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不死不休的诛杀(求月票)【25】

    “不要。”青衣女子绝望的摇头,知道临死的前一刻,她才意识到死亡的恐怖。

    以后,再也没有呼吸,再也闻不到城清新的空气,再也不能睁开眼,瞧帝国学院的各色美男。。。。。。什么都看不见了。。。。。。

    “现在才害怕,刚刚不是还嘴硬着吗?”面对青衣女子的绝望,钟小蝎根本无动于衷。

    “看在你如此实诚,把什么都招了的份上,你自己了结了吧!”钟小蝎子退后了一步,瞧着青衣女子,眼底几分嫌弃。

    青衣女子满目绝望的盯着钟小蝎,眸子一片死寂。

    她知道,哪怕能活着回去,院长的手段,比眼前的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眼前的女子,又哪里是什么省油的灯?

    若是死在她的手上,恐怕。。。。。。咯嘣,咯嘣。。。。。。那恐怖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回旋。

    她不敢低头往小看,总觉得自己的一双手,早已被那小畜生给啃得干干净净。

    “啊。。。。。。”伴着青衣女子一声凄惨的叫声,她双目裂,狠狠一掌拍在自己的天灵盖上,当场七窍流血,死的干净利落。

    到死她都没发现,自己的子早已不受控制,活动自由。

    所以说,灵力强大的,不一定就天下无敌,关键还是一个灵活的脑子,和强悍的气场。

    当然,偶尔背后耍点小手段神马的!

    为达目的,必须不择手段。

    钟小蝎很快打扫了战场,将青衣女子的尸首藏在了厚厚的雪地下,所有的痕迹全部一并抹去,好似神马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夜色渐深,皎洁的月光洒在了这片冰冷的雪地上。

    死亡林的夜晚,越发的惊悚恐怖。

    猛兽的怒吼,夹在在鬼哭狼嚎的北风里,越发的慎得慌。

    帝轻舞派了她最得力的近侍前来诛杀自己,此地自然不宜久留。

    她紧了紧上的裘皮披风,心底沉思该如何走。

    悬崖边自然不能待,那边定是有人早早的便候着了。

    若是往林子深处走,她连悬崖附近的狮鹫兽都打不过,更何况是深山老林中的猛兽!

    难不成,她必须要先解决了帝轻舞派来的人,然后在这儿安静的等待天亮吗?

    这不科学。

    一次险胜是侥幸,她可不认为,面对几个青灵巅峰,她还能有多大的侥幸。

    或许,沿着悬崖边沿绕过去,等天亮再做打算。

    心里有了注意,钟小蝎便沿着低矮的灌木丛,死亡林极大,钟小蝎一路走去,都极为小心的抹去自己的痕迹,希望不要被对方发现。

    雪地上要抹去痕迹,很是困难,自然阻碍了她的速度。

    走了大约一个时辰,也不过才区区几公里。

    肚子饿,加上子受过伤,便越发的疲倦。

    钟小蝎随手从包袱里掏出早已烤好的烤,几分狼吞虎咽,小萌货呵呵,闻到香,立马钻出了光溜溜的脑袋,求喂食。

    一人一兽,你一口,我一口,吃的正香。

    忽然,钟小蝎觉得背脊发寒,隐隐有危险靠近。

    确实如青衣女子所言,这次来的人,灵力极高。

    钟小蝎悄无声息的隐入附近的矮树,冷冷的望向前方。

    那是一个穿着橙色群衫的女子,皎洁的月色下,能瞧见她姣好的容颜,和那一双透着狠的眸子。

    她一路向前,落地无声,厚实的雪地上,连半个脚印都无。

    钟小蝎尽量让自己与黑夜融为一体,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一个青灵巅峰,她若是偷袭,不但不会成功,只不过是更快的暴露自己的目标罢了。

    没有十足的把握,她自然不希望与这个家伙交手。

    然而,这橙衣女子,冷冷一笑,冰冷的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绝美的弧度,那锐利的剑锋,不偏不倚,冲着钟小蝎所在的位置袭去。

    那一剑,蕴含的力道绝不是钟小蝎如今所拥有的能力能够破解的。

    钟小蝎就地翻滚,避开了那致命的袭击。

    撒开脚丫子,就朝着前方奔去。

    与一个完全有准备的青灵巅峰ko,钟小蝎十分明白,自己只怕接不了几招,就会成为那剑下的亡魂。

    所以,她唯一的能做的便是躲避。

    钟小蝎脚程极快,同时蓝色光晕护体,如此一来,就算背后之人暗中偷袭,她也能挡上一挡。

    茫茫的雪地上,皎洁的月光下,只瞧见两名女子,你追我赶,如一阵轻风,快的连影子都扑捉不到。

    钟小蝎仍是沿着悬崖边沿,她做事一向极为严谨,哪怕是逃命,也不会慌不择路。

    一路沿着边沿狂奔,钟小蝎极目远视,寻找有可能躲避的地方。

    没顾上脚下的路,漫无边境的雪地上,钟小蝎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子一个踉跄,竟不受控制飞了出去。

    她借着飞出去的趋势,干脆一个腾空而起,落在了不远处一株低矮的树上。

    树干上到处都是冰,又湿又滑,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站住。

    将小的子,藏进缀满了冰棱的枝桠里,钟小蝎屏住了呼吸,将自己的心跳压制最低,好似冬眠的冷血动物,几乎不见生机。

    透过枝桠的缝隙,钟小蝎瞧见那名橙衣女子,已提剑追了上来。

    她满脸肃杀,在钟小蝎差点摔跤的小土坡处停了下来,似乎若有所绝的四处探望。

    钟小蝎一动不动,双眸微眯,连目光都没有落在那橙衣女子的上。

    那橙衣女子四处瞧着,脸上是明显的不悦。

    一路追来,总是在快要追上的时候,又被她逃脱,为一个青灵巅峰,连个五阶蓝灵都追不上,这让她极为气氛。

    就像刚刚,她分明已经锁定了目标,可钟小蝎却又忽然好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不见了踪影。

    橙衣女子发泄似的,举起手中锋利透亮的长剑,长剑散发着浓郁的青色光晕,一剑剑胡乱的向四面八方,许多矮树的枝桠纷纷击落,寂静的夜里,到处倒是枝桠断裂,伴随着厚实的雪块掉落的沉闷声。

    “哧”一道青色剑影落在了钟小蝎的右侧耳际,带起的剑花擦过她垂在耳际的发梢,青丝滑落,小巧的耳垂也被剑芒扫过,有隐隐鲜血渗出。

    钟小蝎一动不动,那被划伤的耳垂好似不是她的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