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玛丽苏护身(求月票)【135】

    虽然她也有几分莫名。他究竟看上了自己什么?若是容貌,她顶多不过中等偏上而已,刚刚那女子清艳绝丽,婀娜多姿,他却冷言相向,眼底深处满是嫌弃。

    若是子,她真心不觉得自己是个善茬。火爆脾气,腹黑心肠,节早已余额不足。

    再则,她声明狼藉,未婚生子,这轩辕大陆,凡事正常男人,谁不退避三舍。除非是想来一段露水姻缘,得了便宜还不花银子!

    莫非,当真是自己女主光环加持,玛丽苏护,人见人花见花开。若是绕道,下场凄惨! 钟小蝎想到此,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钟小蝎,你对自己如此不自信吗?”轩辕离无视她话里的挑衅,只见她神变化多端,不免好笑。这小家伙,在自己面前,根本懒得伪装,这也可以算是好现象吗?

    “我只是为自己感到悲哀!”钟小蝎脸色愁苦,看起来当真是遇到了莫大的难题。

    “说来听听?”

    “被一个风流胚子看上,难道不是我的悲哀吗?”她故意垂了眉眼,耷拉了唇角,心几分不爽。

    “你哪里瞧得,本王是个风流坯子?”见她口口声声如此说,轩辕离可是莫大的委屈。

    英俊如他,功高如他,权深如他,边女子趋之若鹜,他可从不正眼瞧过。

    无花一度认为他是个冷心冷肺,不懂为何物的冰块。却不曾想,他难得的动,在人家眼里,成了滥

    “就凭你幽冥宫内皆是女子!边美女如云,你敢说你从未动心!”钟小蝎话一出口,就几分后悔,怎么语气好似上门捉的怨妇,几分委屈,几分怨怼。

    “从来也无。”轩辕离斩钉截铁,漆黑的双目,坚定的好似一个承诺。

    “哼,就算不动心,也肯定动过小弟弟。”钟小蝎小声嘀咕,她才不相信这世上真有柳下惠。什么柳下惠,压根就是功能障碍的代名词。正常男子,有美人投怀送抱,岂能坐怀不乱。 她似乎忘了,这冷漠的男人刚刚还赶走了一枚倾城美人。

    轩辕离耳尖,钟小蝎的嘀咕一句不落,听的清晰名了。他微微勾唇,这女人,整小弟弟挂在嘴边。如此不知羞耻,简直。。。。。。简直让他体内的死丹被瞬间催化,瞧着她张张合合的粉嫩双唇,根本懒得辩驳,只想将她噙在嘴边的话,与那粉嫩双唇一起,吞进嘴里。

    心动不如行动,轩辕离形一挪,将面前的人拦腰入怀,温的唇便贴了上去。如厮美景,浪费在唇舌之战中实为无聊。

    “轩辕离。。。你。。。耻,变。。。渣。。。”所有的谩骂,被轩辕离一口吞下,只听得见隐约的声音,随着风声偏向了远处。

    怒放的梅树底下,男子英俊拔,女子小玲珑。两人相拥而吻,微风吹起他们的衣摆,衣袂翻飞纠缠,如一副静态的水墨画,浪漫的让观望的人不敢上前打扰。

    不远处,一道孤单的影,默默离开。所有的恨纠缠,都深埋心底。

    她没来得及瞧见,那人怀里的俏女子,毫不客气的拳打脚踢,只听到那人难得的轻笑渐渐远去,最后消失不见。藏在袖口的手,狠狠拽着,似有一丝血腥溢出。她却毫无所知。眼眸深处,深沉的恨意,包裹了她的整个灵魂。

    “娘亲,娘亲。。。。。。”寂静的林子,响起一声天籁。

    钟小蝎狠狠一脚踹在轩辕离的雪白长靴上,子以最快的速度脱离,瞪向轩辕离的眼里几分恼怒,就知道用这招勾引自己,简直卑鄙无耻下流。

    她寻声而去,只见梅林里跑出一个胖嘟嘟,极为可的孩子,小短腿跑的飞快,如子弹头一般,进钟小蝎的怀里。

    天籁之声,分明带着几分委屈,大大的眼眶湿漉漉的。小鹿斑比的眼眸可怜兮兮,我见犹怜。 “怎么了,宝贝?”钟小蝎连忙将人揽进了怀里,柔声问道,目光却落在他后的暗夜流光脸上。

    “他吵着要见你,眼泪快要把郡城都给淹没了。”暗夜流光摊了摊手,神色颇为无奈。

    打扰了他们雅兴,轩辕离这睚眦必较的男人。必定不会轻饶了他。

    “娘亲,你不要豆豆了吗?”钟豆豆窝在钟小蝎怀里,语气哽咽,晶莹剔透的泪珠,不要钱似的哗哗哗往外流。

    “豆宝,娘亲怎么会不要你?你听谁在瞎说?”钟小蝎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今早离去时,儿子还好端端的,定是有人背后嚼舌根,才让豆宝如此伤心落泪。

    “那娘亲为何不叫豆豆起,把豆豆一人留在了琉璃阁呢?”钟豆豆从钟小蝎的怀里抬头,眼泪鼻涕全糊在钟小蝎的前,她却丝毫不在意。只伸手,温柔的拭去包子脸上湿漉漉的泪水。“宝贝,年老将军病危,娘亲只是被皇上叫去出诊而已啊?”钟小蝎柔声解释,所有的异常全压进心底。

    “真的吗?”钟豆豆眼里仍有怀疑,胖乎乎的小爪子捧着钟小蝎的脸,问的严肃认真。

    “真的,娘亲何时骗过你!”钟小蝎双眼透亮,眼里干净的毫无杂质。哪怕她是信口拈来,也能让你坚信不疑。

    “娘亲不是要嫁给大叔,不要豆豆了吗?”钟豆豆眼神扫过轩辕离,目光十分不善。别以为小爷我没瞧见,想跟我抢娘亲,门都没有!

    感受到钟豆豆莫名的敌意,轩辕离无动于衷,只是冷硬的线条略微柔和。眼前的孩子,分明如小恶魔一般诡计多端,可他纯洁无暇的双瞳,却分明能洗涤人类的一切污秽。似乎,再道貌岸然之人,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小蝎,豆宝已经哭了一早上了,正到处在找你。我只好带他来找你。”无视眼前男人,无形的威压,暗夜流光摸了摸鼻子,几分委屈,真心与他无关。他就是见不得豆宝的眼泪罢了。

    “娘亲,那你怎么会跑来见大叔呢?”威武霸气的大豆子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一语道破天机。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