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是恩怨,还是奸情【164】

    月色苍白,清冷的光,飞溅到高屋飞檐的琉璃,一片清华似水。

    上至碧落,下抵黄泉。

    黑暗仿佛将万物吞噬,十天九地唯余这一处方圆,遗世旷远。

    轩辕离一白衣,长剑在手,立与屋脊之上。

    轩辕绝只是无趣的摆弄着手中的短剑,玄色的衣袂在银辉下,分外妖娆。

    屋檐上的飞跃的金龙,似乎在朝天呼啸,琉璃瓦在剑光中闪烁出五色光彩。

    仿若天地万物都消失无踪,惟有明月之中两个亮色的影,衣袂蹁跹,墨发翻飞。

    轩辕离玄寒的双眸,深邃若海,寒冷如冰。

    可轩辕绝不怕,他暗红的眸子深处,满是愤恨。

    “四哥,你忍了我这么多年,终于要因为这个女人与我动手了吗?”他率先开口,声音冰凉,无丝毫温度。

    “老八,欠你的我今还你。”轩辕离手上长剑飞而上,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落在了轩辕绝的脚下。

    轩辕绝冰冷的眸子一滞,眼前的四哥,是他从来也不曾见过的。

    多年尘封的记忆,如潮水席卷。

    “四哥,你欠我的,永远都还不清,你别想用区区一剑,就撇清了你的罪。”他重重一脚,踹开了脚下的长剑,那泛着暗红的眸子,愤怒更盛。

    若不是那一剑,他怎么会一直屈居第二。

    若不是那一剑,他怎么会耗尽了心力,都没有办法达到轩辕离的高度。

    若不是那一剑,他又如何会让母妃怨恨自尽,让父皇冷眼相待。

    可他竟然轻飘飘的说,欠你的全部还给你。

    你能让我的母妃复活吗?能让父皇把目光移到我的上吗?能让我的子恢复的一如 从前吗?

    “你不肯取,我自己给。”轩辕绝的眼底满是决绝,轩辕离无论如何的对待自己,他都可以无所谓。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他的女人和孩子下手。

    他幽深的眸子紧紧盯着轩辕绝,屋顶的风疯狂肆虐,吹起他雪白的衣,墨黑的长发在风中肆意飞舞,月夜下,狭长的影子摇曳,看上去,几分幽冷,孤寂。

    他举起了右手,右手莹白修长,好似精雕细刻。手上莹莹紫光闪现,慢慢的汇成一团小小的光彩琉璃的紫色水晶球。

    “四哥,你要做什么?”轩辕绝面色一紧,双眸皆是震惊。

    他从不曾为任何人动心,钟小歇那个女人,看起来既粗鲁又不可,还十分凶残,他到底看上了她什么,为了她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欠你的还你,从此我与你两不相欠,你也不准再找钟小歇母子麻烦。”他所有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轩辕绝的一个承诺。

    那人缓缓倒进自己的怀里,脸色苍白如纸,上星星点点,却是血迹。那一刹那,他只觉得冰冷的心脏不知被谁,一寸寸的撕裂,疼的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她说的对,一切缘由皆因自己。

    若不是自己当年受了重伤,中了媚毒之时找上她,便不会有她接下来水深火,朝不保夕的生活。

    若不是自己欠下的这一笔烂帐,便不会有她被囚死牢,受尽凌辱折磨的悲剧。

    若今再没有一个了断,他又有何面目去求她的原谅。

    若是保证不了他们母子的安全,他又拿什么去要求,他们母子回到子自己的边。

    轩辕离的右掌握着那由紫色灵气汇聚而成的紫色水晶球,狠狠的砸向了自己的口。力气之大,连脚下的瓦片都纷纷击碎。

    雪白的袍子破裂,碎片被掌风击飞,四处飘散,缓缓落在了轩辕绝的面前。

    轩辕绝瞠目结舌的瞪着眼前的人。

    只见他的口,一道极深的掌印,触目惊心。

    俊秀的脸上,那凉薄殷红的唇角,已有鲜血缓缓溢出。

    “这一拳,足矣驱散我在灵兽森林修炼的灵力,我如今已不再是紫灵巅峰,灵力已远不如你。”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喉咙里仿佛塞着一团棉花,说话几分费力。

    “你,你。。。。。。”轩辕绝几步上前,伸手扶他,却僵着手不知如何是好。

    这人,不但对别人冷心冷肺,对自己竟也如此狠辣,不留余地。

    七阶紫灵巅峰,那是整个轩辕大陆,人人向往却求而不得的境界。

    他入灵兽森林多年,多少艰辛困苦,多少磨难,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变毁了。

    轩辕绝讷讷的张嘴,却发现喉咙里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漆黑的眸子,竟不可思议的闪过一抹悲伤。

    他是一个武者,一个将修灵看的极为尊贵庄严的武者。

    他,他怎能如此对待自己好不容易习得的灵力,怎能如此草率,不负责任。

    “老八,欠你的已还你,我与你从此再不相欠,你对钟小歇所做的一切,他我必定要尽数回报。”他冷冷撂下了话,不顾子踉跄,缓缓后退了几步,跟着一跃而下,消失在了轩辕绝的面前。

    轩辕绝手中的匕首滑落,黝黑的眸子依旧盯着那远去的影子。

    刚刚一切,他只觉得好似一场梦,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回神。

    若是父皇知道,这轩辕大陆的神,为了一个女人,竟如此想不通,自毁灵力,不知会作何感想。

    十多年的纠缠斗争,因为这一掌,他忽然觉得可笑的竟然是自己。

    自己费尽心机,与他各种明争暗斗,到头来,这究竟算什么?

    该死的钟小歇,轩辕绝心底的恨意更深。

    若不是她,四哥怎么会如此不珍惜自己的灵力?

    果真是红颜祸水,他堂堂轩辕绝,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与歉疚,他需要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对手,好吗?

    “轩辕离,你欠我的,永远都还不清的。你别想如此轻易就让我放过那对母子,不止是我,就连父皇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他握紧了拳头,楠楠自语,俊秀的脸孔,在惨白的月色下,几分森可怖。

    殷红的唇角浅勾,泛起一抹凶残的冷笑。幽深的眸子深处,是铺天盖地的寒意。

    所有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别怪本王冷血无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