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花园】肮脏秘密现世(求月票)【178】

    窗外冷风呼啸,穿过重重的宫闱,好似鬼哭狼嚎。

    子不知觉已到了十一月末了,天寒地冻的,像是要落雪了。

    钟小蝎目光从慕容瑶的上挪开,透过窗户,瞧着外头光秃秃,看起来几分凄凉的枝桠。

    那冷傲孤清的凤眸,多了一丝惆怅。

    “慕容瑶,若是要你离开暗夜流光,我需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夜闯皇宫,来警告你吗?”她悠悠开口,唇角泛起一抹清冷的弧度,好似嘲讽,又似无奈。“暗夜流光是我的兄弟,我们可以为彼此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我不想眼睁睁的瞧着他被所困,亦被无的亲人所累。”

    “他,真的是颜贵妃的儿子?”慕容瑶见钟小蝎神如此严肃,子猛的一退,苍白的月色下,她的脸色更是惨白一片,毫无血色。

    长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她几乎要忍不住尖叫。

    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彼此相,到头来,竟然是亲兄妹?

    老天爷,为何要跟她开如此大的一个玩笑?

    “是你的母后派人将他偷运出宫的,若不是那小宫女瞧着他可怜,你连跟他认识的机会都没有,他早已死在后宫的勾心斗角中。”

    “不会的,不会的。。。。。。”慕容瑶拼命摇头,她母后是后宫的典范,哪怕父皇不母后,母后也恪尽职守,将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连一句抱怨都不曾有。

    “怎么不会,后宫死在你母后手里的皇子不知有多少,要不是你母后心狠手辣,你以为你弟弟好端端的,怎么会小小年纪就夭折?慕容瑶,我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生活在宫里?后宫的恩怨是非,还让我这个外人来告诉你。”

    “不许你污蔑我的母后,不许。”慕容瑶已发狂,踉跄的子向前,就要一把掐住钟小蝎纤细的脖颈。

    钟小蝎轻松的避开,她就是故意的。凭什么这个丫头能如此无忧无虑的长大,明明生活在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却还能如此轻松自在,纤尘不染。

    人总是这样,哪怕是向往光明,你也不会努力去靠近光明,反而有一种把属于光明的人扯下来,让她跟自己一样也跌落泥潭的冲动。

    哪怕暗夜流光不舍得伤她分毫,钟小蝎也要把暗夜流光所受的痛苦挣扎,赐予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人间疾苦的丫头。

    如若不然,她怎么能明白暗夜的用心良苦,怎么能珍惜暗夜的倾心付出呢?

    “你为什么要跑来告诉我这些,为什么。。。。。。”慕容瑶张牙舞爪,犹如一只凶狠的猛兽,可形不稳,连站着都几分困难,根本连接近钟小蝎都困难。

    “不为什么,纯粹就是看你不爽。”钟小蝎背靠着窗户,淡淡的月光洒在她上,犹如被陇上了一团圣洁的光晕。

    她玄寒的凤眸浮起一抹璀璨的淡笑,殷红的唇发出莹润的光泽,一双光泽透亮的眸子里满是戏谑,与淡淡的嘲讽。

    “钟小蝎,你莫要欺人太甚。”慕容瑶眼底一片死寂,她被贝齿紧咬,下唇已有鲜血渗出,脸色惨白,好似冤魂。

    “若不欺人太甚,岂不是便宜了曾经欺负过我的人。”钟小蝎双手抱,语气淡漠。“不过,我见不得暗夜伤心难过,从你上讨个十分八分也就算了。”她一副满是大仁大义的豪气。

    慕容瑶几乎要气到咳血。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见慕容瑶被自己的话打击的如此凄惨,钟小蝎毫不动容,只是语气凉凉说道,“重点是,你与暗夜流光并不是亲兄妹,我偷偷去查陷害暗夜的人时,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秘密。”

    这算是晴天霹雳呢,还是暖花开?

    慕容瑶只愣愣的瞧着钟小蝎,似乎不能理解话里的内容。

    “他不是父皇亲生的?”她讷讷开口,脸色不知该喜该悲。

    “你不是。”钟小蝎十分残忍的吐出这三个字。

    她好整以暇瞧着慕容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摇摇坠,瘫倒在地上,双目无神,整个人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一般,满目死寂。

    “我的话就到此为止了,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若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问你那伟大的母后去吧,一切都是她亲手纵的,没人比她更清楚明白。”钟小蝎站直了子,居高临下的瞧着慕容瑶,若是被暗夜知道,自己这么欺负他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胖揍自己一顿呀喂。

    不过,谁让她当初明知李莫若一伙人要陷害自己,还将自己骗进御花园的。

    有仇不报非君子!

    无视慕容瑶被打击的悲催模样,钟小蝎大大咧咧推门离开,嚣张霸气的好像这后宫是她家开的。

    出了院子,她熟门熟路的朝着合欢走去,谁让西兰王如此不仁不义待她,不把后宫闹的天翻地覆的,她就不是钟小蝎。

    所有肮脏的秘密现世,看西兰王还如何安坐龙椅,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月下奔驰太久,钟小蝎觉得口隐隐作痛,那两条鞭伤虽已治愈,可轩辕绝赐予自己的耻辱,却已狠狠烙进了自己的心里。

    她低头,那一朵艳的玫瑰,灿烂盛放,极为刺眼。

    她暗暗攥紧了拳头,自己终有一天会站在这轩辕大陆的巅峰,轩辕绝赐予自己的一切,她会一寸一寸的从他上讨回来。

    苍白的月色照着屋檐上那小玲珑的子。

    她玄衣墨发,衣袂翻飞。玄寒的眸子,明亮犹如黑曜石,闪着睥睨万物的光彩,五官分明柔美动人,气场却极为强大,那是长期处于上位者惯有的霸道和傲气。

    仿佛她已将这世界踩在了脚下,所有一切在她眼里,不过是蝼蚁。

    她子矫健,掠过高高的宫墙,轻巧的落在了合欢的院内。

    合欢内瞬间灯火通明,皇军侍卫队倾巢而出,将钟小蝎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西兰王端做在院前,神严肃,满目威严,在他后,依旧是那个柔软善良,温和美好的颜贵妃。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