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戴了绿帽,求自杀(求月票)【144】

    天色渐暗,还在天际悬挂的红,已失去了温度。

    总算是忙完了一切的钟小蝎,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一丝寒意侵袭。

    洁癖王轩辕离,忍受不了满屋的血腥味,早已中途离场。

    钟小蝎伸了伸懒腰,用一旁备着的纱布,擦拭了手上的血迹,只觉得几分头晕。

    她揉了揉太阳,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

    把年将军上的银针收回,她整了整衣衫,开门出去。

    刚动了如此大的手术,又洒了麻沸散,年老将军恐怕得昏睡一段时间。

    屋外空无一人,西兰王大概早已离去,那个哭哭啼啼的年夫人也不见踪影。

    连年玉琦都不知跑去了哪里?

    她径直出门,出了院子,才发现整个年府的人,消失无踪,只剩下一座空的宅子。

    钟小蝎揉了揉几分疲乏的双目,自己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西兰王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老鼠药?

    无论如何,先果腹再说,肚子饿的时候,脑子也不清楚。

    她快步朝着风雨长廊走去,却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连吹动发丝的风,都似乎带着一股子气。

    不好。钟小蝎急忙回,自己才刚走出的院子竟然已有轻烟冒出。

    竟然纵火,毁灭证据。

    真是够了。

    钟小蝎无视咕咕响的肚子,急忙朝着年老将军所在的院子跑去,自己好不容易才救活的人,绝不许别人轻而易举又给弄死。

    闪进了院门,屋子全是木结构,又因这几天气干燥,火势凶猛上窜,极为可怕。

    钟小蝎催动体内灵气,瞬间一团浓郁的蓝色已将全包裹,她如闪电般窜入屋子,直奔年老将军前。

    这场火必然是从年老将军的屋子烧起,若是迟一步,只怕还剩下一把骨灰了。

    堂堂护国将军,竟落到这般田地。

    一向对西兰王心生好感的钟小蝎,顿时怒不可遏。

    若是没了年世勋一家,他如何安坐朝堂?

    当真是狡兔死走狗烹。

    为了自己的私仇,连西兰的功臣都可以随意牺牲。

    果然如她所料,火势便是从年老将军的屋子燃起。不过有一点她几分莫名,他的目标明明是自己,却为何要等自己离去,才点燃屋子。

    没时间思考那么多,钟小蝎随手用被子裹住了年老将军,将他扛在自己肩上,正夺门而出。

    只听得啪嗒一声,屋内的横梁断裂,挡在了她的跟前。

    将她堵在了已经熊熊燃烧的边。

    “放,放下我。”背上忽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钟小蝎讶异,这年老将军好生厉害,才不过须臾,竟然已经醒了。麻沸散莫非对他并无效果。

    “年将军,你早就醒了吗?”

    亲,这并不是重点,好吗?

    “放下我。”年世勋只是重复自己的话,略加重了音量。

    “我能救你出去的。”钟小蝎只道他是担心自己也跟着一起交代在这儿,十分好心的提醒。

    “不需要。”沙哑的声音,几分冰冷。

    “你无需担心我。”后知后觉的钟小蝎童鞋,木有发现半点异常。

    “你放下我。”年世勋沙哑的低吼,谁让你救了,老子让你救了吗?他几乎张狂,若不是浑无力,他早就挣扎着从这小丫头的背上下来。

    他堂堂护国将军,连腿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不能上战场杀敌,让他整躺在屋子里等死,还不如现在就一把火烧死,干干脆脆。

    说起来,也算是为国捐躯,对得起年家的列祖列宗。

    “不放。”脑神经囧与常人的钟小蝎终于反应过来。“我钟某人救的命,除非我自己不爽弄死他,你想轻生,你想的美。”

    本就极为郁闷的钟小蝎,被年世勋的胡闹气到,一把扛起了这老头子,周的蓝色更为浓郁,窗户与门,都已被烈火挡住,唯一的办法就是突破屋顶,冲出去。

    不管如何,且试一试。

    她环顾四周,唯一的落脚点便是那张正熊熊燃烧的大。顾不了那么多,足尖轻点,她一跃而起,脚尖在那大梁上借力,一头撞穿了屋顶,又是几个尖步,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放下老头,急忙将包裹着他的被子扔到一边。

    她站在一旁,微微喘气,将军府的屋子极高,她可是拼了老命,才逃出来的。

    撞破屋顶的脑袋,有点肿痛,上头肯定有一个大包。

    昏暗的天色,带着气的风,狼狈的钟某人,还有地上更为狼狈的年将军,组成了一道凌乱的风景。

    累的快要趴下的钟某人,干脆一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老头,你别要死要活的,都说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不过是丢了一条腿,你至于吗?”钟小蝎瞧着如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的年将军,喘着气教训。

    年玉琦倒是没骗他,这老头果然是个顽固分子。

    “你个黄毛丫头,懂个。”年世勋愤愤,别过了脸去,那一截断腿,就这么晾在光天化之下,他只觉得这一辈子的脸面都已被这黄毛丫头给丢的干干净净。

    她救人救的气喘吁吁,这老头倒是骂人骂的中气十足。

    轩辕离的灵气,堪比灵丹妙药呀!

    “老头,我猜。。。。。。”钟小蝎双手抱膝,脑袋搁在膝盖上,白皙的脸上满是灰尘,唯有一双眸子,依旧干净透亮,不染尘埃。她瞧着年老将军,悠悠开口。“你嚷着要送命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截了你的腿吧!”

    年世勋脸朝着另一边,依旧木有反应。

    “我猜,跟年夫人有关。”

    还是一个冷冷的后脑勺,钟小蝎却眼尖的瞧见他轻微的颤动。

    “人家老婆出轨都是怒砍男,你肿么喜欢自杀?”钟小蝎半点不客气,直奔主题。

    “你胡说什么?”年世勋终于回头,双目圆睁,对着钟小蝎大吼。

    “本院使从不说谎。”钟小蝎笑,凤眸弯成月牙状,闪烁着漫天星子,像一直谋得逞的大尾巴狼。

    气的年老将军,很想一头撞死在他跟前的木头柱子上。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