫自己的目光落在轩辕离的脸上,心底却恨不得能赶紧挖个坑,直接把自己给埋了。

    为神马,明明是为了眼前的人,却搞的好像是自己那个求不满似的。

    轩辕离微微一怔,却哑然失笑。

    他伸手,将人捞进了怀里,膛震动,显示他目前的心自然是极好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经历了狂风暴雨,他的小女人却只记得这一句?

    上位?他浅浅低语,闷闷的笑声不断从喉间溢出,好似那折磨人的疼痛都缓解了一些。

    轩辕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钟小蝎拨开他的手,恼怒的坐起子,眼神愤愤的盯着他。

    笑过就好了嘛,到底是要笑多久。

    她讨厌一切歧视女人的沙文主义种猪。

    说好让我上位的,不许耍赖。她咬牙切齿的开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翻而气,特别霸气侧漏的坐了上去。

    动作太大,两人都是纤瘦的子,骨头碰着骨头,让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这算是出师不利吗?

    轩辕离干脆双手枕在了脑后,苍白的脸上,笑意盈盈,那幽深墨黑的眸子,瞧着钟小蝎,满眼皆是宠溺。

    他不明白,为何刚刚还十分抗拒的人儿,现在却又如此主动,甚至不惜使用眉,药。

    空气里淡淡的幽香飘散,窜入他的鼻尖,让他心悸不已。

    他却死命的忍着,脸色淡然,毫无所动。

    她玩,他自然是奉陪到底。

    只是,仅此而已。

    他带给她的伤害,已然够多。多到,哪怕用自己的命,也抵不过。

    钟小蝎坐上了轩辕离纤瘦的腰际,神态高傲,犹如睥睨天下的女王。

    只有轩辕离瞧得见,她眼底的慌乱。

    她显然不知所措,两只手垂在两侧,竟不知该放在哪儿好。

    而那一张脸,虽干净清透,却烫的吓人。

    粉。嫩的,唇,贝齿轻咬,清亮的眸子此刻却透着一丝深邃。

    迷,虽不如玲珑醉那般的霸道,可也算是顶级的眉药,比之那、仙、、死丹,自然要厉害十倍,百倍的。

    只是,这个只对轩辕离有作用,自己只闻的到香味,却不会有任何反应。

    可该死的,连、先、、死丹都扛不住的轩辕离,今怎么能如此淡定。

    药都送进了他的嘴里,他却依旧双手枕着头,悠闲的瞧着自己,好像没有一丝那个望似的。

    钟小蝎白皙的双颊,粉色一片,清澈的眼底透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平缓的呼吸却几分急促。

    别瞎想,不是她这个下药的反而起反应了。

    是轩辕离直勾勾的眼神,让她莫名的一丝紧张。

    两个人,明明该、火、焚、的却好整以暇。明明该淡定自如的却紧张不已。

    两人,又陷入了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局面。

    一个不肯主动,一个却是不知该如何主动。

    小蝎儿,浪客中文本王的上坐着舒服吗?轩辕离轻叹了口气,悠悠的开口,语气暧、昧又透着几分哀怨。

    好似自己不能立马化为狼,让他颇为失望。

    钟小蝎被如此一吓,差点从他的上滚下来。漂亮的凤眸,更加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哼,不就是让自己主动吗,谁不会!

    她紧张的攥紧了拳头,双目盯着轩辕离,一副捐躯赴国难的英勇状。

    缓缓俯,直到整个子都贴。了上去,她莹白的脸,就在轩辕离的跟前,,艳的唇,似乎只要他微微抬头,便能碰到。

    温的呼吸,带着她特有的清香,窜入他的鼻尖,更让他早已乱不已的心,按耐不住。

    钟小蝎不知道,轩辕离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动如山,才让自己不会冲动的一个倾小美好的人儿,狠狠压那个下,自由驰骋。

    他伸手,微微托着躺在他上的女子,怕她一个不小心滚了下去。

    却再无多余的动作。

    没有温柔的拥抱,没有如、狼、似、虎的冲、动,什么都没有。

    他俊美的脸上,始终泛着笑意,那笑,不似平时的邪魅涓狂,分明是温润似水,又满是宠溺。

    瞧着眼前,微带着气恼,却又假装嚣张高傲的人儿,眼底的怜惜更深。

    心底却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莫非,药老早已找过了她。

    如若不然,她此刻如此诡异的举动,实在难以解释。

    他们虽酣畅淋漓的两次相遇,都不过是因为她上有非此举不能解的玲珑醉罢了。

    若是没有,只怕她根本就不屑碰自己一下。

    而今,在如此狂风暴雨之后,她却忽然改变了注意,还将药喂进了自己的嘴里。

    她应该知道,若是她,胜过这世上最猛烈的眉,药。

    眼底的满满的宠溺深处,是浓的化不开的意。

    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的人儿,竟会不惜牺牲自己,只为了减轻他的痛处!

    他再也忍不住,长手一伸,将眼前小玲珑的人儿紧紧抱住。

    没有任何的,眼里心上,都是满满的感动。

    他就知道,无论她如何倔强骄傲不肯低头,她都是他的。

    就如自己,可以牺牲所有的一切,只为她一人一般。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在守候一份无望的

    子轻颤,从出生到如今,都不曾有过如此的动容。

    轩辕离苍白的脸上,那幽深的眸子里,竟隐隐含泪,泪花晶莹剔透的好似水晶。

    他一生只流过两次泪,两次皆是为她。

    轩辕离,你怎么哭了?是太痛了吗?钟小蝎抬眸,那带泪的眸子落进她的眼里,让她更是几分焦急。

    竟然会痛到哭,竟然让一个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男子痛到哭。她几乎难以想象这疼痛。

    =

    木有月票的妖妖,感觉再也不会了。

    ..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