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钟豆豆狡诈无比的诡辩【64】

    秦流云唇角浅勾,这小孩比那家伙,可多了。

    不过,伤了娘亲的就是你的修灵塔,漂亮叔叔要怎么补偿呢?钟豆豆见娘亲已度过了危险,漂亮的凤眸闪过一抹狡黠,立马得寸进尺的开始要秦流云割地赔款。

    秦流云嘴角微抽,是他太天真了么?

    果然无论怎么变,都不能改变他讨人厌的格啊。

    他愤愤的抱着怀里的人,在钟豆豆的跟前一闪而过,出了修灵塔,直接扔进目瞪口呆的轩辕澈怀里。

    带她去找药无花。干净利落的丢下话,如来时一般,又瞬间消失在轩辕澈与帝轻尘的跟前。

    秦长老,豆宝跑进修灵塔了。回神的轩辕澈,急忙大喊,却见一个小巧玲珑的子从修灵塔的大门飞而出,划过一道弧度优美的弧线,落向轩辕澈与帝轻尘所在的位置。

    帝轻尘,快。轩辕澈手里抱着钟小蝎,已是无暇分,虽然不乐意,可眼前能找的人,唯有帝轻尘了。

    帝轻尘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一个胖乎乎,沉甸甸的子落进他的怀里,两人四目相对,各自傲,一个别扭的挣扎落地,一个愤愤甩手,好像落进他怀里的,不是一个可漂亮的小孩,而是一堆垃圾似的。各种嫌弃。

    十一叔,快带娘亲去找花叔叔。没来得及应付帝轻尘,钟豆豆站直了子,对着轩辕澈大声说道。

    至于修灵塔的秦流云,他有的是时候秋后算账来着。娘亲的体,最重要。

    轩辕澈闻言,抱着钟小蝎便冲出了内院,钟豆豆一路小跑,紧紧跟随。

    就这么红果果被无视的帝轻尘,瞬间低气压汹涌,怨念滚滚。无奈人已走远,任他是脸黑如锅底,还是青筋爆冰,气血翻腾,都没有人理会。

    于是,某人只好怏怏的也跟着去了无花苑。

    无花苑,药无花在帝国学院的住所。

    他的后头是幽静的轻舞阁,帝轻舞的住处,左侧是离人轩,轩辕离的居所,而右侧的正前方,是绝谷,轩辕绝的地盘。

    没有错,这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全部都是药无花亲笔题字写上去的,木有人敢反抗。

    人这一生,特别是他们习武之人,难免磕磕碰碰,说不定生死一线神马的,所以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药无花。

    就连狠如轩辕绝,也拿他没辙,只能由着他各种嘲笑奚落。

    绝谷,他轩辕绝一生风流不羁,睡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他却偏偏取这么个名字,好似他被伤伤心,再也不会了。

    一行四人,快步走进了导师院,径直奔向无花苑。

    至于那些个奇奇怪怪的名字,轩辕澈与帝轻尘早已见怪不怪。

    本该各种好奇的钟豆豆童鞋,不好意思,虽然各种聪明睿智,各种吓死人,可惜了,豆大的字不认识一筐。

    况且,人家心系娘亲,管你什么地方呢!

    药无花,药无花。。。。。。轩辕澈撞开了大门,急匆匆的跑进院子,边跑边喊。

    花叔叔,娘亲昏倒了。钟豆豆比轩辕澈速度更快,一溜烟跑进院子,冲进各个屋子开始翻找。

    嚷什么嚷!药无花睡眼惺忪的从屋后的小院里出来,午膳刚过,人家正晒着太阳睡午觉呢。

    药无花与钟小蝎是一个德行,特别困的时候,道德标准也不一定能醒来。

    瑘睵漂亮的脸上,满是怒气,瞧着三人一脸焦急的模样,他只是冷冷瞪了一眼,转回了小院。

    花导师。帝轻尘第一个冲上去,拦在了药无花的跟前。

    都跟你说了,钟小蝎给你吃的是糖果。你还有完没完!轻飘飘一挥手,将帝轻尘一把掀翻,药无花连眼角的余光都舍不得给人家一点儿,就径直回了后院。

    糖果?轩辕澈眸色一沉,不乐意的瞪了一眼怀里的女子,凭神马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能跟自己一个待遇。

    花叔叔,娘亲都昏倒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钟豆豆急急跑向后院,站在药无花的摇椅旁边低声求。语气委屈,软糯,干净无邪的眸子里,瞬间泪水满眶,好像只要药无花敢说个不字,他随时就能打开水龙头,淹了这无花苑。

    还没死呢,急什么!药无花半点不着急,双眸轻阖,打算继续没做完的美梦。

    这死丫头一来,就给自己找事做,不惩罚惩罚她,简直太对不起自己了。

    反正,好好儿的,也不见得分分钟就会死去。

    呜呜,你个坏人,我要告诉离叔叔,你欺负豆豆,欺负娘亲,还欺负呵呵,菜包,包,小白。。。。。。钟豆豆眼泪绝提,小手指指着药无花,含泪痛诉。

    说道最后,连抱着钟小蝎的轩辕澈,都几分莫名了。

    肿么就跟那些小兽扯上关系了呀喂,威武大豆子。

    哈哈哈。。。。。。药无花是直接半点不客气的大笑,这小孩太特么可了。

    呃。。。。。。才笑到一般,笑声戛然而止,药无花瞬间从摇椅上一跃而起,瞪大了眼睛瞧着钟豆豆。

    你给我吃什么了!

    他堂堂药王谷的传人,竟然被人给下了药。靠了,这事要是说出去,他还有脸活下去吗?最要命的是,下药的人,竟然是一个五岁的小孩。

    呜呜,他不活了。

    糖果而已。钟豆豆几步退开,伸手擦干了脸上的泪花,小脸上挂着一抹得意,哪有刚刚嚎啕大哭时的悲催模样。

    钟豆豆,你太无耻了。药无花气的跳脚,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啊,太特么欠抽欠揍欠调教了。

    咦,花叔叔,你怎么知道我无齿呢,我正在换牙,新牙还没长出来呢!钟豆豆一脸无辜,天真的笑着说道。

    药无花无语,这小孩能不这么诡辩吗?

    钟豆豆,这该死都是谁教你的?药无花怒气勃发,五岁的孩子肿么能如此险狡诈呢!

    娘亲说了,必要的时候要学会不择手段。豆豆还没折断花叔叔的手呢,花叔叔就这么生气了!钟豆豆一脸的轻描淡写,瞧着药无花的眸子,干净清透的仿若刚刚的事根本就不是他做的一般。

    ==

    谢谢亲们今天彻底的大爆发,投票亲亲很多,就不一一例举了,总之千分,万分感谢。咱们下个月继续努力哦,嘿嘿!

    ..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