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被揭露的真相(求月票)【179】

    “皇上如此大的阵仗,微臣真是受宠若惊啊!”钟小蝎眼底没有半分的畏惧,依旧是神淡漠,语气凉凉,波澜不兴的眸低闪过一丝嘲讽。

    “钟小蝎,你以为你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朕的后宫吗?”西兰王起,几步走到了钟小蝎的跟前,冷眸怒目,如凶神恶煞一般。

    “微臣本就是来见皇上的,做什么要神不知鬼不觉呢?”钟小蝎根本懒得下跪,凤眸迎上西兰王泛着怒气的双眸,眼底没有一丝惧色。

    “哼,朕好心饶你一命,你不知珍惜,还打算来送死吗?”西兰王眸低闪过一丝狠意,目光淡淡扫过她后的一众皇军侍卫队。

    “哦,那微臣倒是要好好谢一谢皇上了!”她殷红润泽的唇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嘲讽,“谢皇上将微臣作为人送给了轩辕绝,不知微臣的命够不够他八皇子点头与你西兰国联姻呢?”

    她倾上前,光泽透亮的眸低,好似极地寒冰,透着森森冷意,那张狂压抑的煞气,比眼前的九五之尊,更盛,更让人难以招架。

    “小蝎,你误会皇上了?”后的颜贵妃急切的出声,几步上前来到了钟小蝎的跟前,“皇上从来都不曾想过要你的命,只是,只是。。。。。。”她斟酌着瞧向西兰王,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

    “只是什么?”对于颜贵妃,钟小蝎的心思几分复杂,若不是眼前这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女子,自己也不会踏入西兰皇宫,也不会有后来这如此多的机遇。

    她虽然冷心冷肺,可也不是不懂知恩图报的人,所以,她张扬的气势微敛,瞧向颜贵妃的眼神,几分缓和。

    “妃,飞儿离家出走,如今不见踪影,你忘了是谁害的吗?”西兰王一把将颜贵妃扯到了后,分明是想要隐瞒什么。

    “钟小蝎,朕念你曾救过朕的妃,姑且饶你一命,既然你自己如此不珍惜,那就休怪朕无了。侍卫长听令。”西兰王牵着颜贵妃后退了几步,声音洪亮而冰冷。

    “钟小蝎害死年老将军,又放火少了年府,简直罪无可恕。将其押入慎刑司,择问斩。”

    “西兰王,你怎么不问问微臣深夜前来,究竟所谓何事?就算要问斩,又何须急于这一时半刻。”钟小蝎瞧了一眼四周虎视眈眈的皇家侍卫队,半点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她依旧是眸色波澜不惊,语气云淡风轻。

    “哼,你还能有什么好事?”西兰王拂袖,充满威严的眼底,闪过一丝讽刺。

    自从这个家伙进宫,他西兰皇宫是被搅得天翻地覆,没一天太平子。他可是怕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了。

    “对于西兰皇宫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好事,可对西兰国而言,却是极大的好事。不知皇上是希望微臣当着所有宫女太监,还有皇家侍卫队的人说出来呢,还是咱们关起门来偷偷的说。”钟小蝎进了一步,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面对西兰王的怒火,她淡定自若,美眸清淡如水,好似冰上琉璃。那淡淡的笑意却如汩汩水,开出了绚烂的花朵。

    可眸低深处,那一抹微不可闻的威胁,却让西兰王更是雪上加霜,气的一佛出世二佛涅槃。

    这丫头,怎么能如此有恃无恐,面对庞大的皇家侍卫队,还敢威胁他堂堂的九五之尊。

    简直,简直应该被一巴掌拍死。

    “皇上不说话,微臣便当你是答应了。那微臣可就说了。”钟小蝎犹不知死活,见西兰王已气的快要出离了愤怒,她依旧是云淡风轻。

    “给朕滚进来。”西兰王气的甩袖,大踏步走进了寝。颜贵妃疾步跟上,同时朝着院内众人使了个眼色。

    皇家侍卫队乖乖退到了一边,给钟小蝎让出了一条道来。

    颜贵妃的寝,是整个后宫最奢华的宫

    饶是寒冬腊月,进了寝,也依旧温暖如内空气清新,也闻不着炭火烘烤的焦味。

    只有一丝淡淡的怡人香味,充斥着鼻尖。

    西兰王端坐暖塌,颜贵妃安静的侍立在侧。

    钟小蝎进了门,瞧着他们俩,虽然一个双目泛着怒火,一个眼底有着忧虑。

    可仍旧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对于西兰王,她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一个帝王,能至始至终只守着一个女人,将偌大的后宫,三千佳丽视若无物。她佩服他的深。

    一个用至深的人,断不会冷血无

    她早已猜到了西兰王的幕后,还藏着一个大大的boss,随时在找机会,要将自己一击毙命。

    “这儿没有外人,小蝎,你有什么事便说出来!”颜贵妃的声音是一贯的温柔甜美。

    “贵妃娘娘,微臣一直感激您让微臣母子脱离莫家,又将微臣送上了院使的位置。”钟小蝎淡淡开口,声音似乎刻意压轻,没了在院外的嚣张狂妄,反倒多了一丝尊敬。

    西兰王对于钟小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几分莫名。却是沉默不语。

    “所以,微臣哪怕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也要进宫,将这个秘密告诉你与皇上。”

    见钟小蝎如此,西兰王与颜贵妃皆是瞪大了双眸,满目的不可置信。

    “贵妃娘娘,可还记得不久之前,与二皇子一起替你换血的人?”

    “你是说暗夜流光?”西兰王提起暗夜流光,瞬间又震怒了。

    颜贵妃听到此处,忽然双腿一软,几乎站不住子。不等钟小蝎开口,她已是双眸垂泪,泣不成声。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她喃喃自语,跪到在了西兰王的跟前。

    “妃,你快起来,地上凉,你的子可受不住。”西兰王起将人扶起,颜贵妃却坚持不肯起

    “钟小蝎,朕就知道你这个人定是没有好事。”西兰王又将怒火喷向了无辜的钟小蝎。

    所谓躺枪,就是如此呀喂。

    “不关小蝎的事,是臣妾的错,是臣妾的错。”颜贵妃仍旧是泪水涟涟,看起来好不可怜。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