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渣男又被虐了【70】

    她钻出被窝,坐起了子,瞧向轩辕离。

    昏暗的光线下,只见他俊秀的脸上,眉宇微蹙,脸色几分痛苦。

    装的吧,是装的吧!

    钟小蝎想着,默默缩回了被窝。堂堂七阶紫灵,也不知如今到底是中阶还是巅峰,肿么可能被她轻轻一推,就变成这样呢?这不科学。

    她裹着被子,坐在角落,只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轩辕离。

    她到要瞧一瞧,这家伙,到底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真够会演的,演完一出是一出。

    丫的,到底谁给他写的剧本,如此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可以入奥斯卡最佳剧本奖了吧,亲。

    轩辕离却意外的挪开了目光,只见他慢吞吞的翻了个,好整以暇的躺在了大的一侧,也不伸手拉被子,双手交叉,枕着脑袋,只是懒懒瞟了一眼钟小蝎。

    什么温柔缠那个绵,什么暧、昧,统统被这一甩,甩到了天山深处。

    钟小蝎彻底囧了。

    一双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轩辕离,企图从他脸上找出什么不对劲。

    这货肿么可能因为摔一跤,就放弃了快要到手的肥呢?

    呃,肥神马的,形容自己未免太高调了!

    可,刚刚还锣鼓喧天,肿么就一下子功夫便偃旗息鼓了呢!这绝壁不是轩辕离会做的事吧!

    她都还没来得及否认那啥呢!

    现在这算什么?

    可就在轩辕离故意转头的一霎那,钟小蝎几乎清晰的看到,他眉头皱的厉害,脸色已是苍白如纸,看上去极为难受。

    钟小蝎裹着被子,子轻轻挪了几步,光线太昏暗,她瞧的不甚清楚,想要探个究竟,这个家伙,到底是装的,还是装的。

    在他手上,吃过太过的暗亏。药王谷的温泉池里发生的事才历历在目。

    轩辕离见着钟小蝎主动靠近,轻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扭头看向她,几分慵懒低哑的开口,你是打算霸王、硬、上弓吗,本王的小宝贝儿。

    来吧,这一次本王不与你争,给你上位的机会。

    呃,钟小蝎几乎瞬间石化风化沙化,碾作尘埃。

    轩辕离,你可以更无耻,更没节,没下限吗?

    钟小蝎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却发现轩辕离忽然闭上了双眸,而他光洁的额头,分明有冷汗溢出。

    她终于觉得不对劲。

    冷汗神马的, 难道也能装出来吗?

    虽不想多管闲事,可一想到轩辕澈那念死人不偿命的本事,钟小蝎无奈的掀开了被子,爬到轩辕离的跟前。

    亲,你这都是借口,好不?轩辕澈敢念你吗,敢吗?

    轩辕离,你毒发作了吗?伤口早已治愈,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体内残留的毒素了。

    轩辕离却只是轻描淡写的摆摆手,对着钟小蝎轻轻一笑,没什么大碍!

    没什么大碍?

    他在骗鬼吗?

    匕首插进膛都毫无所谓,一脸没事人一样的家伙,会因为没什么大碍的疼痛,就紧皱眉头,冷汗直流吗?

    药老曾提过,这毒,比冰虫更为霸道,狠辣。

    冰虫藏在她的体内,她疼痛之时,都已难以忍受,恨不得可以一刀子破开了膛,伸进五脏六肺,将他们捏死。

    瞧着他强颜欢笑的脸色,说不心疼自然是骗人的。

    钟小蝎连自己都不知道,她坚如磐石的心上,早已在不知不觉间,留下了眼前的人,再也无法扯去。

    她脸色闷闷,看着轩辕离冷汗成滴成滴的滑落,单薄的衣衫已微微浸湿。

    他却一直笑着,笑的一脸温柔,好似所有的疼痛都与他无关。

    她踌躇着想要开口,却只是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止痛药也有,银针也藏在袖口,可有什么用呢?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疼痛,都能被压制的。

    瞧他痛苦难受,那一剑刺入膛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

    他求她原谅,以如此决绝又惨烈的方式。

    猩红的血,如盛开的曼珠沙华,那样绝望却妖艳。

    她盯着他单薄的膛,那里好似忽然莫名多了一条裂开的缝隙,温猩红的血液,从那个缝隙喷薄而出,血花飞溅,落在她冰凉的脸庞,落在她暗黑的眸子,落在她的四肢百骸,让她难受不已。

    钟小蝎,是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

    遥远的声音,好似一道魔咒,萦绕在她的耳侧。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小蝎儿,小蝎儿。。。。。。温柔的声音,略带紧张的响起,打碎了那不断重复的魔咒。

    僵硬的子落进一个温的怀抱。

    她蓦然回神,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轩辕离那一张极尽苍白的脸色。

    靠近的子,被他早已浸湿了单衣的冷汗一激,生生打了个冷颤。

    轩辕离似乎有所绝,急忙放开了怀里的人。

    小蝎儿,你怎么了?他托着她瘦削的下巴,温柔的眸子里,带着焦急。

    我。。。。。。钟小蝎讷讷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轩辕离,这一剑,是该你还给莫瑾言的,与我有何干系呢!

    原谅也好,不原谅也罢,都是你与莫瑾言之间的事。

    她只是一个替而已,虽顶着莫瑾言的脸,安然活到如今。

    可这一切,本就与她无关,不是吗?

    为什么,要把她扯进这千头万绪的复杂关系里,让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你还好吗?挣扎了半天,她才讷讷开口,根本不像从前那个潇洒肆意,又狂放任的钟小蝎。

    我不碍事。轩辕离温柔开口,她在关心着自己,虽不明白,她刚刚怪异的举动到底是为何?可她在关心自己,这比什么都重要!

    五脏六腑好像被谁在狠命的搅着,痛的他几乎连呼吸都困难。

    可他苍白的脸色,除了那满头的冷汗,依旧勉强挂着笑意。

    话音才落,他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半坐着的子蜷缩成一团,弓着被,子颤抖不已。

    钟小蝎微一愣,心中更是涌上一阵不安。

    药老早就说过,这药霸道极了,虽一时不会伤人命,可那疼痛,比死了还要难受。

    ==

    今天投票的亲亲,我这边一直不能显示,先谢谢啦,明天也要再接再厉哦!

    ..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