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青梅竹马神马的太讨厌了【35】

    钟小蝎从他血迹斑斑的口,挪到他英俊不凡,却黑如锅底的脸色。

    她忽然坏心眼的想要瞧一瞧,他满脸尴尬的模样。

    若是他知道,要将自己弄死的人,是他的青梅竹马,不知他会是何感受?

    钟小蝎凤眸水光潋滟,灵动转过。

    抬起眸,正开口,却瞧见帝轻舞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轩辕离的后。

    她一素衣白裙,圣洁如雪,裙裾翩然,后摆薄如蝉翼作装饰的金丝织锦纱裙逶迤拖地,细长的手臂轻挽云软纱。

    长发直垂脚,青丝随风舞动,好似偏偏飞的仙子。

    她盈盈而立,眼眸似迷蒙着水雾,清澈安然的望着钟小蝎素净绝美的容颜,唇边含着浅笑,似乎极为友好。

    她笑意盎然,声音清悦,脚步轻移,站在了轩辕离的侧,轻语道,“离,这位就是钟姑娘吗?好聪明灵秀的姑娘。”

    她语气淡雅,亲昵,子轻轻侧向轩辕离,轻薄的袖口,若有似无的缠上轩辕离修长的手,每一个细节都透着美好。

    哪怕是轩辕离重伤在,他们俩并肩而立,也好似一副缱绻人间的精美画卷。

    一个俊逸非凡,一个倾国倾城。

    一个邪魅,一个出尘。

    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钟小蝎抬眸回望,这女子虽美的惊天动地,让人窒息,让人自惭形秽,让人忍不住惶恐低头。

    可那是旁人,不是她钟小蝎。

    钟小蝎唇角微扬,毫不示弱的迎视,一双凤眸若清泓般清澈动人,似乎能看透一切。

    轩辕离不说话,她也懒得开口。

    只静静回望帝轻舞,一时间,四周寂静无声,场面略尴尬。

    “小蝎子,这是外院长。”药无花无奈耸肩,只好认命的替钟小蝎引荐。

    “哦,帝国学院外院长亲自前来迎接钟某吗?”她终于淡淡开口,唇角若有似无泛着一抹嘲讽。

    见帝轻舞的目光淡淡扫过自己与轩辕离交握的双手,钟小蝎忍不住挣扎,挣脱他的钳制。

    “离,钟姑娘受伤未愈,你莫要用力,牵扯了她的伤口。”帝轻舞悠悠开口,那漂亮的双眸瞧向钟小蝎,眼底满是关怀。

    只有钟小蝎瞧得见她眼底寒星闪过,缱绻迷离的美眸中,暗藏杀气。

    “轻舞,你来了正好,赶紧说说他,你瞧他命都不要的,非得问小蝎子暗杀的人是谁,难不成他还打算拖着这破败的子,前去报仇吗?”

    药无花见轩辕离木有半点要妥协的意思,目光求助般的瞧向帝轻舞。

    这个家伙,谁的话都不听,唯有这青梅童鞋,他还能听进去几句。

    “离,你的伤。。。。。。”帝轻舞轻柔秀美的脸庞,终于微微变色,她几步向前,瞧见了轩辕离前斑驳的血迹,秀眉轻蹙,眸低是一览无余的心疼。

    余光扫过钟小蝎,心底的愤恨更深。

    她受了轩辕离二十几年,他一直好好的,从来没受过伤。

    哪怕是进了灵兽森林修炼,体都不曾有半丝受损。

    却偏偏在遇见这个女人之后,接二连三的受伤。

    今死亡林弄不死她,算她运气。进了帝国学院,有的是好果子给她吃。

    “轻舞,我的伤不碍事。”一向冷心冷肺的轩辕离,面对帝轻舞的霎那,星眸蕴含着淡淡柔,清明俊雅,温润和蔼。

    只是,那右手始终紧紧握着钟小蝎的手,不曾放开。

    他的眸光泽透亮,透着冷的锋芒,带着绝世的邪气,凉薄的唇微勾,杀气甚浓。

    “无花,还不带离回药王谷,这里的事,我会处理。”她语气轻柔,却不许人反驳,回了头,又对着钟小蝎柔柔问道,“对了,钟姑娘,这一路上可有见着几位清雅秀丽的女子,听说你陷入死亡林,我便派了七色前来寻你。”

    钟小蝎瞧着眼前的女子,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先声夺人,果真是棋高一着。

    若是她说见过,她定会问,为何他们没有在一起。

    若是说没见过,等那红衣女子出来,说她的手下皆是她杀的时候,她又要如何辩驳?

    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将钟小蝎推入了火坑。

    钟小蝎虽有坏心思,也时常做坏事,可帝轻舞只淡淡一句,她便知道,论心机,城府,眼前的女子绝非一般人可比。

    钟小蝎正开口说些什么,却见药无花在帝轻舞瞧不见的地方,淡淡朝她使了眼色,似乎在暗示她不要开口。

    莫非他知道些什么?

    “小蝎儿,告诉我凶手是谁?”轩辕离对帝轻舞的话,似乎充耳不闻。

    他轩辕离的女人,被人欺负到如此地步,他如何能不管不顾。

    “离,你的子。。。。。。”帝轻舞轻轻靠近,扶住了轩辕离,语气略加重,对于他如此不惜自己的行为,似乎几分生气。

    可就算是生气,她也不过是秀眉微皱,依旧是美的不可方物。

    钟小蝎自然不会开口,她要入这帝国学院,若是与眼前之人撕破了脸,她又如何能踏入?

    就算她要背地里放冷箭,可只要这层窗户纸不捅破,自己小心些便是。

    儿子有眼前这个家伙保护,又是他的亲儿子,哪怕帝轻舞再是冷心绝,只怕也不敢对轩辕家的后人下手。

    药无花默默瞧着钟小蝎,对她的隐忍悄悄点了个赞。

    他与帝轻舞一向不对盘,可帝轻舞的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

    所以,当他知道钟小蝎进了死亡林,便只能回药王谷找轩辕离出马。

    几人僵持中,却见一个黑影出现,毕恭毕敬的来到轩辕离的跟前,禀告。“主子,在不远处的悬崖边,找到了一位嫌疑人,他手上拿着长剑,行为十分可疑。”

    “押上来。”轩辕离浑上下透着浓浓的威严,深眸怒气勃发,泛起妖邪般的光芒,整个人看起来诡异嗜血,凶残而冷冽。

    待看到躺在地上双眸闭的人时,钟小蝎双眸微微一皱。

    竟是躺在悬崖边,一出场便已受伤的那名男子。

    钟小蝎似笑非笑的望向帝轻舞,果真厉害,算无遗漏,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天衣无缝。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