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宁死道友不死贫道【17】

    所有人的目光都瞧向那一出低洼的雪地。

    钟小蝎与东方天宇隐藏的极好,几乎与雪地融为一色,若不细看,根本瞧不出那里躲着两个大活人。

    钟小蝎屏住了呼吸,小白说猛兽很蠢,可不知道这本是大漠里的七彩羽蛇,到底蠢不蠢?

    瞧它玩弄大个子的模样,显然智商不低。

    她与东方天宇趴在雪地上,幸好包裹着裘皮风衣,还能抵挡一丝寒冷,但子紧靠雪地,也早已冷的发抖了。

    两个人一样的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

    任凭大个子喊破了嗓子,都全然不理会。

    “啊。。。。。。”大个子忽然一声惨叫,众人急忙探头瞧去,只见他的右边半只小腿,被那七彩羽蛇一口吞掉,剩下的半条腿鲜血如泉水般涌出,痛的他受不住,满地打滚。

    七彩羽蛇极毒,又具有强烈的腐蚀

    众人只见到那地上打滚的大个子,自右腿而上,鲜血瞬间变成了暗绿色,冒着无数个小小的泡沫,自下而上蔓延开来。

    全被腐蚀的痛,几乎与凌迟相差无几。

    大个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是这七人里唯一完好无损的人,却偏偏是这七人里最早送命的人。

    他满地打滚,大声嘶喊,疼痛不已。

    子却在众人眼瞧得见的况下,慢慢的腐烂,不到片刻,整个人竟活活被腐蚀,只剩下一具白白的骨架。

    所有人的眼底,皆是惊惧。

    那早已害怕不已的小个子女子,已是开始无声的哭泣。

    所有的目光都瞧向了趴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钟小蝎,似乎那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东方天宇也微微侧目,瞧见钟小蝎那双深黑的凤眸,平静无波,好似白云下寂静的海,不起波澜。

    仿佛刚刚惨死的大个子,与她根本就毫无关系。

    东方天宇心下微有些忐忑,却也觉得正常。再善良,又怎么会有自己的命重要。

    他忽然庆幸,自己那一唐突的举动,竟是让她不止一次的相救。

    所有人瞧见钟小蝎的无动于衷,心底几乎没了注意。

    七彩羽蛇依旧在中间虎视眈眈,一双三角眼,凶残毒辣的环顾四周。

    似乎在照下一个目标。

    空气安静的连呼吸都消失。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瞧着那七彩羽蛇,心里默默祈祷,自己不要被找到。

    也默默祈祷,钟姑娘忽然起了怜悯之心。

    显然,两个祈祷都完全的是异想天开。七彩羽蛇显然不是那个笨笨的狮鹫兽,他一双犀利的眸子已瞧向了刚刚大个子大呼救命的方向。

    而要钟小蝎起怜悯之心,比七彩羽蛇忽然智商变低的可能,更要微乎其微。

    只见那七彩羽蛇,一步步朝着钟小蝎与东方天宇的方向爬去,凶残的眼里冒着绿光,猩红的蛇信子伸出,发出“嘶嘶嘶”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钟小蝎虽严阵以待,眼底却瞧不出一丝惧意。

    她自然不会两手空空的进天山,所有一切的可能,她都有预估,有准备。

    哪怕这七彩羽蛇,来的荒谬,她也断不会让自己陷入困境。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即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松了口气,也忧心若是连他们的领头人都被七彩羽蛇给弄死,他们是不是还能活着走出这片死亡林。

    “钟姑娘,我去引开它,你赶紧走。”眼瞧着那七彩羽蛇快要爬到他们跟前,东方天宇不淡定了。钟姑娘救了他无数次,他哪怕牺牲了命,这一次也一定要护钟姑娘周全。

    钟小蝎一把将他给扯了回来,整个人狠狠摁进了雪地里。

    双眸却眨也不眨的紧盯着七彩羽蛇,那森冷的眸子已对上了七彩羽蛇相残暗红的双眼。

    “嘶嘶嘶”七彩羽蛇吐着猩红的蛇信子,似乎已要到了跟前。

    钟小蝎却依旧一动不动,蛰伏在原地。

    “钟姑娘,快跑啊!”

    小个子女子按耐不住,大喊。其他人也跟着拼命喊叫。他们都以为钟小蝎两人,已被吓的腿软,吓昏了脑子,连逃跑都忘了。

    可让所有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

    那似乎一低头就能一口吞掉钟小蝎的七彩羽蛇,忽然好像是嫌弃的微眯了眸子,蛇信子一缩,已是调转了蛇,果断朝着刚刚声音发出的地方游去。

    钟小蝎微微松了口气,放开了东方天宇的头。

    东方天宇莫名万分,满脸讶异的瞧向了钟小蝎。

    “只是洒了点硫磺而已。”钟小蝎耸耸肩,她当然也担心,这变种的怪物,到底还有没有蛇的特点。

    显然,她的运气好的离谱。

    而刚刚忧心她命的某些人,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不救他们吗?”东方天宇才刚刚脱离户口,慈悲心又发作了。

    “你以为我进雪山,会背着一篮子的硫磺吗?”钟小蝎眼里十分鄙视。

    东方天宇默默低头,他错了,不行吗?

    有七彩羽蛇替他们解决了那些麻烦,她就可以折回取上小狮鹫兽,回帝国学院了。

    她就算拿了一篮子的硫磺,也懒得出手帮忙。

    带上这群伤兵伤将,别说行动不方便,到时候万一遇见了小兽,说不定还要大打出手。

    麻烦透了。

    “我们走。”钟小蝎低声吩咐,再不瞧众人凄惨的叫声,拉上东方天宇,匍匐着离开了七彩羽蛇的领地。

    沿着原路折回。

    两人脚程极快,不到须臾,已到了躺着狮鹫兽尸的大坑附近。

    “钟姑娘,我们不去猎兽了吗?”东方天宇几分纳闷。

    “你觉得凭我们两个人,能活着走出这死亡林吗?”见惯了聪明人,钟小蝎面对东方天宇时不时的发问,几分不耐烦。

    “你用雪把那狮鹫兽的尸给埋了,原地等我。”钟小蝎冷声吩咐,不等东方天宇回话,已转离开。

    东方天宇果断被嫌弃,顿时泪流满面。坐在狮鹫兽的尸附近,耷拉着眉眼,长吁短叹。

    他一颗想要保护佳人的心,就这么被生生给捏碎了。

    灵力低微的人,桑不起。

    他认命的催动灵力,搬起了厚厚的雪,撒到狮鹫兽的上。既然钟姑娘如此吩咐,定然有她的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