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钟小蝎本性暴露(求月票)【26】

    橙衣女子好似不会累一般,那锋利的剑芒四处乱劈,周围低矮的灌木早已惨遭毒手。

    足足有半个时辰左右,她疯狂的动作才停了下来。

    四处观察了一圈,见毫无动静,便越过了小土坡,提剑朝着前方追去。

    钟小蝎又在树上待了许久,还缓了缓僵硬的子,跃了下来。

    靠着树枝,她随意的撕了一小块布,将自己流血的耳垂擦拭干净,用随手捡起一团雪球,放在犹自流血的伤口。

    冰冷刺骨的感觉,让钟小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已有几分体力不支,犯不着为一个小小的伤口,耗费灵力启用治愈术。拖着疲惫的子,钟小蝎悄无声息的沿着橙衣女子远去的小道,慢慢走着。

    才不过走了几步,她子微微一滞,却是极快的一个空翻。

    避开了自后而来的一道杀气腾腾的剑气。

    该死,躲过一个又来一个。

    钟小蝎抬眸瞧去,来人一蓝色长裙,形到与自己几分相似。

    “丫头,你到是好耐力,如此冰冷的树上,都能忍着躲这么久。”她清亮的声音响起,很显然,在橙衣女子刚刚发泄的关头,她一直都躲在后头看好戏。

    钟小蝎心底闪过一丝讶异,这女子刚刚分明有极好的机会狙杀自己,却不知为何竟不动手?

    而她似乎比那橙衣女子,更是聪明。

    连杀气都隐藏的极好,跟在自己后许久,自己竟毫无所绝。

    钟小蝎不开口,只是冷眼瞧着来人,眼底满是戒备。

    蓝衣女子也不再废话,提剑便朝着钟小蝎刺去。

    长剑瞬间化作无数道白光,铺天盖地的朝着钟小蝎来。

    一时间,狂风大作,连头顶上的月色,都似乎暗淡不少。

    钟小蝎不想与之力敌,只是灵活的躲闪,她手上唯有一把匕首,只能近搏击,如此况,根本使不上力。

    只见她脚下变幻万千,小巧玲珑的子化为数道幻影,长剑滑过,却一道道都是虚无。

    蓝衣女子见之,眸低常这样一丝怒气,剑上蕴藏的灵气更为充沛,那锋利的剑芒,几乎要将这周遭的一切都毁的干干净净。

    “喝。。。。。。”蓝衣女子一声喝,跟着子一跃,长剑破空而过,似乎找准了一个方向,所有剑芒瞬间聚拢,狠狠的朝着同一个方向刺去。

    “哧。”数道虚空的幻影中,只听到,剑锋划破肌肤时的青涩声音。

    蓝衣女子的长剑,穿破厚实的裘皮披风,刺进了钟小蝎的口。

    瞬间,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子早已伤痕累累的钟小蝎几乎当场晕厥。

    鲜血随着蓝衣女子拔剑而出的动作,喷薄而出,落在莹白无暇的雪地上。染红了她的天蓝色长裙,和这一方莹白的雪地。

    她贝齿紧咬,却强撑着子站在那儿。

    剑锋离心脏不到几寸,只要稍一偏差,只怕今晚便要交代在这儿了。

    钟小蝎轻轻抬眸,瞧向蓝衣女子的眼底,是黑的让人胆寒的杀气。

    她钟某人来到这个异世大陆,打过无数场的架,从来不曾轻易的认输。

    这一次,自然也不会。

    袖口的匕首紧握,她只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能将敌人一刀毙命的机会。

    “我不会放过你的。”她开口,语气里是浓浓的恨意。

    蓝衣女子笑,“都死到临头了,犟什么犟啊,丫头。”

    钟小蝎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子却好似不受控制一般,缓缓到底。

    蓝衣女子瞧着她虚弱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似死去了一般,半点生命的气息都感受不到。

    眼底满是冷笑。

    她轻快的走到钟小蝎的子,蹲下了子,伸手拍了拍她冰凉的脸蛋。

    “丫头,竟然敢勾引离导师,破坏我们院长与离导师的美好姻缘,死一百次都不够!就这么一剑了结了你,实在太便宜你了。”

    “我。。。。。。”钟小蝎忽然睁开了眸子,低哑着嗓子开口,一个我字,都喜欢费了她好大的力气。

    “呦,还没死透吗,要不要姑我给你补上一剑啊!”蓝衣女子微微一愣,又立马回神,笑着说道。

    “。。。。。。”钟小蝎开口,声音极轻,蓝衣女子离的如此近,都不清楚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你莫非还有什么临终遗言要我带给离导师?”蓝衣女子眼里是明显的奚落。

    见着钟小蝎不过仅存着一口气,蓝衣女子低头侧耳,想听清楚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刺啦!”呼呼的风声中,忽然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

    “你。。。。。。”蓝衣女子满脸的不置信,瞪大了眼睛瞧着钟小蝎。

    只见刚刚还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的人,正好整以暇的单手撑地瞧着自己。

    那一双流光肆意的眸子深处,满是笑意。

    而蓝衣女子的脖颈,此刻正汩汩留着鲜血,大动脉被残忍的割开,那喷薄的鲜血比钟小蝎的口那一剑,更是可怕。

    她半蹲在那儿,双目怒睁,只一个你字,便没了下文。

    削铁如泥的匕首,要砍起人来,自然更为可怕。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要留什么话给你吗?”钟小蝎半跪在那儿,瞧着鲜血四溅的蓝衣女子,低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杀人这门功课,你还得好好学学。”

    无视蓝衣女子愤怒的目光,和僵直在那,不敢动弹的子。

    她当然不敢动,钟小蝎下手极狠,她若是动一动,只怕脑袋搬家,没了脑袋,只怕死后都是一缕亡魂,无处投胎。

    钟小蝎慢悠悠的站起了子,冷眼扫过蓝衣女子,只轻轻一脚,就将人踹入了万丈悬崖。

    人若是骄傲自大,便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她虽狂妄,却从不骄傲。

    不低估敌人,也不高估自己。

    在她生活的社会,层出不穷的暗杀,比这儿有过之而无不及。唯有她,总能安然躲过。她靠的自然不是自己毒王之王的名号,也不是她过人的古武。

    是她从小被丢进森林疯狂厮杀之后,训练而成的,异乎常人的冷静,淡然。

    还有对敌人的残忍,狠辣。

    若不是如此,她早已死了千百次,哪里还会有命留到现在。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