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发狂发怒的某渣

    子紧贴,若有似无的磨蹭,让他家那话儿更是蠢蠢动,锢的难受。

    恨不得能一下子蹦出来,好好的驰骋一番。

    可是,他不能。

    药老虽说,这世上能救他的唯有他怀里的女子,可他怎么舍得,为了一己之私,而将自己最的人,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说什么冰虫能吞噬他体内的毒。

    他虽不懂医学,可他中的毒何其霸道,自己自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哪怕冰虫真能吞噬他体内的毒,也定会连累了眼前的人。

    他不愿让她承受跟自己同样的痛苦,不愿亲自折去她展翅飞的双翅,让她重重的摔回地面。

    他紧紧抱住了钟小蝎,让她的整个子贴向自己,来缓解他的难受。

    却没想到,这本就好似吸食罂粟一般,越是抗拒,越是痴迷。

    小蝎儿,我该拿自己如何是好?他微不可闻的叹息,眸子里是浓浓的无奈。

    怀里的人,蓦然争眸,凤眸迷离,似醒虽醒。

    我是在做梦吗?她低声轻、吟,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很是迷人。

    轩辕离轻笑,伸手抚摸她微的脸蛋,小蝎儿,梦到我,开心吗?他顺着她的话,声音轻柔的好似拂过耳垂的微风。

    气息若三月阳光下青草的味道,让人沉醉,晕晕绕绕,蚀、骨、销、魂。

    似乎一旦沾上,就是戒不掉的瘾。

    她纤细白、嫩的小手从被窝里深处,的,似乎还沾了一层微湿的汗。

    小手握住了那双贴着自己脸颊的大手,凤眸迷离,几分沉醉。

    没有预料中的勃然大怒,没有疾风骤雨的拳头,甚至没有一声呵斥。

    怀里的人,温柔甜美的不似钟小蝎。

    她闭眸,小手缠绕上了眼前人修长的脖颈,主动送上了自己的粉、唇。

    轩辕离讶异不已,怎么会?

    双 唇 紧密相贴,那柔软的唇 、瓣似乎在试探着碰触他温的薄、 唇,动作温柔细腻,一寸寸,轻轻柔柔的亲着他。

    与自己疾风暴雨般的掠夺完全不同。

    轩辕离一双黑眸,只紧紧盯着眼前的人,没了动作,没了言语。

    他们虽不过欢 两次而已,可那一次不是跟打仗一般,眼前的人儿,根本没有半丝温柔可言。

    总是较了劲似的,连这种事上也要跟自己分个高低上下。

    不是磕破了嘴唇,就是碰痛了牙齿。

    虽然也享受,可明显眼前这温柔似水,柔蜜意,更让他沉醉不已,、心一漾。

    如此想着,他安然不动,想瞧瞧他的小家伙,到底还要给他多少惊喜。

    小嘴挪开了他温的唇、 瓣,她一手撑起了脑袋,双目迷离的盯着眼前这张俊脸。

    粉 、唇亲启,轻声开口,秦流云,你怎么跑进了我的梦里?

    秦流云?守护修灵塔的秦流云?

    轩辕离几乎瞬间暴怒。

    她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别的男人!

    静谧的空气犹如寒霜降临,瞬间如坠冰窖。

    空气中的暧、昧因子,在瞬间凝结成冰霜,刺骨寒冷。

    轩辕离幽深的眼眸瞬间蹦出一抹凌厉光芒,俊美无双的容颜瞬间寒得如冰霜笼罩,浑散发出恐怖的黑暗气息。

    他神色平静却包含血腥凶残,带着腾腾杀气,暴戾狠的瞪着钟小蝎。

    那双刚刚还欢喜洋溢的双眸,迸发出一股能让人心跳停止的寒意。

    那刺骨的冰寒,让怀里的人瞬间睁开了双眸。

    面对轩辕离勃然而发的滔天怒气,表示相当不理解。

    出什么事了?

    她怎么会躺在这儿,躺在轩辕离的边。他们不是说好了,不要再有交集吗?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起,瞧着轩辕离的一双凤眸,哪里还有半丝的迷离温柔。

    两个人,瞬间针尖对麦芒,全都凶狠的瞪着对方,谁也不甘示弱。

    一个是当真气到差点吐血,一个却是不明所以。

    你怎么会认识秦流云,说。轩辕离冷冽的眸微眯,眼中依旧是那一抹能让人心跳停止的寒意,一双嗜血的眸子死死盯着钟小蝎,犹如狂暴野兽。

    一想到她有可能更那个秦流云有什么交集,他几乎能气到将眼前的人撕碎。

    自己离开她才不过短短一而已,才一,她就勾、 搭上了,帝国学院,乃至是整个轩辕大陆最美的男子吗?

    好,果真是好的很。

    你发什么疯!面对轩辕离强大的压迫,钟小蝎毫不示弱,冷冷的眸子瞪着轩辕离,恼怒的口气半点不输给他。

    她还没生气,这个家伙怎么会跟自己睡在一起,他凭什么对自己一副捉的讨人厌模样。

    简直是不知所谓。

    我认不认识秦流云,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恼怒的离这个家伙远远的。

    却被轩辕离伸手紧紧箍住了子。

    他双眸似冰封千年的利刃,毫不留向钟小蝎,怒意横生,一字一顿,你再说一遍。

    钟小蝎向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她无视自己被 箍的子,狠狠的瞪回去。

    我说最后一遍,我的事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没有。

    轩辕离霾的脸瞬间如狂风骤雨般爆发,眼底闪着嗜血冰寒。

    几乎长年浸在冰寒冬城,竟破天荒的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一道轰隆的雷声,在寂静的天际响起。

    连钟小蝎都被这雷声弄的几分莫名。

    不是夏才打雷吗?一个从来都没有夏天的地方,肿么会忽然起了闪电,这不科学。

    天色突变。

    狂风怒吼,电闪雷鸣。

    天色忽明忽暗。映照在轩辕离俊美无比的侧脸上,更显得他鸷狰狞,凶残的让人不敢直视。

    铺天盖地的愤怒,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用尽了力气,不惜牺牲命去的女人,却口口声声要跟自己划清了界限,要把自己的满腔意,狠狠的践踏在脚下。

    他大吼一声,修长如玉的手指已是一把掐住了钟小蝎的纤细的脖子。

    呼吸忽然被隔断,钟小蝎冷冽的眸子更是冰寒。

    这就是男人,前一刻能为你去死,下一刻却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弄、死你。

    她冷冷的笑,没有半丝求饶的意思。

    ..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