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恐怕你要不起(求月票)【147】

    “恐怕你要不起。”钟小蝎语气清冷,眼前之人,嘴角扬着浅浅的笑,星眸妖娆魅惑,深邃绝美,似乎分分钟都在卖弄风,引着她。

    明明是相似的一张俊脸,她眼底的厌恶分明毫不掩饰。

    同样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眼眸,一双清冷卓绝,一双却妖娆狠厉。

    同样是邪魅的轻笑,一人嚣张肆意,一人却透着轻薄。

    同样的温柔多。一人干净纯粹。一人却带着计谋,透着龌龊。

    她莫名想起那人风姿卓绝,慵懒邪魅的笑来,心中几分后悔,不过是呈一时之快,想看那人的冰块脸变色,却最终害人害己。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实在是她现在最真实的写照。

    亲,表这么主观,可以不?人家八皇子好歹也是风流倜傥,潇洒不羁,一枚偏偏美男子。

    “哦?这天下,还不曾有本王要不起的东西!”轩辕绝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轻笑,琉璃眸子瞧着她,张狂倨傲的眼神扫过她玲珑的子,好似在瞧着一头犹在垂死挣扎的猎物。

    “哼,狂妄自大,不知所谓。”钟小蝎轻轻撇嘴,眼里满是鄙视。心中却在计较,若是明斗,自己胜算几分。

    当然,她不会认为眼前的轩辕绝,会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兴趣。像他这样的男子,除了自己谁都不,女人对他来说,或者暖,或者扩张权势,总之都是工具。

    “本王有这个资格。”轩辕绝大言不惭,把钟小蝎的鄙视当成赞美。“本王今就想试试,四哥玩过的女人,究竟是何滋味?”他莹白如玉的脸上,表几分扭曲。

    钟小蝎略有些纳闷,为何他总是提起轩辕离,好似凡事轩辕离喜欢的,他都要抢过来。哪怕抢不过来,他也要毁了它。

    这种变态的心思,就好像你自己明明很优秀,可总有一个更优秀的人始终压制着你,将你所有的光环都全部抢走,连渣都不留。

    长期的威压,让你奋起反抗,迫不及待要将此人狠狠打压,把他所拥有的全部抢过来毁灭,方绝痛快。

    而自己,恰好被眼前这变态男认为是轩辕离很重要的东西。

    怪不得他一出场就来个英雄救美,又企图欺骗自己,想做个便宜老爸。

    而后又趁虚而入,打算将自己生吞活剥。所有一切的矛头,皆是因为,他以为轩辕离喜欢自己吗?

    所以,自己才是白白做了回冤大头。

    轩辕离与自己,不过是两次萍水相逢,两场淋漓 事而已。她肿么就要为此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思绪纷乱,她眼里的戒备,却不少分毫。虽然对贞神马的,根本没什么概念。可她也不会无耻到是个男人都发生关系,好吗? 更何况,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钟小蝎最讨厌的便是被威胁。

    ==================================我是卖萌求收藏求月票的分割线===========================

    夜,漆黑如墨,寂寥的天空中挂着一轮残月,透出微弱的光芒。

    幽香的梅花在惨白的月色下,更显清冷。

    树底下的小石桌上,暖炉子里幽蓝的火苗跳跃,上头的酒壶子里,飘着清雅幽香的梅花酒,正汩汩冒着气,似乎要掀翻了盖子跑出来。

    桌子边上,一人白衣胜雪,乌发似墨,正一杯一杯将美酒往肚子里灌。那玄寒幽深的眸子,失去了睥睨天下的神气,几分落寞,几分黯然。

    边的绝色女子,满目心疼,粉红的唇轻抿,却不知该如何出声安慰。

    若不是他频道伸手倒酒,远远的瞧着,这一坐一站的两人,就好似一副静态的水墨画。

    只是下笔轻柔,却满是惆怅。

    “哇啊。。。。。。”寂静的夜里,忽然的一声啼哭,打破了梅园的安宁。

    不停灌酒的轩辕离,瞬间起,几分踉跄的朝着屋子里跑去。

    梅园只有一栋房子,小小的三个房间。暗夜流光与钟豆豆便住在其中一间本是替十一准备的屋子里。

    月色苍白,透过了屋顶的天窗落在上。上小小的人儿,哭的伤心绝,长而浓密的睫毛被泪水浸润,如羊脂玉般温润细腻的两颊挂满了泪珠,子哭的一抽一抽,极为可怜。

    暗夜流光抱着他柔声安慰,他却犹闭着眼睛嚎啕大哭,没有半分消停的迹象。

    暗夜流光温润的双眸,透着一丝无奈。

    他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轩辕离去而复返,却是被他的贴护卫轩辕凤扛回家的。这世上,能伤轩辕离的人屈指可数,而他双眸紧闭,一双修长的手上,满是被烫伤的水泡。除了他自己,西兰国内,谁还有如此大的本事。

    能让向来冷心冷肺的轩辕离如此伤心绝,如此自虐,他不敢想象那个呼之出的答案。

    “娘亲,我要娘亲,娘亲抱抱。”怀里的人越闹越厉害,豆大的泪水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暗夜流光瞧得心疼不已。

    忽然,大门被一把推开,进来一道白色的影,几分踉跄的冲到前。

    “不哭了,乖。”他从暗夜流光的怀里,捞过那小小的人儿,抱紧了自己的怀里。

    子分明踉跄,脸上却毫无醉意。

    清香的梅花酒,没有刺鼻难闻的酒气,犹如他上的味道,清雅又带着一丝幽香。

    他好似低喃,抱着钟豆豆的动作轻柔,如黑曜石的眸子深处,藏着柔光,好似怀里的是稀世珍宝。

    “大叔,娘亲不要我了,对不对?她把我丢给大叔,自己走掉了,对不对?”钟豆豆睁开了亮若繁星的眸子,瘪着小嘴,极为委屈的问道。

    眼泪还在一个劲的往下淌,淋湿了他贴的衣服。

    “不会的,你娘亲一定会回来。”轩辕离微低了子,让自己的视线对上这孩子的,那漆黑狭长的眸子,是不容人怀疑的坚定。

    ----

    亲,还有四千万晚上奉上,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