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新年快乐第一波(求月票)【157】

    想到这女人,曾在四哥的怀里婉转承欢,妖娆邪魅的双眸微睁,瞧着眼前好似凝脂的白皙肌肤,眼底的**更浓。

    他整个人贴近,冰凉的双手贴上了她 露的背脊。

    视线碰到那双美丽的不像话的眼睛,心竟然意外的扑通扑通跳起来。

    他微微愣怔,只不过是玩玩而已,自己怎么好似一个毛头小子一般,心跳加速的有些莫名。

    他俯而下,炙的气息萦绕在她敏感的耳垂,如鹰準的冷眸,带着一丝迷离,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绚丽而邪魅。

    殷红润泽的双唇贴上了她鲜血淋漓的嫩红唇,来势汹汹,无可阻挡。

    唇瓣被攫住,柔软而炙的触感,让轩辕绝兴奋不已。

    他的吻霸道强势,如暴风雨一般疯狂,柔软的舌,在她的唇腔攻城略低。

    狂的吻,铺天盖地,似乎要将眼前的这一张小嘴跟狠狠的吸入肚子才罢休。

    他的舌,炙而温软,好似蕴含了强大的力量,犀利的探进眼前这女子柔软的唇腔,紧紧追随着她四处躲避的柔软。

    他闭上了漆黑如墨的双眸,只忘的吸眼前的甜美滋味。

    只觉得眼前的人,后脑被攫住,子被他吻的无力而酥软,却又动弹不得。

    被自己吻的七晕八素的,连她僵硬的子都酥软下来,融合在了自己霸道肆意的强吻里。

    轩辕绝心下得意,再是倔强的女子又如何,自己高超的吻 技,还怕征服不了一个小女人吗?

    他的双唇犹如一团团的火焰,放开了那带血的红唇,沿着脖颈一路向下,到处肆意点燃,炙的火焰在她冰冷的上到处蔓延。

    眼前的人,好似激被忽然点燃,全的**苏醒,子被火焚烧,难耐的靠向了自己。

    双眸迷离,满是潮。

    “砰!”一声奇怪的声音响起。

    轩辕绝悲剧的发现,刚刚一切仍旧还是自己美好灿烂的脑补。

    真相却是这样的。

    轩辕绝侵而上,一手扣住钟小蝎的后脑勺,一手放在她温前,如罂粟艳丽的红唇,贴上了钟小蝎艳似血色蔷薇的薄唇,如墨的眸子将眼前满是嫌弃的双眸尽收。

    哼!让你嫌弃本王,等尝到了本王的功夫,只怕让你罢不能。

    一切准备就绪,他伸出温灵活的舌,撬开她洁白如玉的贝齿。

    悲剧发生了。

    他还没来得及在她唇腔攻城略池,只觉得一股温自她喉间涌上,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一口温尽数进了他的嘴里,他微微一愣,下意识将那温之物吞进了肚子。

    双唇极速离开,他双目瞠大盯着钟小蝎。

    这什么女人,毒药还能藏进肚子里吗,简直防不胜防!

    钟小蝎实在是叔可忍婶不可忍,肚子里的翻江倒海尽数吐出,总算是舒服了些。

    瞧见轩辕绝见鬼似的表,她勾起一抹冷笑,这才叫自作孽不可活。

    “轩辕绝,味道如何?”她低声开口,嗓子依旧疼的厉害,好似随时能烧起来。

    “钟小蝎,你给本王喂的什么?”所有的妖娆暧昧尽数消退,玄寒的眸子好似能蹦出冰雹子,浑气压骤降,一副风雨来的模样。

    “没什么,不过是今早吃的饺子罢了。”钟小蝎语气淡漠,子被他折磨的痛苦不堪,到没觉得肚子饿,想起来今已是一整无米饭入肚。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死牢里不见天,也不知光景。

    如此折腾,只怕已到半夜了。不知豆豆没瞧见自己,可会做噩梦,可会半夜惊醒。

    他虽子早熟,不像个孩子,可每每睡觉,都躲进她的怀里,胖乎乎的小爪子,总要捧着她的脸蛋才能安然睡着。

    “你,你竟然又吐?”轩辕绝大怒,什么优雅好贵,风流倜傥,全都一口气打包丢进了沟。

    他忍住抑制不住的恶心,和肚子瞬间侵袭而来的翻江倒海。

    他一把掐住了钟小蝎修长纤细的脖颈。满目寒气似乎想把眼前的人,冻成一跟冰棒。

    “生,生理反应,你,你能怎么样?”虽被人掐住了脖子,样子极为狼狈,钟小蝎苍白的脸上无丝毫的畏惧,双目透亮,就那么瞧着轩辕绝,好似在她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优雅尊贵的轩辕国八皇子,而是一个连路边沿街乞讨的家伙还不如。

    她清澈干净的眸子里,没有半丝的羞愧,只有满满的,毫不掩饰的嫌弃。

    她分明赤 体的被挂在十字架上,却仿佛尊贵圣洁如天上的谪仙。

    那眼神太过干净,太过澄澈,让轩辕绝掐着她的右手轻颤。

    “你,究竟是谁?”他微微松了手,声音低沉,好似喃喃自语。

    为何能轻而易举勾起我的趣,却又能如此圣洁干净,让人不敢亲近亵渎。

    若是换了旁人,如此侮辱自己,他早已一掌拍死,还能由着她安然活着。

    可眼前的人,他甚至想用力掐死她,右手却好似失去了力气,根本握不紧。

    “来取你狗命的人。”那圣洁的光环消失殆尽,微抬的眼眸中,透着极地的冷光,杀气无孔不入。她艳红的唇微勾,勾起一抹冷笑,不是那种令人胆战心惊的冷笑,而是一种勾魂使者拷打魂魄的恶魔之笑。

    轩辕绝子微微一怔,右手已然放开,人也跟着后退一步。

    那双眸子,分明纯粹干净如神谛,为何转眼却幽暗如地狱深渊的恶魔,好似能吞噬一切。

    她究竟是谁?

    莫府的一个小姐,怎么会有如此张狂黑暗的气势?

    那暗黑的气场,连自己都觉得几分可怕。

    “轩辕绝,我说过,你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她的声音冷若冰霜,清亮的凤眸翻涌着野兽般的凶光,瞧着轩辕绝,分明像是瞧着一头已然没有了退路的猎物。

    势翻转的让轩辕绝几分莫名。

    她明明还被挂在那儿,明明没有半点的反抗能力,到底是哪里来的强大自信?

    分明是垂死挣扎罢了。

    可笑,自己还真被吓住了。轩辕绝,你丫是越活越回去了吗?

    ---

    为大年三十不看节联欢会,仍旧守在电脑前,辛苦码字的妖妖赞一个,亲们新年快乐,着脸讨要新年礼物啦,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