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雪山深处的世外桃源【27】

    夜愈来愈深,星光黯淡,皎洁的明月不知何时被厚厚的云层遮掩,透出微弱的光辉,洒在这寂静无声的雪地上。

    雪山深处,却有一方得天独厚的天地,光灿烂,绿意盎然。

    与这天山的千里冰封,不过是一山之隔。这儿却漫山遍野的郁郁葱葱,根本没有丝毫落雪的痕迹。

    树林深处,是一个小巧的院落,院落极为简陋,也没有题词。

    圈着小木屋的篱笆,都是破破烂烂,好似主人长年离家似的。

    可满园清幽的药香,却又示意这儿住着人。

    已是深夜,小院角落的药炉子却噗噗噗响个不停,煎药的是个看上去似乎已有八十高龄的老头,一头银丝随意披着,看起来几分邋遢。

    他坐在小凳上,不停的打着瞌睡,时不时的往药炉子里加点草药,略带沧桑的双眼,却清透亮泽,无一丝疲乏。

    “唉。。。。。。”寂静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叹气声。

    煎药的老头探头张望,见小屋门口坐着一个胖嘟嘟,极为可的小男孩,他双手撑着下巴,清亮迷人的凤眸瞧着不知名的远方,小巧可的嘴里,却不时发出小大人似的叹气声。

    “小豆子,叹什么气呢?”

    “药爷爷,娘亲怎么还不来接我下山呢?”唉声叹气的,自然是被药无花带上了山的钟豆豆童鞋。都已经深夜了,娘亲就算进山狩猎,也该回来了呀!怎么,把他一个人丢在山上不管了呢?

    钟豆豆嘴里的药爷爷,就是天山深处药王谷的药老。

    除了帝国学院的学生,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抬下眼皮子。

    治病救人神马的,从来没有在他字典里出现过。

    “爷爷这儿不好吗?爷爷这儿温暖如,可比底下那个冰天雪地的地方舒服多了。”药老显然喜欢这个极招人疼的小家伙。

    他摇着一把破折扇,来到了钟豆豆跟前,和他一起坐在屋子前的门槛上,和颜悦色的说道。

    “药爷爷这儿可好了,可是豆豆还是好想念娘亲哦!”钟豆豆对着药老甜甜一笑,笑的这老头子一颗心都要酥掉了。

    “天山的晚上很危险哦,你娘亲明一早肯定会让小花子带着上山来接你的。”

    小花子?钟豆豆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漂亮的花叔叔,竟然还有这么萌的名字?

    “药爷爷,离叔叔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还一直昏睡不醒啊?”药老提到了药无花,让钟豆豆想起,花叔叔可是告诉过他,说离叔叔已经醒了,还说过几天会去帝国学院呢!肿么他来了这么久,离叔叔一直在睡觉呢!

    “这小子自己不要命,明知道我药老下的毒无药可救,还要自己折腾自己。”提起轩辕离,药老立马吹胡子瞪眼,那一头银色胡须,一翘一翘的,很是逗趣。

    “药爷爷,真的是无药可救吗?”钟豆豆眼底有明显的着急,“可是,娘亲说了,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就算再厉害的毒,也定是有解决的办法的。”

    “你娘亲也懂医学?”药老眼里多了一丝兴趣,这小子整娘亲挂在嘴边,小离子那个家伙,又为了他娘亲,不惜一刀捅死自己,他对这个还未谋面的女子,倒是十分好奇。

    “嗯,娘亲会的可多了,下毒,治病,炼丹,什么都会!”提起娘亲,钟豆豆立马神采飞扬,一双凤眸好似天际星辰落入眼底,流光溢彩,璀璨不已。

    “哦,比起你药爷爷呢?”药老越发的有了兴致,轩辕大陆,对于下毒,还不过是小儿科,那些个研制出来的毒药,让他听了都觉得丢人。

    “不能比。”钟豆豆干脆利落。

    “为什么不能比。”药老几分纳闷。

    “药爷爷年纪长娘亲那么多,就算你赢了,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啊!”钟豆豆当然知道,这天山药老的厉害,简直就是轩辕大陆的传奇。

    只可惜,这传奇不太喜欢创造传奇罢了。

    至于自己的娘亲,他十分肯定,不久的将来,这轩辕大陆的传奇,定是他与娘亲。

    药老被钟豆豆的话,囧的满脸黑线。

    太实诚的小家伙,实在桑不起。

    两人正小声说着话,忽然院外的木栅栏被吱呀一声推开,夺门而入的是脸色几分不好的药无花。

    “师傅,小离离醒了吗?”才进了院子,药无花就几分着急开口问道。

    钟豆豆满头瀑布汗,什么叫传承呀喂!

    “瞎叫什么,就算醒了,现在也是深夜,谁不睡觉啊!”药老面对药无花,半点木有了和颜悦色,没好气的朝他低吼。

    “花叔叔,是不是娘亲出事了?”钟豆豆瞧见药无花紧张的神色,急忙起,迎了上去。

    “不是,是花叔叔有事来找你离叔叔。”药无花这才瞧见药老边还坐在个小家伙,他连忙调整了绪,满脸含笑的对着钟豆豆,绕过钟豆豆,锋利的眼刀,刷刷刷劈向药老。

    “那娘亲在哪呢,她怎么不跟你一起上来接豆豆回去?”钟豆豆大大的眼里,满是纳闷。

    “你娘亲狩猎太累,早早的休息了,打算明天一早就过来接你下山呢!”药无花无节的随口撒谎,要是被这小魔王知道,他娘亲还困在死亡林,这天下就要大乱了,好吗?

    “你也赶紧睡觉去吧,明天一睁眼就能瞧见娘亲了呢!”摸摸钟豆豆柔顺的发丝,药无花不自觉的放缓了语速,声音几分温柔。

    “那你找离叔叔什么事啊?”钟豆豆是典型的打破沙锅问到底类型。

    “是学院里的事。”药无花说谎说的木有半点心虚,说罢朝着药老猛使眼色。

    药老无动于衷,哼,谁让你刚刚朝我飞眼刀的,自己解决去。

    药无花瞬间的哭无泪,没见过如此小心眼的老家伙。

    他只好蹲下子抱起了钟豆豆,“花叔叔,带你去睡觉,好吗?”

    “花叔叔,你带我下山,好不好?我想娘亲了。”钟豆豆双手圈住了药无花的脖子,一双凤眸满是祈求。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