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你爱争风,我陪你吃醋【36】

    帝轻舞只是抬眸,回给钟小蝎一道浅淡而温婉的笑意。

    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毫不相干。

    “死了。”轩辕离一双冷眸幽深嗜人,眼底透着浓浓的杀意。

    “是,找到的时候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黑衣人恭敬回答。

    “离,似乎是昨过了关的学员!”帝轻舞抬眸瞧了一眼,才对着轩辕离悠悠开口。

    帝国学院的规矩,轩辕离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要比赛开始,所有人相遇便是敌人,不死不休。

    钟小蝎忍不住要给帝轻舞点一个赞了,太特么精于心机了。

    让替自己报仇的轩辕离都无话可说。

    钟小蝎只是淡淡瞧着帝轻舞,好一场别开生面的见面礼。而罪魁祸首,如今脸上却漾着温软的笑意,笑的平静安详,无波无澜,好似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昨一起进来的,唯有你活着吗?”听帝轻舞如此说,轩辕离的心尖更是掠过一丝后怕。

    人类,往往比猛兽更可怕。

    他忽然庆幸,自己的小蝎儿亦是个不择手段之人。

    “小蝎子,豆宝贝昨晚就闹着要见你,既然你是唯一活下来的人,进帝国学院肯定是没问题了,不如跟我一起去接豆宝下山吧!”药无花生怕轩辕离又要缠缠绵绵,给钟小蝎招致更多的麻烦,连声开口。

    “那正好,我也陪着你们一起上山,顺便见见药老。”帝轻舞依旧挽着轩辕离,好似轩辕离重伤不治,下一秒就会倒翻了一般。

    而轩辕离一只手紧紧握着钟小蝎,好像她下一秒就会不见了似的。

    气氛极其尴尬。

    “好!”钟小蝎也无在此多待。她扬了扬被轩辕离拽着的手,示意他放开。

    轩辕离却固执的不肯放,他不着痕迹的脱离了帝轻舞,牵起钟小蝎转便走。

    药无花无语问青天,为神马这种尴尬的场面,被他遇上呀喂。

    派来死亡林的十三煞暗夜军团,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退去。

    而药无花等人,便一起去了天山深处的药王谷。

    轩辕离伤重,帝轻舞自然舍不得他奔波劳累,唤出了自己的兽宠。

    只见她从怀里掏出一直小巧的玉笛,笛声悠扬破空而去。

    不到须臾,天空陡然变亮,众人抬头,只见一只赤金色大鸟乘风破浪而来,稳稳落在大家的面前。

    巨大的躯,满是霸气。那一双晶莹中带着鬼魅的眼睛,淡淡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帝轻舞的上。

    “啾啾。。。。。。”它朝着帝轻舞颔首,发出的声音却与它庞大的体态不同,听起来温柔悦耳,倒是与帝轻舞极为相似。

    “金羽,离受伤了,你可要稳稳的飞哦!”帝轻舞几步走到了那大鸟的跟前,大鸟乖巧的低头,任由帝轻舞抚摸它高贵的头颅。

    “这是灵兽森林的六阶金羽凤凰,是轻舞的兽宠。”药无花站在钟小蝎的边低声解释。

    帝轻舞是他们中间第一个进灵兽森林修炼升阶的人,这金羽凤凰,便是她的战利品。

    抛开其他,帝轻舞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年纪轻轻,在帝家年轻一辈,已跃至榜首,是历来最年轻的外院长,也是整个轩辕大陆,年纪最小达到紫灵的人。

    只是不知为何原因,去了灵兽森林修炼,也未能突破紫灵中阶,到达巅峰。

    可她一向勤勉,每的打坐练功,从不懈怠。

    钟小蝎清凉的双眸淡淡扫过那金羽凤凰,又瞧了一眼自己怀里光溜溜的小萌货,默默不说话。

    金羽凤凰飞的极稳,被她的赤金色羽毛遮掩,跟金焱貔貅的待遇完全不同。

    一个稳若泰山,一个却颠沛流离。

    明明都是六阶,肿么就差距那么大。

    金羽凤凰越过重重雪山,朝着药王谷飞去。

    在半空,远远便能瞧见,与冰封千里的天山不同,药王谷树木茂盛,幽深秀丽。

    还能听到悦耳的鸟声,和潺潺的水声。

    金羽凤凰落在药王谷的入口,便停了下来。

    这是药王谷的规矩,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哪怕是六阶的金羽凤凰,若是直接飞驰而入,只怕还没进药王谷,便已坠落了。

    “无花,你扶着离,小心别牵扯了伤口。”帝轻舞轻声吩咐,又小声对着金羽凤凰耳语几句,金羽凤凰听罢,扑棱着翅膀,飞天而去。

    药无花无奈的瞧了一眼轩辕离紧握钟小蝎的那双手,以及手的主人,一张黑如锅底的脸色,这是要闹那样呀喂。

    “小蝎儿,吞下这药丸,药王谷看似鸟语花香,其实处处凶险,小心别着了道。”药无花一手扶住了轩辕离,一手从怀里掏出一枚药丸,递给了钟小蝎。

    所谓处处凶险,定是药老安排的阵法机关,以及林子里的瘴气罢了,钟小蝎还不曾放在眼里。

    不过,她无谓显山露水,只是乖巧的吞了药丸。

    “轩辕离,可以放开了吗?”瞧着被轩辕离紧紧拽着的手,刚刚在金羽凤凰上,钟小蝎不便开口,可这货难道打算一直这样牵着吗?

    她瞧向轩辕离,却发现他脸色惨白,额角满是冷汗,俊美紧皱,那漆黑若曜石的双眸微眯,看似痛苦不已。

    靠,都这样了,还勉强硬撑着。钟小蝎急忙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止痛药,随手就要塞进轩辕离的嘴里。

    帝轻舞却眼疾手快,一掌拍掉了钟小蝎的药。

    “钟姑娘,离的子虚弱,莫要随便喂药。”关于钟小蝎的一切,帝轻舞早就了若指掌。

    钟小蝎淡淡扫了一眼帝轻舞,自己虽不待见轩辕离,可还不至于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下药,好吗?

    “只是区区止痛药,并无什么副作用。外院子,尽管放心。”钟小蝎随手又从怀里掏出一颗止痛药,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轩辕离的嘴里。

    帝轻舞自然出手阻挡。钟小蝎的速度快,她的速度比钟小蝎更快。那纤细如玉的右手,快的好似幻影,一个回合,钟小蝎手里的药已落在了帝轻舞的手上。

    她美目流转,神单薄,嘴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好似烟花般飘渺虚无。那清澈安然的眸子深处,却是不容人反驳的冷冽。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