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帝国学院】自相残杀,简直不是个事儿【11】

    钟小蝎没主意到东方天宇在说些什么,她只定定的瞧着眼前的这栋奇怪的建筑。

    虽然他们才刚踏入大门,连那建筑少说也有近两百米,可那栋建筑散发出来的天地灵气,已极为浓郁,不过是一墙之隔,都好似与外院差了不止十倍。

    怪不得进这修灵塔,提升灵力的速度能快好几十倍。

    “过了这一关,进入帝国学院,你们便有机会进入这修灵塔修炼灵力。”老者见所有人都眼冒绿光,只冷声说道。

    每一个想进帝国学院的人,都是对这修灵塔虎视眈眈。他们拼了命的进帝国学院,便是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自己的灵力,能成为这轩辕大陆,凤毛麟角的存在。

    所有人,都暗暗下决心,定要通过最后一关,顺利的进入帝国学院,成为轩辕大陆的强者。

    “外院长说了,你们九人比以往所有来参见招生大会的人,都要出色,所以这一次,大家可以通过天桥直接进入天山深处,若是能活着出来,狩得的猎物,无需上缴,可以作为自己的兽宠。”老者语气淡然,每一句话不是夸奖,便是莫大的恩惠。

    东方天宇瞧着其他人,一个个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闯进天山,施展一下自己的手。

    “这一次,外院子明确规定,只要一脚踏入天山,所有人便是死敌,若是途中遇见,杀无赦。”老者的眼底透着一抹凶光,那凶光淡淡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钟小蝎的上。

    东方天宇越发觉得奇怪,以前这不过是个不成文的规定,从来不会由学院的导师直接提出来的。

    这一次,为何他总觉得处处透着诡异。

    他瞧向钟姑娘,心底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守护钟姑娘的周全。却忘了,自己的灵力,几乎是这儿最差劲的,小命是否能保,都是个未知数。

    老者瞧见众人眼里的煞气,眸低闪过一丝满意,便领着他们绕过那巨大的建筑,朝着那深渊走去。

    经过那栋建筑,钟小蝎莫名想起那个清俊淡雅的男子,他是守塔人,莫非就住在这栋奇怪的建筑里吗?

    到了广场边上,深渊上空无一物,所有人瞧向了老者。

    老者冷然不语,只是走到一出,徒手捞起了一条极长的软梯,右手催动灵力,隐隐有紫气氤氲,只见他不过是轻轻一扔,那软梯好似被附着了什么奇怪的力量,穿过几百米宽的深渊,稳稳的落在了对面的悬崖边上。

    “请把!”他站在软梯边,双眼冷淡的瞧着众人。

    那五个男子,胆子极大,施展灵力,便踏着软梯飞奔而去,剩下的两个女子,不落于人后,微一犹豫,也跟了过去。

    只有钟小蝎与东方天宇还站在软梯边上,钟小蝎瞧着对岸悬崖,一派的轻松自在。

    东方天宇略为焦急,却只是站在她的后,以一个守护人的姿势。

    “若是不敢过去,老朽便带你们回去。”老者也不含糊,低声说道。

    “不过是区区天山,还难不倒我钟小蝎。”钟小蝎抬眸,瞧向了那老者,眉宇之间天生的霸气让老者略微诧异。

    她分明只是个五阶的蓝灵,可眸子里的自信与霸气,却要胜过帝国学院的某些学生。

    怪不得外院长,十分注意这个女子,果然不简单。

    “那为何还不过去?”

    “我不喜欢自相残杀这种戏码。”钟小蝎语气淡然,那一双清透灵秀的眸子衬着初升的朝阳,璀璨琉璃,似乎能将人的灵魂也收了进去。

    东方天宇听着几分动容,他若是知道钟小蝎的真实目的,是懒得动手,肯定会为自己的动容,后悔一百遍啊一百遍。

    神马是自相残杀,她就是从一场场的自相残杀中生存下来的,好吗?

    小时候的她,除了自己,所有人在她眼里,皆是敌人。

    凡是对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敌意的,都死在了她涂着剧毒的飞针之下,同类也好,猛兽也好,她从不手软。

    活下去,是她唯一的目标。

    “由不得你喜不喜欢,这是学院的规矩。还不过去,就自己飞过去。”老者作势要收了软梯。

    “先生,我们这就过去。”东方天宇连忙谦卑的作揖,拉着钟小蝎的手臂,上了软梯。

    “放心,我会保护你。”才上软梯,他便在钟小蝎边低语,语气极为诚恳。

    钟小蝎转头回望他,一个五阶蓝灵中阶,要保护一个蓝灵巅峰吗?

    钟豆豆似乎对这个家伙,印象还不错,进了帝国学院,没个土豪做朋友,可是处处捉襟见肘,勉为其难,便罩着这个家伙吧!

    “进了天山后,你跟着我。”她淡淡吩咐,只把眼前的人当成了一个小弟。

    “我不会离开你的。”东方天宇英俊的面容,几分严肃,语气轻微,承诺却极重。

    两人一路走过软梯,到了悬崖边上,却见那七个人,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已是打的火朝天,其中有一男一女,显然已重伤倒地,无法动弹。

    东方天宇本在钟小蝎的侧,瞧见如此状况,急忙挡在了钟小蝎的跟前。

    “这么快就动起手来了,看来你们都没有进帝国学院的心吗?”钟小蝎靠着那用来软梯的主子,语气慵懒却满是讥讽,瞧着眼前这血腥的场面,她眸子平静如水,似乎不起波澜。

    “你说什么?”一人猛然推开了与他对打的人,瞧向了钟小蝎。

    这两人,他认识,是昨那可怕的威压之下,仍旧毫发无损,云淡风轻,让人瞧得牙痒痒的两个家伙。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停了下来,显然钟小蝎与东方天宇的表现,让他们颇为忌惮。

    “帝国学院没有规定,一年只准招收一个学生吧?”钟小蝎微眯着眼,凉凉问道,悬崖上白茫茫一片,远处的崇山峻岭,看上去,像是一重又一重,厚重又雪白的墙,刺眼的很。

    可惜没墨镜啊,雪地里时间久了,可是极容易得雪盲症的。

    “什么意思?”其中的一个女子也跟着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