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情潮暗涌(求月票)【137】

    钟小蝎瞬间有种被捉的错觉。她真不应该背着豆子,独自前来替他找爹神马的吧!

    “大叔,你离我娘亲远点,别整天就知道打我娘亲的注意。”钟豆豆一手紧紧拽着钟小蝎,转过了子瞪向轩辕离,稚嫩的声音几分可,语气却很是不高兴。

    暗夜流光捂嘴偷笑,这大概是世上最别扭的一家人了。

    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认为,这长相,子与轩辕离如出一辙的小孩子,会是八爷轩辕绝的儿子?

    就算他们兄弟十分形似,可那神子却是大相径庭,若是熟悉之人,根本就是一眼就能分辨。

    可是,人家的家事,跟他有神马关系呢?

    看轩辕离吃瘪的机会可不多,好吗?

    “本王若是不肯呢?”轩辕离蹲下了子,双眸与钟豆豆平视,敛了张扬,多了一丝柔和,与认真。

    “你以为你很帅吗?娘亲才不会喜欢你这种类型呢?”钟豆豆抬起下巴,拽拽的瞧着轩辕离,黑白分明的眼里,是满满的瞧不起。“娘亲喜欢的是我这样的!”

    暗夜流光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豆宝,你与轩辕兄,长的有区别吗?”

    “当然有,豆豆比大叔好看一千倍。娘亲整天亲豆豆,夸豆豆是世间第一帅,你有吗?”如星辰闪烁的双瞳,是无敌的自信,张扬高傲,不可一世。却又偏偏不惹人厌,包子脸极为可

    连冰块脸都忍不住轻笑出声。

    “豆宝,做人要低调。”钟小蝎笑着将人带回了自己怀里,蹲下子在他耳边轻语。

    “娘亲,十一叔说了要高调做人,低调做事。”钟豆豆看向钟小蝎,纯粹的眸子瞬间又是天真无邪,畜生无害。软软糯糯的声音,满是亲昵,让人瞧着十分眼红。

    “若是十一他教坏了你,娘亲可饶不了他。”钟小蝎捏了捏钟豆豆的俏鼻子,装似几分咬牙。

    正潜伏在有间拍卖行,伺机而动的十一,瞬间嗓子发痒,有打喷嚏的冲动。

    暗夜流光嘴角猛抽,纵容小盆友做坏事的,分明是你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娘亲,好吗?

    “娘亲,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跑来见大叔呢?”原以为早就岔开了话题,却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点儿也没忘了初衷。

    钟小蝎还没开口,小家伙小嘴轻轻抿着,一副要是说错了话,我就哭给你看的模样。

    “豆宝,娘亲遇到了些麻烦。。。。。。”钟小蝎斟酌着开口,她原本已经决定不要麻烦这自大狂了,可在西兰国,除了那八皇子,唯有眼前的人,能保护的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娘亲,豆豆会保护你。”不等钟小蝎说完,钟豆豆便十分霸气的宣布。

    “你有麻烦?”低醇若酒的声音想起,他一直单腿半屈的应和着钟豆豆的高,瞧着娘俩之间有趣的互动,没有插嘴。

    听钟小蝎如此说,他略微柔和的神色,瞬间冷硬,黑曜石的眸子,隐隐藏着煞气。

    连他的人,都敢碰。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豆宝,你相信娘亲吗?”无视轩辕离,钟小蝎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世上她最宝贝的儿子上。

    “相信。”钟豆豆极为肯定的点头。

    “嗯,所以娘亲自己能处理好这个麻烦。只是娘亲不喜欢豆宝瞧见一些不好的东西。”

    “娘亲要离开豆豆吗?”钟豆豆瞬间泫然泣。“要把豆豆留在这个大叔边吗?”小眼神瞧向轩辕离的时候,十分的嫌弃。

    轩辕离脸上的冰块瞬间被钟豆豆嫌弃的小眼神击的粉碎。

    他很想知道,为何这小家伙这么讨厌自己?

    十一弟,与暗夜流光,他分明都喜欢的很。

    “豆宝乖,只有豆宝好好的,娘亲才能全力以赴去欺负坏人呀!”钟小蝎笑的凤眸弯弯,十足是拐儿童的大尾巴狼。

    “可是。。。。。。”钟豆豆还想说什么,却忽然想起娘亲不久前才受过的伤。他默默低了头,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他才是娘亲的软肋,为了自己,娘亲可以连命都不要。

    娘亲要把自己交给大叔,定是怕自己拖累了娘亲。

    虽然委屈,可是自己能力不足,不但保护不了娘亲,还会成为娘亲的累赘。

    “豆宝,你是娘亲的至宝,绝不是娘亲的累赘。”什么时候开始,从来没有做过妈的钟小蝎,对钟豆豆的一举一动,都能了如指掌。只要他一个眼神,便能猜到他心中所想。

    她知道,只有真正的全心全意去一个人,才会如此。

    所以,她不许自己的儿子有任何的意外。

    就算是九成九的把握,她都不会让儿子去承担那一成的危险。

    “嗯!”钟豆豆点头,透亮的眸子抬起,已无半丝的委屈。他不想让娘亲担心。

    轩辕离默默的摸了摸鼻子,这娘俩从头到尾,似乎都忘了问,他本人是否同意神马的。

    难道,他的意见就那么不重要吗?

    “轩辕兄,节哀吧!我与十一在豆窝,已经习惯了当透明人。”暗夜流光轻笑着拍了拍轩辕离的肩,投过去一丝同

    “你确定要把孩子留在这儿吗?”不甘心做透明人的轩辕离起开口,居高临下的瞧着小巧玲珑的母子俩。

    两人同时抬头,极为相似的凤眸,含着一样的鄙视。

    “算我欠你一次。”钟小蝎也跟着起,一手牵着钟豆豆,很是霸气的承诺。

    “这是第三次。”凉薄的唇边,缱绻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睚眦必较。”钟小蝎愤愤。

    “本王许你欠的更多。”冷冽中透着一丝莫名的期盼。多到还不清才好。

    暗夜流光瞧着两人你来我往,却火花四潮暗涌,竟莫名的几分伤感。

    来到郡城,所有记忆死灰复燃。

    只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

    “暗夜叔叔,你怎么哭了?”对于娘亲与大叔没营养的争吵毫无兴趣的钟豆豆,率先发现了暗夜流光的不对劲。

    他放开了娘亲的手,跑到暗夜流光的跟前,大大的眼睛,纳闷的瞧着不知何时,竟已泪流满面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