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可怕的见血封喉(求月票)【130】

    年玉琦很快就来了,依旧是一利落的军装,许是小跑过来,微有些气喘,大冷天的,额角竟有汗珠冒出。

    “借一步说话。”见到年玉琦,钟小蝎冷冷丢下话,便率先走出了屋子。

    年玉琦几分莫名,可听杨管家说起,此人能救自己父亲,便二话不说跟了出去。

    年玉琦子单薄,并不像是常年在军队浸之人。

    钟小蝎的目光从上而下巡视了一圈,却不说话。

    年玉琦苍白的肌肤,莫名的染上了一抹红晕。那一,他气急攻心,压根没注意这女子的长相,却那个带着几分嚣张的女子,竟是有如此倾城之姿。

    肤色莹白如玉,墨发乌黑如瀑,一双冷然的眸子,更似装进了漫天的星辰,光彩琉璃。有一种让人着迷,无法自拔的冲动。

    他微微后退了一步,低垂了眉眼,决定无视这女子大胆而嚣张的目光。

    分明小玲珑,柔弱无骨,却又偏偏霸气凌然,冷冽淡漠。两种极端,在她上完美的结合,无一丝违和。

    年玉琦虽已跟着父亲征战沙场多年,可到底还只是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被一个美女,哪怕是自己曾经恨之入骨的美女注目凝视,他表示亚历山大,无法淡定鸟。

    “有事快说,我忙的很。”不敢抬眸瞧她,只别过了眼,瞧向远处的一抹虚无,他语气微带了一份不耐。

    “你父亲命悬一线,你到还有雅兴练新兵?”钟小蝎见他脸色绯红,几分莫名,只冷冷说道。

    “你什么都不懂,有何资格置喙?”年玉琦刷的抬头,到底是少年兴,无法真正淡定自如。 “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置喙什么!”钟小蝎语气淡然,也懒得问何原因,径直说道,“若是想让你父亲活命,就好好守着他。新兵蛋子少练一天,西兰国不至于就立马垮了。”

    “你当真能救我父亲?”年玉琦抬眸直视钟小蝎,比之方才,一双狭长的眸子更是透亮。 “你知道父亲中的是何毒了吗?”

    “**不离十了。”钟小蝎难得的爽快告知。“不过,此毒十分难解,我也不是很有把握。”钟小蝎眉宇间略有忧色,她没把握的是那个地方是否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若是没有,即便她知道解毒方法,也不过是束手无策罢了。

    “是。。。。。。”他语气几分迟疑,声音压的更低。“是见血封喉吗?”

    这下轮到钟小蝎震惊了,她不由重新审视这个似乎只长力气,不长脑子的三少爷。

    “果真是。”年玉琦声音低不可闻,刚刚还亮起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犹如一滩死水。

    见血封喉,他曾在边境见过一次,毒发作之快,死状之恐怖,让人毛骨悚然。

    “你知道这毒并非是来自脚上的箭伤?”

    “若是箭伤,父亲早已死在战场。”年玉琦语气闷闷,又垂下了头去。

    “那你为何不说?你都能瞧出来。欧阳那老头又岂会不知?”

    “钟小蝎,你真有办法救我父亲。”年玉琦尴尬的转移了话题,明显不愿多说什么。

    钟童鞋瞬间碉堡了,把这人叫过来到底是好是坏?一个小小的将军府,似乎处处是谜团?而这些谜团的最终目标,似乎是自己这个被不小心扯进来的人。

    “你这句话已经重复好多次了,三少爷。”钟小蝎略略提高了音量,几分不满的瞪了一眼眼前这个明明是军人,却几分优柔寡断的人。

    年玉琦抬头想反驳,张了张嘴,却还是把自己想说的话给咽回了肚子。

    “若是想救你父亲,先把你父亲给牢牢守住了,既然你已洞悉一切,那有些事我也无需再提醒你。我会尽快赶回来,在此期间,别让任何人碰你的父亲,包括你的母亲。”

    “她不是我娘亲。”年玉琦听闻更是闷闷不乐。

    这下轮到钟小蝎傻眼了,老将军好重的口味。姨太太都娶年纪相仿之人。

    若是年玉琦听到钟某人的自动脑补,恐怕会愤怒喷血而亡了。

    “记住我的话。”钟小蝎没心关心一个老女人是正房还是填房,只冷声吩咐,来不及与年老将军打声招呼。便转出了门。

    年将军府在内城的街头,而豆窝恰好在靠近街尾之处,内城不大,仅一条街,街道两侧全是独门独户的院子,住的都是达官贵人,是朝廷命官。

    其余百姓。再是有钱,也不准入内城。 钟小蝎出了年府,走了不到一刻钟,便到了豆窝。

    推开大门,直冲十一的房间。如今能帮的上忙的唯有此人。

    果然,都已快到无时,某人还在呼呼大睡。

    毫无忌讳的院使大人,顺手撤掉了某人的被子。初冬的天气,哪怕屋子里生着暖炉子,也不过是刚刚好。

    十一不喜西兰国不太干燥的碳火,屋内并未生暖炉子。被子一掀,只穿了白色单衣的十一瞬间被醒,朦胧睡眼瞧见来人,发出凄烈的惨叫。

    钟小蝎丢开被子,掏了掏耳朵,对着好像是被人强暴了似的某人,丢去一个大白眼。

    “别叫了,你那豆芽菜似的小板,我又不是没见过。”声音懒懒,满是嘲讽。

    十一真心想哭,凭神马说人家是豆芽菜。他的小弟弟虽没出过什么力,可也是孔武有力,虎虎生威的。

    更何况,一大清早的,人家多不好意思。

    “赶紧穿了衣服出来。”见十一一副哭无泪的模样,钟小蝎轻笑着丢下话,十分善良的从人家小处处的房里退了出来。

    一大早,小弟弟如此兴致盎然,她怕瞧了长针眼呀喂。

    出了十一的房间,钟小蝎挥手召开了正准备出门的丫鬟。

    “暗夜呢?”

    “院使大人,暗夜公子一早就出了门,还未回来。”这家伙从来了郡城之后,便一直都是早出晚归,不知在忙些什么。

    她挥了挥手,让小丫头离开。

    “钟小蝎,以后不准随便进我房间!”恢复风流倜傥的十一爷,一开口就泄露了他是咆哮帝的真谛。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