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冷面修罗(求月票)【166】

    见怀里的人,神色些微恢复,他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抱着她,怀里的人柔软无辜,一张美颜畜生无害。

    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滑过她的脸,停留在她的唇间。

    她的唇形非常漂亮,浅浅的粉嫩,润泽而饱满,总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手指摩挲,能感觉到她的下唇,还有小巧的牙印。

    定是昨受不了老八的折磨,落下的痕迹。

    他漆黑漂亮的深眸闪过一丝心疼,对怀里的人歉意更深。

    微一低头,便瞧见了她光滑的脖颈下方,那漂亮的蝴蝶骨上一朵艳丽妖娆的血色玫瑰。

    冰凉的手微微一紧,恨不得能扣去这一朵血色玫瑰。

    上所有的伤痕,都已被无花治好,犹如完璧,再无一丝伤痕,唯有这个,连无花都没有办法消除。

    他的烙铁之上分明加了什么不可破除的药物。

    强迫着自己的视线离开那血色玫瑰,挪回到她人的脸上。

    他们虽经历过两场酣畅淋漓的 事,却不曾有时间如此仔细瞧过。

    瞧她肌肤胜雪,唇若含丹,虽然受了伤,却仍旧是不染纤尘,美如谪仙,非常人。

    他深黑色瞳孔宛如白云下寂静的海,深凝视,连眼睛都不舍得眨。

    怀里的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睁眼,清波流盼的凤眸睡眼惺忪,却在瞧见头顶上那一张熟悉的俊颜之时,瞬间冷若冰霜。

    “放开我。”她小巧玲珑的子微微挣扎,昨折腾了一整天,虽然无花是妙手回的神医,可子骨到底还是几分疲惫。

    她的冷若冰霜,让轩辕离深邃的眸子微微失色。抱着她的手,却不动分毫。

    “小家伙,还在怪我吗?”轩辕离低声开口,双眸灼的凝望眼前的人儿。

    钟小蝎沉默不语,双手兀自去掰开他坚硬的钳制。

    靠了,小家伙,劳资明明比你大很多,好吗?

    “我,曾欠了老八一命,所以。。。。。。”他不知该如何解释,神色几分尴尬。他也想狠揍轩辕绝,也想将他拎到她的跟前,任她欺负折磨,让她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可是,那个人是轩辕绝,是他的八弟,亦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可以无视道德伦理,可以无视一切,却没有办法将这份救命之恩忘却。

    “我怎么会怪你呢?”钟小蝎忽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抬头淡淡撇了他一眼,唇角却明显挂着一抹嘲讽冷笑。

    轩辕离几分纳闷,有些疑惑的瞧着眼前的人,她的一切,十一都细细告诉过自己,绝不是一个被欺负了,也不会还手的软包子。

    “你与他是亲兄弟,与我不过是萍水相逢,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钟小蝎挑眉,她自然不怪他不给自己报仇,她怪的是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他要替她报仇,最好先一刀捅进自己的子,才是真的让她出一口恶气,好吗?

    “更何况,若不是你,我与八皇子根本就毫无关系,我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四皇子。”她眼底的笑意尽敛,如墨的双眸透着极地的冷气,似乎能冰冻了人的心灵。

    一瞬间,轩辕离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抱着钟小蝎的手紧拽,整个人冰冷失血,怒气腾腾。

    “放开,你害得我如此,还嫌不够吗?”钟小蝎愤愤,又伸手去扳她腰间的如铁般坚硬的钳制。

    “你说与本王只是萍水相逢?”他狭长的冷眸微眯,眸低几分鸷,却又透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痛惜。

    他们连孩子都有了,她却竟然冷冷冰冰说不过是萍水相逢?

    他脸上的怒气越发严重,俊秀的脸上罩着寒气破人的冰冷。

    “难不成呢?”瞧着他怒气滔天,钟小蝎却觉得心头几分舒畅,果然快乐总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她继续不遗余力的激怒眼前这头明显已到了发飙边缘的暴兽。

    哼,害得自己如此,她若是不狠狠从他上讨回来,她就不是钟小蝎了。

    轩辕离怒火中烧,沉着脸,修长的手忍不住想要掐住她纤细的脖颈,“钟小蝎,你莫要挑战本王的耐?”

    他是真的生气了,之前与这小家伙,他已改了口,不再用本王,希望能与她之间,没有份的拖累,可以显得更亲近一些。

    如今,他犹如冷面修罗俯,令人心生惧意,早已忘了最初的初衷。

    可钟小蝎明显不为所惧。

    轩辕离的感或许来的几分离谱,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 伴侣罢了,就算再深一层,勉强算是在六年前,给她提供了一颗种子,让她有了一个心中至宝。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所以,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感,她压根儿就不想接受。

    他的出现,与自己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谁会希望一直沉醉在噩梦之中,不再醒来呢!

    钟小蝎抬起头,清透光泽的眸子毫无畏惧的盯着轩辕离,倔强的迎视着他冰冷却几分黯然的视线,唇角扯出一抹淡若浮云的笑颜,“你的耐很值钱吗,值得我花力气来挑战?”

    “惹怒了我,你很开心吗?”瞧着钟小蝎笑颜如花的模样,轩辕离周低气压尽退,举起的手重回她的腰际,目光温柔而眩晕,只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语气柔似海,却莫名的让钟小蝎子轻颤。

    她不怕凶残的对手,却怕这假模假式的讨好。

    “钟小蝎,昨夜本王便说了,你是本王的,你除了成为本王的王妃,别无选择,本王既然选定了你,便不会再放你走。”轩辕离好似在宣誓,美眸柔似水,笑容艳丽,声音却轻缓如羽毛拂过。“所以,不要试图拒绝,不要逃跑,本王认定的事,从来都不会改,就算你逃出了轩辕大陆,本王也会将你捉回来。”

    “哈哈。。。。。。”钟小蝎不怒反笑,此人说话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他当真以为自己是轩辕大陆的神吗?就算是轩辕大陆的神,又如何?

    什么叫他认定的事,从来不会改。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