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来迟了吗?(求月票)【138】

    “叔叔没哭,只是风太大,闪了眼睛。”暗夜流光尴尬的连忙用衣袖抹去了泪水,蹲下子,笑的一脸温柔。

    眼底来不及收敛的哀伤,落进了钟小蝎的眼里。

    她早已将暗夜流光视为朋友,极为护短的她,自然也将暗夜流光纳入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虽然眼前的男子是七阶紫灵,功夫深不可测,她完全是望尘莫及。

    可他太善良,太温柔,除了凌虐自己,舍不得伤害任何人。

    对他们母子,不过是萍水相逢,却能掏心掏肺,一路守护。

    更何况是自己了那么多年的人,虽然他装作不在乎,可钟小蝎知道,他从来不曾放下,哪怕那个人顶着他亲妹妹的头衔。

    “暗夜,你陪豆宝在梅园待着吧,没人陪着,豆宝会害怕。”本想让轩辕离出面解决问题的钟小蝎,心里已改变了注意。

    她不想因为一时的难题,而让豆宝陷入永远的难题。

    她只需要一个安全的庇护所,让她没有了后顾之忧。

    而善良的暗夜流光,实在不适合参与她的计划。

    她说过,有仇与她者,比让人百倍偿还。而有恩与她者,她定是十倍还之。

    所以,暗夜流光的闲事,她是管定了。

    暗夜流光略微诧异,却无条件相信眼前之人的安排。只温柔的点头,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两人默契的对视,让后白衣如雪的轩辕离,瞬间成了雪人,浑散发着寒气。

    这小女人,真是不知死活。什么叫没人陪着,自己不是人吗?不是吗?

    无视气阵阵,钟小蝎嘱咐了豆宝该注意的地方,又依依不舍的亲了亲豆宝胖嘟嘟的脸颊,才准备离开。

    无论十一有没有拿到解药,她都得赶回去了。

    所有参与这一切的人,都把子洗洗干净,排排站好,等着挨揍吧!

    出了梅园,后之人始终魂不散,若即若离的跟着。

    钟小蝎无视让自己起鸡皮疙瘩的哀怨目光,翻上了小白马,便朝着内城急驰而去。

    子才刚坐稳,只觉得小白马一个趔趄,背上又多了一坨庞然大物。

    小白马真心哭了,老子只坨女人的,好吗?

    “轩辕国穷的连马都买不起了吗?”钟小蝎回头,带着几分调侃。

    “父皇勤政民,一向清廉。”轩辕离对答如流。

    他大概不知道,他的十一弟分分钟挂在嘴边的话,便是我爹是天下最有钱的人吧!

    “可以告诉我,遇上什么麻烦了吗?”他子靠近,紧紧贴着眼前小玲珑的人儿,微微俯,温的唇又贴上了她粉嫩的耳垂。

    他似乎特别喜欢这个动作,特别喜欢这样子跟她说话。

    语调温柔似水,声音低醇若酒。明明是一句普通的对白,却偏偏带着几分缠绵悱恻,分分钟都在**。

    钟小蝎子微微一僵,本就是一匹小马,马背上就丁点儿大的位置,她根本就是退无可退。

    见他俯,双手自然圈上,将自己拥入怀中。

    钟某人忽然双腿狠狠一夹马肚,在轩辕离的双手还未来得及握住自己的手之时,子已然凌空跃起,离开了马背。

    “不过区区一匹小马,让给你了。”空中的声音十分豪爽,足尖轻点,掠空而去。

    蓝灵巅峰,到底不容小墟。

    骑着白马儿,妥妥跟上。冰块脸上始终噙着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钟小蝎一路疾驰,从城郊到内城,不过半个时辰,比小白马速度更快。

    到了将军府前,门口的守卫,依旧姿笔,目不斜视。

    她懒得通报,径直闯了进去,门口的守卫对她来说,恍若无物。

    穿过练的沙场,沿着风雨长廊,直冲向最中间的院子。

    人还没靠近,已是听到了嘤嘤的哭声。

    她眼里没有半分诧异,反倒慢下了脚步,不慌不忙进门。

    北风起,院里的落叶飞舞,光秃的枝桠,处处透着迟暮的凄凉。

    她如墨的眸子,闪过一丝遗憾。一戎马战场的将军,不能马革裹尸,却落得如此下场。

    连一向冷心冷肺,只把人命当蝼蚁的她,都有几分动容。

    年少的三少爷,一人默默立在门外,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此刻却已黯然失色。唇紧紧抿着,眼眶湿润,却咬紧了牙关,不让泪水掉落。

    见钟小蝎进门,他眸子倏然一亮,却又瞬间熄灭。

    “你还来做什么?”他低声呵斥,子挡在了她的跟前,不许她进门。

    “救你父亲。”钟小蝎几分莫名,目光投向半掩着门的屋内,唯有嘤嘤哭声,不断传出,不见其他动静。

    “晚了,你赶紧走,这儿不需要你。”年玉琦好似生气,不许钟小蝎靠近。

    钟小蝎正说些什么,却听到嘤嘤的哭声里,夹杂着一声轻微的咳嗽。声音几分耳熟。

    “你如何断定是钟院使下的毒?”屋子里响起了一道威严的声音。

    年玉琦已忍不住去扯钟小蝎的袖子,将人推出院子。

    所有的一切,他都清楚明白,眼前之人,与自己虽有不共戴天之仇,可他向来是个光明磊落之人,断不想将莫须有的罪名按在眼前的女子上,来报一己之仇。

    更何况,当初伤他之人,并非眼前的女子。

    门内的声音不大,她却听的清清楚楚。竟来的如此之快。

    用护国将军的一条命来换自己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她钟小蝎的命果然值钱。

    无视眼前少年的百般劝阻,钟小蝎推开他,大无畏的闯进了屋子。

    一点点困难就被吓到,她就不是钟小蝎了。

    “你,不要命了吗?”后之人气急败坏跟上,眼底满是匪夷所思。

    “我要自己的命,也想救你父亲一命。”钟小蝎淡淡的声音传来,让后之人震惊不已。

    父亲心跳骤然停止,呼吸也无,她怎能如此信口雌黄。

    可不知为何,心里竟莫名的涌起一抹希翼。

    面对这个不过只有两面之缘,一面还十分恶劣的女人,这样的感觉让他几分诧异。

    --------

    亲们,大过年了,妖妖忙的恨不得有三头六臂呀喂,因为木有存稿,都是现更的,有可能时间上跟之前稍有出入,亲们谅解哦!妖妖会努力按时完成滴,每天六千不会断更,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