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御医院】一屋子的阴谋【130】

    “年夫人。”钟小蝎微微作揖,护国将军神马的,还是值得人敬佩的。

    “院使大人,如此多礼,可是要折煞老了。”年夫人急忙还礼。

    两人几番客,便进了朝南的厢房。

    已是初冬,屋子中间燃起了暖炉,烤的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可四周的窗户闭,屋子里闷闷的,有一股子焦味,微有些难闻。

    年夫人与杨管家似乎毫无所绝,或许是久入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吧!

    “老爷,院使大人来了。”年夫人进了屋,便对着躺在上的年老将军说道。

    年老将军,微微抬头,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练武之人,本应是精瘦干练的,可眼前的老人,露在被子外的一张脸,却是肿胀的厉害,那原本犀利的一双眼睛,深深陷了进去,眼珠子瞧上去几分浑浊,目光涣散,已没了焦距。

    他子被牢牢盖住,厚厚的被子盖了一又一,却见他脸色铁青,似乎十分畏冷。

    “怎么会?”钟小蝎低语,瞧着年老将军,眼底几分纳闷。

    “年老将军,回来有多久了。”

    “院使大人,已是一月有余了,可老爷的子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化,前些子,视力已几分模糊,今儿个一早,竟是不能言语。”年夫人说道此处,眼底已悄然有泪滑落,声音哽咽,脸色极为忧伤。

    “欧阳大人今早来瞧过,说他已无能为力。”

    难得也有欧阳复认输的时候。

    “听说伤的是大腿?”

    “老爷子的一条腿,早就废了,本来毒已被抑制,老爷子子也渐渐好转,前些子甚至还能起,出去晒晒太阳。可这几不知为何,忽然又病反复起来。”

    “杨管家,你去敲一敲老将军的四肢,瞧一瞧有无反应?”钟小蝎只远远站着,对站在侧的杨管家吩咐。

    “老将军只是伤了右腿。。。。。。”杨管家开口,似乎几分不愿。

    “杨管家,院使大人如此说,便有她的道理,你过来扶起老爷。”年夫人倒是通达理,对年纪轻轻的钟小蝎,似乎并不排斥。

    歪瓜裂枣倒是勤快,也跟着上前帮忙。

    一人扶着年老将军,歪瓜裂枣与年夫人,分别捏了捏年老将军没有受伤的左腿和双手,却见年老将军肿胀的脸上,似乎毫无反应。

    他啊啊的开口,想说些什么,神颇为焦急。

    “老爷子,老爷子。。。。。。”年夫人见此,更是一头趴在年老将军上,痛哭出声。

    “院使大人,老才替老爷子擦拭子,却是活动迟缓,可四肢还是有些微知觉的,一夜之间,怎么会。。。。。。”

    四肢僵硬,又失声,子肿胀,钟小蝎心中已有定论,根本无需再把脉。

    见血封喉,所有症状都极为符合。唯一不符的便是这中毒的时间。

    若真是见血封喉,如何能拖一月之久。

    只怕在战场上,就已当场毙命。

    中此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致窒息而死。

    还有一句古语,叫七上八下九不活。也就是说上坡七步,下坡八步,平路九步,必死无疑。

    绝无可能,从边疆回到郡城,还能好好活着,又被欧阳复治了一月有余,才忽然所有症状同时发作。

    “今早,可有呕血?”微微沉思,钟小蝎抬眸,复又开口。

    年夫人哭的几乎岔了气,哽咽着回答。“老爷子每总是要呕血,今也不例外。”

    “什么颜色?”

    “黑色!”

    “你可记清楚了?”钟小蝎忽然提高了音量。

    “是老亲自收拾的,自然记的清楚。”年夫人伸手拭去脸上泪水,说的毫不迟疑。

    一张憔悴,甚至几分沧桑的脸,怎么会有一双如此嫩光滑的手?

    钟小蝎眼底闪过一丝狐疑,却又很快隐去。

    肿么有种谋初露的赶脚?

    歪瓜裂枣的无事献殷勤,欧阳复的主动退让,还有年老妇人条理分明的作答,全都透着一丝诡异。

    见血封喉的毒树在炎地带,凡事有毒的之物,百步之内必有解药。

    瞧着西兰国的气候,冬暖夏凉,应是位于亚带与温带之间,断不会有此种植物?

    而且,西兰王生平最痛恨毒物,西兰境内,严贩卖一切毒物。

    见血封喉无需调配,是一种纯天然的剧毒。究竟是谁有如此本事,能搞到此种毒物?

    欧阳复那老头,就算对自己有怨气,怎么会拿一条无辜的生命来陷害自己。

    难道是李莫若?

    昨晚之事过后,李莫若似乎已不见了踪影。就算时间上来得及,他又如何能瞒天过海?

    至于莫雨华,自杀无果,已被莫家人双手双脚困住,锁在了自己的院里,插翅难飞。

    至于二皇子慕容云飞,他再是怨恨自己,也断不可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更何况,一早便听说,二皇子昨深夜已离宫,不知去向。

    难道是。。。。。。

    钟小蝎背脊一阵冷汗?

    若是他,一切便都能解释的通了。

    “院使大人,老爷子可还有救?”年夫人软的声音,惊醒了沉思的钟小蝎。

    她抬眸,眼底闪过一丝冷冽。

    “有救。”干脆利落的两字出口,早有警觉的她明显瞧见年夫人湿润的眸子深处,一闪而逝的惊讶。

    却见她忽然跪下了子,朝着门外叩拜。

    “谢老天爷,谢老天爷。”口中念念有词。

    “去请三少爷过来。”要解毒,自然需要解药,见血封喉难寻,解药更是难找。

    御医院自然不会有,郡城唯一可能有的地方,只有一个。

    当然,这一次她断不会像上一次一般贸然出动。

    杨管家瞧了一眼年夫人,子却没动。

    年夫人,也是几分纳闷,怎么忽然提起自己的小儿子?

    “本院使自有办法就年老将军,只不过你们若是不好好配合,只怕年老将军这口气拖不了多久。”

    “杨管家,还不快去。”年夫人吩咐,杨管家才匆匆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2货儿子腹黑小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