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这是在凌虐吗(求月票)【153】

    肌肤莹白,细腻,透着温,让轩辕绝不释手。

    漆黑的冷眸几分幽暗,瞧着眼前低头不语的人,嘴角邪肆的勾起一抹璀璨的淡笑。

    “先玩哪一样好呢?不如院使大人自己挑一挑?”他冰凉的手,回到她的唇下,抬起她低垂的头,迫使眼前之人与自己对视。

    精致绝丽的面孔,并没有他预料的惧意。

    清透的凤眸,冷傲孤清,被束缚了双手双脚,却依旧盛气凌人的让人生气。

    他忽然好想瞧一瞧这女子绝望哭泣的模样。

    究竟要如何折磨,才能让她变了脸色,才能让她像个正常的女人。

    “沾着盐水的鞭子?还是被火拷过的烙铁?或者。。。。。。”他微眯了眸子,眼底闪过一丝暧昧,“或者,试试本王的威武霸气?这样的角度,本王定是让院使大人摆不能。”

    钟小蝎内心里,将轩辕绝已经诅咒了无数遍。

    面上却仍旧是云淡风轻,无一丝惧意。威胁也好,调戏也好,她就当他在放而已。

    “或者,院使大人,想要一样一样的来?”见钟小蝎无动于衷,轩辕绝的眸色更是暗沉,几乎想要迫不及待的瞧一瞧她变色的神

    “八皇子看上去英明神武,风流倜傥,却原来也是个喜欢恃强凌弱,欺负弱女子的无耻之徒。”钟小蝎开口了,清浅温和好似潺潺流水拂过。

    “小女子落在你手上,是用鞭子抽,还是用烙铁烙,只能由着八皇子你高兴!”

    她神高傲,语气却委屈。

    “既然院使大人如此爽快,那本王可就不客气了。”轩辕绝轻笑,修长白皙的手落回钟小蝎的人的蝴蝶谷上,微微用力,只听得刺啦一声,单薄的罩衫被扯开,丝滑的缎子瞬间落在了地上,只留下包裹着她玲珑子的白色单衣。

    果然是尤物,完美的材曲线,让轩辕绝几分想入非非。

    钟小蝎子轻轻一颤,光彩琉璃的眸子闪过一丝厌恶。

    贝齿轻咬,忍住了呕吐的冲动。

    轩辕绝转,拿过了一旁放置的鞭子,玩味的瞧着眼前玲珑的子,一鞭子下去,皮开绽,鲜血淋漓,想想便觉得兴奋。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划破了寂静的死牢。

    钟小蝎前的单衣瞬间被鞭子撕破,露出了淡青色的肚兜,和内里若隐若现的雪白酥

    靠!钟小蝎一声低咒,贝齿紧咬,愣是不吭声。

    这变态,不就是想瞧瞧自己害怕哭泣的模样吗?只怕是自己哭的越凄惨,他抽的越高兴吧!

    抽个几鞭子,钟小蝎真心觉得没什么?

    她是杀手,枪林弹雨的子,受的伤还会少吗?

    子弹贯穿肌,她都毫不动容,何况是小小的鞭子。

    就算被这变态男人 侵,她也要死命忍着活下去。

    活下去,才能千倍百倍从敌人上要回来。

    “院使大人,果然是女中豪杰。”轩辕绝声音低沉,话音未落,又是狠狠一鞭抽在了钟小蝎的上。

    纵横交错的两鞭,撕碎了她的白色单衣,单衣滑落,只留下天青色的肚兜。

    丰盈轻轻抖动,好似藏不住要跳出来一般。

    轩辕绝眸子更是幽深,目光放肆的在她上来回游移。

    钟小蝎闭上了眸子,不想瞧他赤果果,想吃人的目光。

    内心闪过无数个注意,却被自己一一否决。

    在七阶紫灵面前,她的一切小伎俩都不会得逞,只会让眼前的家伙变本加厉而已。

    除了用药,她还能有什么法子?

    唯一的毒药,就在她的指尖,双手被束缚,根本没有办法。

    贝齿轻轻咬住了下唇,自己大概是好子过太久了,那沾着盐水的鞭子,才不过两鞭而已,就觉得几分吃不消。

    子被看光光到没什么,那毒辣辣的疼痛,让她死命的咬住下唇,才能抑制住不发出痛苦的呻吟。

    眼底的痛苦一闪而逝,却落尽了轩辕绝的眼里,他越发的兴奋。

    果然,再是凶残狠辣又如何,还不是扛不住一顿鞭子抽打。

    “才不过两鞭而已,院使大人就吃不消了吗?”轩辕绝轻笑,还真以为这女人有多厉害呢!

    看来也不过如此吗?

    他扔开了鞭子靠近,冰凉的手在她被鞭子撕开的口子上游移。

    雪白的酥上,是星星点点的血迹,好似开出的艳丽蔷薇,有一种让人摆不能的凌辱之美。

    “啊!”钟小蝎忽然一声惊呼,这变态的手竟然狠狠的插向她的伤口,这种痛,比子弹穿过的灼还要可怕。

    “要听院使大人的呻吟,还真是困难,早喊出来不就不用受这些苦了吗?”

    钟小蝎缓缓抬头,眼神冷如极地冰川,带着寒风呼啸的刀锋,嘴角却缓缓勾起一个凉薄的笑。

    “让八皇子如此辛苦,到真是本院使的错了。”

    轩辕绝朦胧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狐疑,眼前的女子好似换了一个人,清冷也好,凶残也好,诡计多端也好,在他面前的,终究是个活生生的女人。

    可眼前之人。分明带笑,却笑的毫无温度,漂亮的凤眸寒的令人发指,那样的眼神根本不属于人类。好似地狱深处的冷面修罗,分分钟都会夺人命。

    轩辕绝星眸微眯,这样的感觉让他略微不爽!

    他伸手,从袖口掏出一方丝帕,干脆蒙住了她的双眸。

    “八皇子,还有这等癖好?是怕本院使将来做鬼都要来向你索命吗?”语气森冷,就算是遮住了双眼,也遮不住她滔天的冷意。

    “八皇子尽管放心,本院使定不会化为厉鬼来欺负你。因为本院使定会活的比你旧,所有你欠我的一切,我会变本加厉的讨回来。”她语气分明云淡风轻,那周狂飙的寒意,却让人几分毛骨悚然。仿佛这些话,并不是她随意的开口威胁。而且将来某一天必定会发生的事。

    “哦,本王倒是期待的很。”毛骨悚然的是别人,凶残的轩辕绝,自然不怕这女人轻飘飘的威胁,也不怕她快要冻死人的冷意。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