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新年快乐第三波(求月票)【159】

    被掉在十字架上那么长时间,手上镣铐断裂的瞬间,钟小蝎一个踉跄跌落在地。

    双手双脚疼痛麻木的根本无法站起子。

    浑上下,似乎无一处完好,那撕心裂肺的疼痛,纵然是个铁铮铮的女汉子,也只怕要飙泪。

    可钟小蝎不是女汉子,她是个女杀手,一个压根儿不知道眼泪是神马的杀手。

    轩辕绝被包放走,要虐他自然也不急于一时。

    从年府被弄来这里,自己上藏着的东西早已被搜的干干净净,止血,消炎的药丸,半颗都无。

    口 交叉的两道鞭伤,瞧着触目惊心,只怕一时根本好不了。若是这样回去,被她的宝贝儿子瞧见,她有点忧心,整个郡城还能不能瞧见明天的太阳。

    钟小蝎接过包手里单薄的罩衣,勉强替自己遮住了 露的子。

    她虽懂医术,却对轩辕大陆的治愈术陌生的很,只能勉强打坐,运转灵气,让自己在短时间暂时恢复体能,出去了再说。

    “包,带路。”子恢复了大半,钟小蝎强撑着起,不再废话,冷声吩咐站在自己跟前撒卖萌的小畜生。

    金焱貔貅只觉得瞬间的毛骨悚然,黑白分明的大眼,满是哀怨。

    女魔王似乎很生气,呜呜,他的灵呀喂!他分明瞧见了那烤的香喷喷,脆生生的灵全掉进了噬魂蛇那魂淡巨大无比的胃里。

    小白吩咐了,轩辕家的人不能碰的,好吗?论家又不是故意的。

    钟小蝎只云淡风轻的撇了他一眼,几分踉跄的出了死牢。

    金焱貔貅只好无毛滴尾巴一甩一甩的跟上,心里是各种委屈各种泪啊!

    穿过悠长的通道,通道潮湿森,偶尔还能听到清脆的水滴声。

    被带来时,她浑然不觉。

    这大概是轩辕绝关押死囚的地方,若不是包,只怕自己搞定了轩辕绝,也一定逃得出。

    想必刚才,这儿五步一岗的全是轩辕绝的暗卫。

    金焱貔貅颠的跑在前头,时不时的转看看女魔王是否有跟上。

    一人一兽,在暗黑的甬道走了许久,才瞧见了一丝光亮。

    金焱貔貅率先一跃而上,小爪子踹开了顶盖。

    钟小蝎子轻轻一跃,啪嗒一下,还没来得及碰到顶盖,人就摔回了地面。

    靠,才不过一米多高,她都跃上去。

    咬咬牙,强忍着疼痛,她默默双手双脚展开,吭哧吭哧爬了上去。

    人才出了坑,只听得轰的一声,离她不远处的一栋二层的小楼轰然倒塌,尘土飞扬,呛得她咳嗽不已。

    她胡乱擦去了脸上的灰尘,肿么瞧着这景几分眼熟?

    “四哥,你发什么疯?”弥漫着灰尘的空气中,传来了轩辕绝抓狂的声音。

    这货还有胆子留在这儿叫嚣?

    钟小蝎火大的吭哧一声,一使劲,双手撑着地面跳了出来,新仇旧恨交加,她非弄死这货不可。

    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挂着寥寥几颗残星。星光黯淡,月光被厚重的云层遮掩住,透出微弱的光辉。

    光辉下,一人着白色绣袍立于半空,袍子上映着淡雅的月华暗纹,缱绻飘逸的外袍,将他衬托的灼灼珠华,魅惑众生。

    狭长的美眸如清泓,流露出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气势人,强势霸道,睥睨天下。

    可他的眼底,却冷如极地冰川,带着寒风呼啸的刀锋,瞧向那站在地上,几分狼狈的人。

    他朱红的殷唇微勾,浮起一抹邪魅的冷笑,好似来自地狱的修罗,连呼吸都透着凌然的杀气。

    “毁了这儿。”他开口了,声音极为好听,却冰冷森的仿佛能冻住这儿的一切。

    是轩辕离?他怎么也来这儿了?

    难道也是跟包一起来救自己的?

    轩辕绝刚想开口怒骂,在轩辕离的面前,他向来无所畏惧,余光却不小心瞄到一头无毛小狮子,无辜的小眼神瞧着他那边不停的瞟啊瞟,瞟的他小心脏颤个不停,来不及与疯狂的轩辕离计较,只想快些离开这儿。

    他还没来得及转,半空中的轩辕离便一跃而下,拔的子已挡在了他的跟前。

    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不含一丝灵力,仿佛纯粹是为了发泄一般,狠狠一拳揍在了他英俊的脸上。

    轩辕绝大骇,无论他如何挑衅,四哥都从未对他出过手,今为何?

    难道他已看出了端倪,知道是自己弄走了钟小蝎?

    那无毛小狮子,难道也是四哥的兽宠?

    满的羡慕嫉妒恨,让他几乎抓狂。

    为神马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只小金龙,人家却整就知道卧在屋子里睡大觉,半点使唤不上。

    可人家呢,送走了小金龙,又来一只无毛小狮子。

    肿么人跟人直接的差距就那么大,泪奔。

    “看,钟小蝎。”面对一个七阶紫灵巅峰,加一头霸气侧漏的无毛小狮子,轩辕绝表示自己真心桑不起。再羡慕嫉妒恨又如何,还是保命要紧。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神马自尊,面子,都不如命来的重要,好吗?

    钟小蝎三个字,轩辕绝说的轻巧,落在轩辕离的耳里,却好似五雷轰顶一般的沉重。

    哪怕明知是谎言,他也忍不住转过了子瞧去。

    转的霎那,整个子僵在了原地。

    那个穿着单薄衣衫,几分踉跄的站着的小人儿,当真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吗?

    或是因为失去过一次,太害怕。

    他双脚沉重的无法抬起,只愣愣的瞧着眼前几分狼狈的影,黑色的瞳孔,朦胧而迷茫。

    “轩辕离,你来的真及时。”钟小蝎开口了,声音沙哑的让人心疼。她语气淡淡,满目无的瞧向轩辕离,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喜。

    被囚在死牢,被轩辕绝狠狠折磨,凌辱之时,她也曾有过期盼。

    盼着有人能记起她,盼着有人能如神谛一般出现,救自己与危难。

    ------

    嘿嘿,看晚看的忘记时间了,赶紧补上。趁着最后几分钟,祝亲们,新年快乐,马上发财,马上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