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让你好好解气(求月票)【168】

    念极此,她实在无法再冷冷转离开。

    嘴里不可谓的一声叹息,人已走到了轩辕离的跟前,单膝跪地,仔细查看况。

    她一把撕开了轩辕离雪白的袍子,上面星星点点,都是他泛出的血渍。

    口一个暗黑的掌印,触目惊心。

    浅色薄唇上,犹有猩红的液体滴落,一滴一滴,接二连三,落在他雪色白袍之上。

    一朵朵晕开,好似盛开的曼珠沙华,妖娆艳丽,却透着一股子死寂,让人不忍直视。

    而他却好似浑然不觉有多痛,淡如薄雾的笑意挂在唇角,眼底是深不见底的一片黑色。

    整个人妖冶魅惑,却又绝望悲伤。

    眼眸深处是浓浓的自弃。

    这样的他,让钟小蝎一向冷漠冰冷的心,几分悸动。

    “小,小家伙,为了你,我牺牲命,也,也在所不惜。你不必介怀。”他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十一,自然也瞒不了眼前的人儿。

    可就算她觉得自己的行为愚蠢至极又如何?

    轩辕离脸色苍白,双唇却艳丽无双,嗓子沙哑,似乎只一句话,都能让他拼尽了力气。

    瞧着他黯然神伤的双眸,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话语。

    她几乎觉得眼前的人,为了保护自己与豆宝,真的会连命都不要。

    她的眼眶渐渐湿润,从来没有一个人,说过要保护自己。从来也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自己而牺牲一切。

    活了两辈子,她的人生里,除了杀戮,便是仇恨。

    以为一颗心,早已冻的冰冷,泛不起任何涟漪。

    为什么她还会有泪,还会动容,还会心跳。。。。。

    冰冷的泪滑落,润湿了她干涸的双唇。有点咸,有点苦涩,一如她现在的心

    为什么什么都不说,还要乖乖挨揍?

    是为了补偿吗?补偿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

    她的冰凉的手,还放在他暗黑的前,手轻轻颤抖,拂过那触目惊心的掌印,那暗黑的掌印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手印,若不细瞧,根本瞧不出。

    她知道,那是自己的,是自己用尽了全灵力,留下的掌印。

    轩辕离强撑着子,握紧了钟小蝎的手。因为一直在竭力隐忍痛楚,所以白皙润泽的手背青筋暴突,隐隐颤抖。

    轩辕离浑然不觉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吓人,一双如墨的冷眸此刻却是柔似水的凝望着眼前的小家伙,暖暖的笑了起来。

    似乎只要她在,哪怕整个时间瞬间沦陷,他都可以毫不在乎。

    他定定的望着她,“你舍不得我。”是肯定句,没有半丝的疑虑。

    十一莫名脸红,四哥肿么在他面前,半点不知道顾忌,真是讨厌。

    就算钟小蝎四嫂的份,基本不会改变了,可人家以前好歹也动过心的,好吗?太赤果果的伤害他幼小稚嫩的心灵了。顿时,累觉不了,有木有。

    钟小蝎微微摇头,她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顿住脚步,为何要转回来?

    舍不得?这三个字太沉重,犹如我你,她根本就不敢碰。

    只是,她微张了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眼前的人,虽然强撑着子,可是那苍白如纸的神色,似乎分分钟都能离她而去似的。

    她再是铁石心肠,又如何能对一个为了自己连命都可以不顾的人,如此冷心冷肺。

    “若是你还怪我,我还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好好出出气。”轩辕离的笑容很淡,犹如天边的云彩,遥不可及。

    语气却温柔似海,又坚定不已。

    说罢,他放开了钟小蝎的手,从衣袖之中,忽然抽出一把短剑,塞进了钟小蝎的手中,双眸深邃莫测,只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十一吓的简直是魂飞魄散。四哥疯了吗?这把短剑,不是他小时候父皇所赐的那把削铁如泥的剑吗?据说剑还有剧毒,若被一剑刺中,根本无药可救,只会全腐烂,不治亡。

    父皇当时赐给四哥,是让他危急时刻自救用的,可不是让他自杀的,好吗?

    他伸手就要去夺轩辕离手中的短剑,可是怕碰到剑,行动极为不便。

    “十一,住手。”轩辕离冷冷喝止,瞧向十一的眼神,如极地寒冰,不留一丝余温。

    “四哥,你不要命了吗?”十一气的大喊,刚刚还垂着眼泪的双眸,更是赤红一片。

    “钟小蝎,不许你再伤害四哥,不许。”劝说轩辕离无果,十一冲着钟小蝎大吼,咆哮帝又瞬间俯

    轩辕离却无动于衷,只是将短剑的剑柄塞进了钟小蝎的手里。

    笑的云淡风轻,却魅惑妖娆。

    他指着自己暗黑的膛,柔声说道,“小家伙,我欠了你两次,一掌不够,这一剑刺了,你就原谅我,好吗?”

    他脸色平静的没有温度,双手分明颤抖,却坚硬如铁的锢着钟小蝎的手,让她毫无余力反抗。

    那锋利的剑尖,已抵在了他暗黑的膛之上,隐隐有血色泛出。

    “四哥,不要。”十一再也顾不得,伸手便要去握那剑,却被轩辕离用尽全力的一掌震开。

    钟小蝎瞧见了那隐隐深处的鲜血,分明暗黑,剑上有毒,还是剧毒。

    这人当真疯了吗?离死不过一步之遥了,为了让自己解气,让自己谅解,真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

    她不敢挣扎的太用力,怕一个错手剑直入膛。

    “轩辕离,够了,你放开我。”她难得的提高了音量,眸低闪过一丝焦急。

    “不放,我对你所做的一切,与你给予我的,根本不能同而语,若你今不刺这一剑,如何能消你心头之恨。”轩辕离漆黑的双眸瞧着她,深深望进了她的眼底,短剑的剑锋落在他的冰冷的心上,缓慢而沉重的心跳,一下一下,刺激着钟小蝎顿觉脆弱的神经。

    别说短剑含有剧毒,就算无毒,这一剑下去,只怕也无力回天。

    功夫再高,心都破了,还能如何维持命。

    轩辕离紧紧抓着她的手,整个人平静的没有表,只有步步近,咄咄人,强迫她杀了自己。

    ---

    马上要换副本啦,亲们期待去哪里呢,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