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飙升的凌虐(求月票)【156】

    寂静的死牢,响起一阵毛骨悚然的嗤嗤声。

    皮肤被烧焦的淡淡香味,飘进了钟小蝎的鼻腔,让她忍不住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痛处那么明显,连那突起的蝴蝶谷似乎都已被这可怕的烙铁给烫碎了。

    钟小蝎眉头紧皱,殷红的唇上,又有新的血丝渗出。

    只是那倨傲的凤眸怒睁,再深的疼痛也浇不灭他与生俱来的骄傲。

    轩辕绝,今你所给的一切,他必定千万倍讨回。

    她便留他一条命,让他知道这世上还有生不如死四个字,让他知道,她钟小蝎绝不是能随便就能招惹的。

    而面前的轩辕绝,妖娆邪肆的双眸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果然还是玫瑰最漂亮,四哥那蔷薇,简直丑的要命。

    “院使大人,想不想瞧一瞧?”他开口,声音优雅,低沉中带着魅惑,语气轻缓,好似在低声吟唱。

    话音才落,脸上的丝帕被掀开,落入钟小蝎眼帘的,是一张风得意,慵懒邪魅的俊脸。

    她忍不住扯动了铁链,真想一拳揍歪了这张讨人厌的笑脸。

    轩辕绝强迫她低头,让她去瞧自己蝴蝶骨上的玫瑰,那儿虽几分血模糊,可仔细瞧去,确实有一朵活色生香的玫瑰,艳丽盛放。

    既惊悚又魅惑。

    “变态。”钟小蝎瞪着眼前的人,狠狠骂道。可喉咙好似被割开,又像是放了一把火似的,每说一个字便剧痛无比。怎么会?刚刚虽低哑,可也不至于如此疼痛。

    她知道,自己的嗓子在大火中受损。难道是因为这烙印太靠近脖颈的缘故吗?

    “本王就让院使大人瞧瞧,什么才是变态。”轩辕绝已经无耻到了一定的境界,对于钟小蝎的新鲜词,他半点不生分,一个闪欺近,修长白皙的手,狠狠压在了那朵艳丽的玫瑰上,微微施力,直痛得钟小蝎差点昏死过去。

    “啊。。。。。。”她终于扛不住惊呼出声,汗珠不停滴下,额上不停的渗着细小的水滴,声音像是从喉间发出的低不可闻的嘶喊。

    她闭上眼,痛得几乎要失去意识,却又痛得根本无法失去意识。

    “轩辕绝,你总有一天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她缓缓睁眼,一字一顿,说的极为认真。

    森冷的双眸,喷出滔天的怒火,似乎仅用一双眼睛,就能让人万箭穿心。

    鞭痛,烙印痛,再加上他无耻的按压,全疼痛的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上一寸寸开始麻木,麻木到习惯疼痛。

    这一切非人的折磨,不过是因为他以为的轩辕离看上了自己吗?

    轩辕离,这三个字在钟小蝎的心上,已成了黑的不能再黑的黑名单。

    六年前,他害莫瑾言名声败坏,被莫家各种嫌弃欺负,六年后,他又害得自己莫名遭罪。

    这始作俑者,更是罪无可恕。

    而眼前这变态,她若没办法毒死他,将来定是要一刀一刀凌迟,让他去承受这世界无法承受的痛苦,才对得起自己今的折磨。

    “哈哈哈,这不过才刚刚开始呢,院使大人?”轩辕绝半丝不受威胁,不知何时,他手上竟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匕首沿着她已摇摇坠的肚兜往下,只听得刺啦一声,轻薄的纱裙被割破,只剩下薄薄的底裤。

    他俊眉轻佻,凉凉的匕首在钟小蝎的上游移,“院使大人,不是嫌弃本王不像个男人吗,本王这便让院使大人好好瞧一瞧,本王到底算不算是一个男人?”

    轩辕绝的老二已是坚硬如铁,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耀武扬威,来证明自家主人的威武霸气。

    轩辕绝幽暗的目光对上钟小蝎森然冰冷的眸子,“好好感受吧,院使大人,本王究竟是不是个男人,你很快便会知道?”他的声音轻佻魅惑,在钟小蝎的耳边拂过,她拼命压抑要呕吐的冲动。

    若是满口污秽喷出,只怕自己便要失去这一次机会了。

    修长的手,抚向了钟小蝎的脖颈,他真想瞧瞧这一双冷若冰霜,又倔强之极的眸子里含着泪水,哭泣出来的模样。

    靠,光是想象,都觉得兴奋的要命。

    匕首划向了她的天青色的肚兜,嘶。。。。。。那一片裂帛之声,切云割雾。。。。。。随着冰冷的寒意,破碎的衣片被划开,大片粉嫩的肌肤暴露在了寒的空气之中。

    唇瓣快要被咬的烂掉,若不是紧紧咬着,她下一秒就会大吐特吐。

    那冰凉的手,拂过自己的肌肤,毛骨悚然加恶心变态。

    软嫩白皙的双峰,轻挑了出来,人的弹,让轩辕绝的眸色微眯,黝黑的眸子几分暗红。

    “院使大人,舒服就叫出声来,本王绝不会取笑你的。”见钟小蝎双唇咬出了鲜血,他温柔的抚摸她嫩的红唇,星星点点的血迹,落在他白皙的指尖,好似盛开的花儿,艳丽无双。

    黑色的瞳孔,深邃魅惑,满是潮,他将那沾着血迹的手指送进了自己的嘴唇。

    钟小蝎眼底闪过一丝狠厉,这男人奇怪的癖好,倒是帮了她的大忙。

    她冰冷的眸子紧盯着眼前的人,她上的血剧毒无比,一点一滴便能要人命。

    轩辕绝吞进了她的鲜血,轻轻闭上了眸子,似乎在享受那血腥的味道。

    过了须臾,他睁开眸子,双目透亮如黑曜石,似乎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怎么会?

    钟小蝎心下讶异,忽然惊觉,这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哪里有什么能毒死大象的剧毒血液。

    顿时懊恼不已,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瞧着自己被这变态给折磨凌辱吗?

    子被看光光,她到并不在意。

    她虽然几分保守,可也是个现代人,不会被人看光了子,就要死要活。

    哪怕今真被这变态给欺负凌辱了,她也会坚强的活下去。

    别说,她还有个宝贝儿子等着。被欺负了却不加倍还回去,可不是她钟小蝎的作风。

    嘴里的血腥味,让轩辕绝更是兴奋不已,他终于准备放弃各种前戏,整个人都欺压了上去,在这一片残酷和血色中,子紧紧压上了那片柔滑的玉体。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