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扭转的可怕局面(求月票)【152】

    速度之快,几乎已到了他的极限。

    再无任何顾忌,只求一击即中。

    钟小蝎凤眸冰冷,唇角的笑意凝结成了一朵冰霜,只见她一个利落的回旋,双掌齐发,迎上轩辕绝的拳头,目光自信淡定的,简直让人生气。

    电光火石间,钟小蝎的一双拳头犹如钢铁铸就一般,直直的装上了轩辕绝的铁拳。

    只听得闷闷的一声重击,轩辕绝子连连后退,直跌靠在背后的墙上,仍握着拳头的右手,泛起乌青,胀痛不已。

    该死的,这是女人吗,是女人吗?

    肿么比男人的力气还大。

    轩辕绝不知,八卦掌最厉害的地方,便是掌如牛舌,别说是拳头了,就是长剑在跟前,她也照砍不误,击的他粉碎。

    “还打不打?”钟小蝎收了双掌,负手而立,淡淡问道。

    轩辕绝微微一愣,这女人不是应该乘胜追击,一掌毙了自己吗?肿么会忽然良心发现?

    莫非。。。。。。

    “不打,我可要拿属于我的战利品了。”钟小蝎美目流转,神淡漠,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弧度,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清澈透明的眼眸深处,却又奇怪的透着一股小女孩的俏皮,似乎对于即将到手的礼物几分兴奋雀跃。

    轩辕绝脸色一片死寂,眸间满是绝望。高贵的头都垂了下去,毫无生气。

    却在低头的霎那,眼底闪过一丝狠。

    子懒懒靠着墙壁,似乎连挪动一步的力气也无。

    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站在钟小蝎的跟前,对于她的奚落和调笑,没有半点反应。

    钟小蝎的眼底滑过一丝狐疑,这男人如此自大臭,绝不会太轻易的就举手投降。

    难不成,速度如此之快?

    她本想去捡轩辕绝丢弃的长剑,此刻却不敢低头。

    死牢的门,只是虚虚掩着,并没有上锁。先逃出去再说。

    “院使大人,你真以为能逃得出本王的掌心吗?”那靠着墙好像是垂头丧气之人,悠悠开口,声音好似来自地狱的修罗,再无一丝温润,冰冷狠的让人毛骨悚然。

    “不试试怎么知道!”果真如此,自己今若是逃不出去,这家伙定不会轻饶了自己。

    她影一闪,快如离弦之箭,冲向了死牢的大门。

    手还来不及去开门,却一头撞进了轩辕绝的怀里。

    “如此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只可惜本王今天想换个花样玩一玩。”轩辕绝双手抱,拦在了门口,脸色冰冷,带着压抑的杀戮,嗜血妖娆,由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强者霸气。

    若是不用药,五阶蓝灵在七阶紫灵面前,犹如不会功夫的小孩面对绝世高手。

    根本一个天,一个地,胜负早已明了。

    刺鼻的龙涎香,让钟小蝎没来由的一阵恶心,她子急速后退,离了轩辕绝几步远。

    眼底却没有半丝的畏惧。

    她钟小蝎的字典里,可没有害怕这个词。

    美眸如清泓,波澜不惊,淡定自若。

    轩辕绝出拳了,有道是哪里跌倒,便在哪里爬起来。

    他刚刚一拳如此狼狈,自然要狠狠的在钟小蝎上讨回来。

    他轩辕绝虽好色,坐拥美人无数,可怜香惜玉神马的,对于一个时刻想要自己命的女人,半分也无。

    一拳击出,带血的拳头有莹莹紫光围绕,拳峰犀利,明明在死牢,却偏偏搅得风起云动。

    不大的死牢,被轩辕绝恐怖的灵气笼罩,钟小蝎根本逃无可逃。

    可坐吃等死神马的,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轩辕绝的拳,如狂风暴雨朝她袭来,她不躲不闪,只简单利落的做了一个手势,几分苍白的唇轻巧的吐出一个字。

    “停。”

    轩辕绝狂暴的脸色微微一怔,这又演的是哪出戏?

    “现在喊停,不觉得迟了吗?”冷若冰霜的气势,企图把钟小蝎直接给冻成了冰棍。

    拳头就落在钟小蝎的鼻子跟前,就差那么一分,她的一张脸恐怕比如花还要疯狂,再无颜面见人了。

    “你不是停了吗?八皇子。”钟小蝎凤眸带笑,轻巧的说道。“八皇子,我们之间也没有非斗的你死我活的理由吗?”

    在命攸关之时,神马面子,里子,都是浮云,好吗?

    命都木有了,要面子有何用?

    难不成死后还会有人给你立碑,夸你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英雄吗?

    能忍常人所不能忍,那才是真英雄!

    “哦,企图让本王断子绝孙,这理由还不够本王与院使大人斗的你死我活吗?”轩辕绝干脆利落的收了拳头,人却离的钟小蝎远远的。

    若是在同一个人上,栽两次,他轩辕绝也真的好去死一死了。

    “呵,本院使怎么舍得让八皇子断子绝孙呢。八皇子如此霸气威武,为了全天下的女人着想,您的宝贝还是好好儿留着的好。”钟小蝎语气分明几分谄媚,可凤眸清澈透亮,几分苍白的脸色毫无一丝逢迎拍马的猥琐之色,只听得人心舒畅,得意非凡。

    当然,刚刚才吃过一次暗亏的轩辕绝例外。

    “来人,将院使大人给本王绑起来。”他后退了几步,冷声吩咐。

    随即有两个穿黑衣的男子进门,面色冰冷靠近了钟小蝎,不给钟小蝎任何反抗的机会,便将人利落的绑在了死牢右侧早已备好的十字架上。

    双手,双脚都上了沉重冰冷的铁锁。

    灵力的悬殊,除了施毒,或出其不意,不然根本无法对抗。

    “是本王大意了,与你这狡诈的小女人对话,不好好防着点,到时候本王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轩辕绝靠近了钟小蝎,如鹰準的冷眸,泛起一抹妖娆的光芒,绚丽而邪肆。语气低沉感,惑不已。

    “本王的死牢,好玩的东西多的是,不知道一样样试过来,院使大人,可吃得消?”

    他冰凉的手拂过钟小蝎苍白的脸颊,滑落在她露的脖颈,最后落在漂亮的蝴蝶骨上,流连忘返。

    =====

    稍后还有两千哦!妖妖全家都感冒了,最近天气变化多端,亲们注意体哈!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