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温柔的谎言【46】

    脱离了轩辕离的怀抱,钟小蝎一双凤眸紧盯着眼前的人,神色肃穆冷凝,却不说一句话。

    徒手能摧毁玄铁所制的羽箭。根本不是一个刚刚跃入七阶紫灵的人能做到的。

    他不是自毁灵力,灵气涣散,差点要掉回六阶青灵了吗?

    轩辕离回望她几分不善的目光,在她的注视下,缓缓褪去了上早已湿透的白色锦袍,又卸下了被药无花裹的严严实实的纱布。

    修长养眼的躯完全暴露在钟小蝎的跟前。

    前哪里有什么伤口,湿润的水滴滚落,殷红的茱萸点缀在白瓷般精美的膛,宽肩窄,线条完美,一双腿修长笔直,人犯罪。

    绝世无双的脸上,是魅惑天成的笑。美眸耀眼若星辰,落进钟小蝎的眼底,却是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温柔,醉人不已。

    你做什么?钟小蝎不着痕迹后退了几步,面对一个分分钟都可能发的某兽,还是随时保持距离的好。

    小蝎儿,不是你让我脱了衣服吗?轩辕离回答的极为无辜,唇角的笑却邪魅带着狡黠。

    靠,竟然出卖 体来转移话题,轩辕离,你可以做的更下流 无耻 一点吗?

    伤口呢?盯着轩辕离光洁的躯,钟小蝎不怒反笑,唇角的笑意,瞧着几分毛骨悚然。

    无花说瞧着碍眼。好,立马把责任推给别人。继续装无辜。

    没伤口,刚刚自己摁他膛的时候,他还死皱着眉头,好似疼痛不已。

    这人,不去好莱坞,真特么可惜。

    灵力呢?继续问。

    轻舞给的。他说罢,默默低头,人家非得给,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啊!谁让她体内藏着金羽凤凰的元神,哪怕大耗灵气,也能瞬间补回的。

    叫的可真亲。钟小蝎猛翻白眼,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故意装的半死不活,让人家哭的稀里哗啦,又主动送上自己的灵气。

    他倒好,收的心安理得吗?

    没你亲。轩辕离笑,伸手抚上了她莹白无暇的面容,声音多了一丝魅惑低沉。

    当真是 分分钟的喜欢卖弄风

    小蝎儿,你这可算是在吃醋?见钟小蝎吹胡子瞪眼,一脸不爽样,轩辕离笑的更是阳光灿烂。

    他就是喜欢这小家伙,喜怒哀乐从不隐藏。

    钟小蝎无语,吃醋,我还吃大蒜呢!

    自己差点葬送在某人的手里,他倒好,不但不追究,还心安理得的接受人家的帮助。

    如今人家又找上门来,他还妄想要瞒天过海,只手遮天。

    靠了,死亡林的事,只怕他早就已是一清二楚,却还在这儿装无辜,装可怜。

    既然如此维护那个女人,又何苦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呢!

    他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吗?

    轩辕离,今之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钟小蝎向来恩怨分明,受不得半分委屈,别人施与我的,我定会百倍还之。而你,她还是气呼呼的模样,只是那光彩琉璃的眸子深处,淡漠的让人心寒。她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弧度,好似烟花般飘渺虚无,却又绚烂无比。从此以后,与我,与豆宝,再无任何干系。

    她的话落,人冷冷转,最后瞧向轩辕离的那一眼,冷傲孤清,却又盛气凌人,宛如利剑一般刺蓕钼向了他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转过的钟小蝎,眸低深处飘过若有似无的黯然。她不在乎后的人,去维护任何一个女子。可是,她讨厌这个家伙,如此装腔作势,既要 忙着维护别的人,又要在她面前深款款,极尽惑。

    轩辕离俊秀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霾,而眼底深处,却是一闪而逝的疼惜。

    他早就说了,太过聪明的女人,实在太不可了。

    什么事都瞧的透透的,让他肿么破?

    小蝎儿,你不相信我吗?他柔柔开口,没了邪魅,没了故意的卖弄风。声音极轻,却带着一丝不可名状的希翼。

    他凝望着她的背影,眼底有着太多的言又止。

    哪怕相处不过几,可他依旧明白。眼前的女子,与他往所见的皆不相同。

    这世上,除了她的宝贝儿子,万事皆不入她眼。哪怕是自己!

    她冷漠孤傲,恨分明,铁血不留面。也聪明,睿智,小心谨慎。

    她有一双太亮的眼,亮的几乎能直入人心,所有的秘密在她面前,都无法隐藏。

    哪怕她如今力量甚微,她也断不会白白受了委屈,定会极尽所能的,千百倍从别人那里拿回来。

    这个别人,同样也包括自己。

    所以,他唯一靠近她的办法,便是自伤。

    钟小蝎立的背脊微微一僵。

    她可以相信吗?这个人,明明有严重的洁癖,却丝毫不反感帝轻舞的触碰。

    明明冷心冷肺,却对帝轻舞温柔不已,宠溺有加。

    他与帝轻舞,若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任谁都不会相信。

    轩辕离,我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动,没有向前,也不转,僵直的子泡在温的池水中,她的声音冷冷清清,好似来自遥远的天际,虚无缥缈的仿若幻听。

    有些事,眼睛看到的,并非是真实。轩辕离轻轻一步往前,池水轻溅,泛出几许水花。他修长的双手从后抱住了眼前这具僵硬的子,声音轻的好似低喃。

    真真假假,与我有何干系!进了帝国学院,麻烦你离我们娘俩远点,越远越好。若是让人知道了,你与豆宝的份,我不会轻饶了你。钟小蝎伸手,将轩辕离修长温的双手从自己的腰际扯开,她始终没回头,落下一个冰冷的背影,扬长而去。

    她还没有强大到能保护自己的儿子,在帝国学院命无忧,安然度过这段时间。

    所以,轩辕家任何一个人的接近,都只会让他们母子俩死的更快。

    帝国学院,可不止一个凶残狠辣的帝轻舞。

    轩辕离的怀抱空空,目光始终遥望着屏风处钟小蝎消失的地方。

    终有一天,他会让这个女人知道,他的边,才是这个世上,最安全的地方。

    =

    说好的呢!

    ..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