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斩草要除根(求月票)【163】

    惨淡的月儿钻入了厚厚的云层,夜空好似一块巨大的帷幕,黑的令人心慌。

    后半夜的天气愈发的冷。

    十一忍不住裹住了上的披风,子轻颤,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不知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眼前的小孩太冷。

    他站在他的旁,瞧着眼前奢华典雅的建筑,一点点倒塌,一点点成了废墟。

    他的眼,黑的纯粹,纯粹的找不到一丝属于人类的绪。

    或许,纯真到极致,本就是极恶。

    他的善与恶,只取决于自己的娘亲。

    对娘亲好的,便是善,对娘亲不好的,就是恶。

    他与暗夜流光站对了立场,所以他亲亲,对他们毫不吝啬。

    至于其他人,生命在他眼里,根本就低如蝼蚁,生或死,他压根儿从不在意。

    十一瞧着他,他嘟嘟粉嫩的小脸蛋,看起来天真无邪。嫩的粉唇微微勾起,透亮的凤眸弯弯好似天上月。

    他笑的单纯,好似在看一处逗趣的皮影戏。

    而对面,建筑物相继倒塌,不停的有人从废墟从逃出来,哭天抢地的喊着,尖叫着。

    眼前的五岁小儿,胖嘟嘟的小脸上,一双凤眸笑的更是星光璀璨,波光潋滟。

    十一偷偷抹泪,小豆子,你的节呢,你的三观呢?

    “豆包,他们是无辜的。”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十一还是决定冒着生命危险,郑重其事的提醒。

    “娘亲教过我一句成语,叫助纣为虐。十一叔,你要是不知道,豆豆可以解释给你听哦!”钟豆豆抬起了头,气的声音,听在十一的耳里,只觉得冷如寒冰。

    “对了,娘亲还说过,斩草要除根,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十一好像蹲去墙角画圈圈,这是什么世界啊?

    钟小歇,你丫是在教儿子吗?你丫是想教出一个混世魔王呢吧,魂淡!

    小白默默瞧了十一一眼,大爷我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对于钟豆豆各种惊世骇俗的语言与行为,都已经习以为常。

    十一兄,你还是先替你八哥节哀吧!

    钟豆豆小盆友,威武霸气,一统江湖。大爷我也木有办法。

    “菜包动作可真慢,跟豆豆抢的时候,他最快,让他去找个人,都老半天了,还木有爬回来。”钟豆豆小声嘀咕,他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

    怀里的小白轻咳,四阶噬魂师肿么打得过七阶紫灵?

    钟豆豆,你自己威武,以为你的兽宠也是能霸气侧漏吗?

    又过了须臾,只见金炎貔貅托着已经变成呆萌小蛇的噬魂蛇,晃晃悠悠的从那一堆废墟里爬了出来,慢腾腾走向了钟豆豆。

    “菜包,包?”钟豆豆笑眯眯的嘟嘟脸,终于变色。抱着小白快步迎了上去。

    噬魂蛇,耷拉着大脑袋,神委屈的瞧着钟豆豆,各种求安慰。

    金炎貔貅却好整以暇,黑白分明的眼里,是赤果果的嘲笑。

    一只四阶灵兽还敢跟人家七阶紫灵搏斗,劳资该说你没脑子呢,还是没脑子呢!

    窝在钟豆豆的怀里的小白,深邃的眸子撇了一眼噬魂蛇,对于一只扛着脑袋当装饰的蛇,他已经真心不想说什么了,太特么丢灵兽的脸了。

    “菜包,是轩辕绝把你揍成这样的吗?”钟豆豆把小白扔进了十一的怀里,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抱起小的噬魂蛇,清澈透亮的瞳孔里,满是心疼。

    三兽中,菜包陪他最久,他最辛苦,最受折磨的子,都是菜包一直陪着他度过的。

    哪怕是小白,与他的感也敌不过菜包。

    只是,一向精明的钟豆豆,总是时不时会脑神经短路什么的。

    噬魂蛇窝进钟豆豆的怀里,越发的觉得委屈。

    三角形脑袋蹭着钟豆豆温暖的膛,小小的眼睛眨啊眨的,直瞧的钟豆豆又是软声安慰,又是温柔抚摸。

    “乖乖,不痛不痛。”他小小的嘴巴,在噬魂蛇满是伤痕的蛇上,轻轻呼着,以前他摔疼了,或是被那个丑女人的鞭子抽到,娘亲都是这么呼呼的。

    只要娘亲呼呼,他就立马觉得不疼了。

    “包,你都不知道要去帮助菜包吗?罚你一个月不准吃烤。”钟豆豆撇了一眼生龙活虎的金炎貔貅,语气恶狠狠的。

    金炎貔貅顿时泪流满面,为神马他在钟豆豆眼里,就是个后娘养的,怎么可怜怎么来?

    亲,这不是你自己吩咐的吗,大家各施其职,他明明任务就完成的很出色,好吗?

    任务没完成的被安慰,任务完成很优秀的还要受罚,太特么没天理了,好吗?

    金炎貔貅圆溜溜的眼睛,朝着小白瞧啊瞧,各种委屈各种泪。

    小白默默窝进十一的怀里,劳资为了自己的烤,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钟豆豆从怀里掏出了治伤的灵药,喂进菜包的嘴里,又对着他上深深浅浅的伤痕,缓缓输入灵气。

    金炎貔貅站在那儿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十一默默长大了嘴巴,这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治愈术的,他一天到晚的跟在边,肿么半点都没发现。

    “豆包,你已经是高级药士了吗?”忍了忍,忍了忍,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会小治愈术,起码也该是高级药士了。

    药士如此奇缺又难求的物种,为神马他们娘俩修炼起来,就跟吃饭睡觉似的。

    “不知道,娘亲说练灵丹,好费灵力的,不许我练。”钟豆豆用余光瞟了一眼十一,右手手掌上蓝色灵气汇聚成了一小团浓浓的薄雾,沿着噬魂蛇小小的子,一寸寸的滚过。

    噬魂蛇上深深浅浅的伤痕以眼瞧得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

    “不过,娘亲怕我平时有个磕磕碰碰什么的,就让我去练点治愈术,免得把自己美美的皮肤给摔坏了。”钟豆豆轻描淡写,又十分臭,说罢,将噬魂蛇缠于腰间,又从他上捞回了小白。

    十一真心哭了,他虽不是神马药士,可对于治愈术的修炼有多烧银子,还是有数的。

    人家就为了神马磕磕碰碰的小伤,随便就扔个十万两白银给儿子修炼治愈术。呜呜。。。。。。果然是有娘的孩子像个宝,没娘的孩子想根草啊!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