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洁癖男被血喷(求月票)【143】

    “你。。。。。。”西兰王气的张了张嘴,骂不出话来。

    他怕这小丫头到时候回起嘴来,口无遮拦,自己这张老脸当真是没地方搁了。

    “皇上,等微臣救活了年老将军,到时候你怎么处置微臣,悉听尊便。现在,麻烦你挪个地儿。”钟小蝎瞬间化为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在她面前的西兰王,俨然是罔顾老将军命的昏庸帝王。

    势急转直下,年玉琦额头满是冷汗。

    他对钟小蝎早已没了成见,见钟小蝎为了自己的父亲,如此顶撞西兰王,满目动容,却又为她担忧不已。

    他几上前求,却被十一犀利的目光给阻止。

    “十一,你快些去准备我用的东西,顺便请皇上去外厅喝茶。”钟小蝎无视西兰王怒成了猪肝色的脸蛋,回顾自去处理年老将军的伤口。

    “西兰王,请吧!”十一童鞋幸灾乐祸,连拖带拽的将西兰王给拖出了内室。

    世界,瞬间安静了。

    “对不起。”背后响起一道低沉的抱歉声。

    钟小蝎回头,见满头冷汗的年玉琦,如星辰闪烁的眸子,满是歉意。

    “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所在,无需道歉,只要你同意我替你父亲手术就行。”钟小蝎对着眼前的美少年,语气几分缓和。

    “手术?”年玉琦大大的眼里,几分迷茫。

    钟小蝎嘴角微抽,她肿么冒出个新鲜词儿来了。截肢神马的,一听就明白,手术他们古代人真心明白不了了。

    “这是医术上的专业名词,你不需要懂。你先将煮好的药水喂给年老将军,然后去准备麻沸散,水,棉布等。”钟小蝎一边吩咐,一边仔细检查年老将军的左腿,右腿中毒极深,大腿肌腐烂,毒入骨髓,小腿早已萎缩。

    左腿只是一部分肌萎缩,应该还可以恢复。

    “这些药汁,没用了吗?”年玉琦接过装着汤药的白色瓷碗,一勺一勺仔细的喂给年老将军。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做起事来,倒是十分的温柔体贴。

    “有用,截肢完了,得敷在你父亲的断根部分。见血封喉极为霸道,若是不好好处理,你父亲仍然命堪忧。”

    所有一切都准备就绪,钟小蝎干脆屏退了年玉琦与十一两人。

    年玉琦虽征战沙场,可到底只是个少年,躺在病上的又是他的父亲,钟小蝎怕场面血腥,他hold不住。

    至于十一,这个纨绔子弟,还是离的越远越好。

    免得帮不了忙,还整的添乱。

    所有人集体清场之后,她朝着某个暗的角落瞄去。

    “过来搭把手。”语气可是半点都不懂客气为何物。

    轩辕离从容优雅的走了出来,瞧他站了这许久的功夫,似乎没有半丝的不耐。

    脸上依旧挂着一抹轻笑,深邃的眸子多了一份兴致。

    “需要我做什么?”他开口,清雅淡漠的声音,极为悦耳。

    钟小蝎将一块抹了草药的纱布递到了他的手上,才说道,“等我处理完了,你将这纱布敷在他的断根之处,然后催动灵力,让他的伤口尽快复合。”

    洁癖王轩辕离,刚刚还云淡风轻,瞬间风云变色,满脸墨黑。

    “我来截肢。”他略略斟酌,挑了一个不那么恶心的。

    “你会吗?”钟小蝎反问。

    “很难?”轩辕离默然,不就连根一刀切断就行了吗?

    “不难的话要大夫做什么?”钟小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面对一个洁癖王,她倒是很想坏心眼的让他来截肢呢!问题是,他分得清各种神经,动脉神马的吗?

    他知道,要在何处落到,要如何处理切口吗?

    “凤。”他低声开口,有轩辕离的地方,方圆十米处,必有轩辕凤。

    “你忍心人家女孩子来面对如此血腥残忍的场面?”钟小蝎各种鄙视,轩辕凤善良的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亏得人家对你死心塌地,贴保护,你丫也残忍,太无,太无理取闹了吧!

    见轩辕凤瞬间出现在窗口,钟小蝎回头给她一个灿烂的微笑。“小凤凰,没你的事,你主子自己可以搞定。”

    她与轩辕凤,虽没什么交集,可轩辕凤待自己儿子极好,她自然是记在心里的。

    轩辕凤嘴角微抽,她肿么有种被调戏的赶脚。

    豆豆的娘亲,说话的口气好像无花公子。

    “准备好了。”钟小蝎回头,神色一敛,满脸的严肃。

    老实说,她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她一个杀手,需要给人家做手术吗, 需要吗?

    不过就是为了对人体的构造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曾去医学院待了几年而已。

    她从袖口取出银针,沾了麻沸散,刺向大腿上半部完好的肌肤之上。又用酒精消毒,拿起了已经烧红的匕首。

    她仔细的瞧着那腐烂的短腿出,比划着角度。

    轩辕离手上拿着纱布,绝对无视眼前的恶心,双目停留在钟小蝎低头时露出的脖颈。

    肌肤莹白如玉,弧度完美修长,他忽然有点想念那小玲珑的子。

    这小家伙,只把自己当成解药,和修灵的跳板,可自己却沉醉其中,甘之如饴。

    室内安静的,只有钟小蝎手中的匕首划过肌肤,骨骼时,发出的沉闷的响声。

    场面血腥,气氛诡异。

    唯有轩辕离的目光,温柔似水,与眼前这一切,大相径庭。

    大腿被切开,早已疏通的血管被齐齐隔断,血液喷薄而出,钟小蝎飞快的闪,满满的全洒在了轩辕离洁白无瑕的衣衫下摆。

    钟小蝎无暇顾及,急忙伸手结扎各血管,神经。

    她手法极不熟练,未免判断失误,产生误差。

    “快些,纱布敷上。”等一切搞定,回头,瞧见黑成了锅底的轩辕离,她才反应过来,木有任何歉意,满眼都是幸灾乐祸。

    “钟小蝎,你又欠我一次。”轩辕离咬牙切齿,却还是忍着呕吐的冲动,乖乖将纱布敷上,又冲动灵气,莹莹紫光围住了那被截断的切面,伤口已看得见的速度慢慢愈合。

    这个家伙,果然是一点就通,大治愈术使起来,毫不费力。

    省去她不少的功夫。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